《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二十节 交情

前往东江岛的时候黄石只带上了张再弟,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这大半个月张再弟一直郁郁寡欢,黄石一直觉得亏欠张家良多,现在恩人一家更是生死不知,所以在海船上就又开始给张再弟讲各种故事,兄弟二人聊得十分开心。

“……进来了一个裸体女人,小孩就扑上去又啃又亲,那男人也跟着作,这是第一件事儿……”黄石今天讲起了那个著名的打赌故事,说完了以后自顾自地哈哈大笑。

“大哥的故事,果然有趣,嘿嘿。”张再弟却笑得很不自然,闷哼了几声就停住了。

黄石愕然看了他半晌,缓缓问道:“小弟,你心里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么?”

张再弟干笑了一声,毅然决然地抬起头:“大哥,我昨夜想好了,回到长生以后,我就再去山海关一趟,去向赵家赔罪并说清楚一切。”

看着这份天真稚气,黄石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只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用的,你说什么他们赵家都不会信的。”

“这个我昨天也想到了,如果他们不信,我就拔剑自裁谢罪,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确实与大哥无关。”

看黄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张再弟急忙争辩说:“大哥不是常对我说,男人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么?”

“你算什么男人,一个毛孩子罢了,”黄石好气地嘲笑了一句,看来以后要灌输些生命诚可贵的思想给他,少说点侠客和蛊惑仔的故事。

注意到张再弟很是不服气,黄石也就严肃起来:“这件事情,你和赵慢熊都是为我做的,事先得到了我的批准,所以你们没有责任。”

张再弟发急道:“可是这件事情会对大哥很不利啊,大哥不是说会天下人皆知,前途尽毁么?”

“没有我那天说的那么严重,你大哥我的名声够好了,这点小小的污迹算不得什么,我自然有万无一失的准备。”黄石笑着拍拍张在弟的肩膀:“别忘了我可是算无遗策的名将啊。”

看小弟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黄石就闭上眼回忆了起来,片刻后才睁眼问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东江的路上,我替金求德背黑锅的事情么?”

“记的。”

“那你还记得我当时告诉你什么话么?”

“大哥说:‘金求德是我的属下,所以我必须替他背黑锅,我必须替每一个属下背黑锅。’这段话我记得很清楚。”

“难为你了,记得还真清楚,小弟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无论是不是你去办,我都会把一切责任承担下来。因为办事情总难免会出错,总会办的有好有坏,如果我不替属下承担,那以后就不会有人帮我办事儿了,所以你不要认为这是我对你的特殊照顾。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再想这件事情了,我不会出卖任何一个忠诚的手下,无论是不是你都一样。”

“大哥我明白了。”张再弟长出一口气,神情也活泼了起来,毕竟没有人愿意去死。

看到一番话能让张再弟打开心结,黄石也很满意自己的说话技巧:“明白就好,回去我要组织一个内卫队,你来负责吧,你也该锻炼一下了。”

内卫就是黄石金字塔计划里的最后一角,张再弟的忠诚无疑是可以放心的,而这个克格勃必然要对大明朝廷也保持警惕,这就需要有绝对可靠的人来领导。

东江码头,黄石才踏上岸就看见一个熟人。他一个箭步窜上前去,热情地拉住孔有德的手:“大哥,怎么是你来接我么?真是折杀小弟了。”

孔有德的表情似乎很是尴尬,他轻轻从黄石掌中把手抽出,拱了拱手:“黄将军,末将奉毛帅命令,在此等候黄将军。”

黄石惊讶地看了看孔有德,又笑着说:“孔大哥怎么这么见外了?”

结果孔有德的表情更尴尬了,他红着脸小声说:“末将毛永诗,黄将军这边请。”

原来孔有德已经拜毛文龙为干爹了,既然连姓氏名字都改了,那原本孔有德和黄石的金兰之义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现在化名毛有诗的孔有德不过只有一个东江守备的军镇差遣,自然不能和黄石再平起平坐了。

两个人默默无言地上路,走的还是上次两个人走过的那条路,不过心境已经是大不相同。身后黄石带来的近卫抖手展开两面旗帜,迎着风哗的一声扯开,为首的大明军旗上书着“参将黄”三个大字,后面的蛇旗上“救火营”几个字也非常醒目,这一下就向东江的官兵表明了来者的身份。

“那是威震辽南的黄将军,我东江军一等一的好汉。”

“八百破六千的黄石黄将军,这次是来领御赐银令箭的。”

所过之处欢呼赞叹声比上次还要热烈,但黄石心里却仿佛堵了一块大石头,孔有德和他同命运、共患难,上次两人并肩策马而行,一路有说有笑意气风发,这次却是黄石在前,孔有德作为迎接的将官落后了足有半个马位。

“黄将军在辽南大破建奴,末将听说了很是钦佩。”

孔有德的奉承声才一入耳,黄石就恼怒地勒定了马:“大哥,你我出生入死的交情,为什么今天会搞成这样。”

孔有德哑然不语,偏头避开黄石愤愤的目光,表情也有些复杂:“末将毛永诗,当不得黄将军这样称呼。”

环顾四周没有旁人靠近,黄石附过身子对孔有德低声说道:“如果大哥愿意,小弟和大哥再结拜一次就是了。”

(第二十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