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八节 战略

黄石盯着赵慢熊看了半天,其他的人看他的表情也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你说什么?”

赵慢熊阴阴地笑了一下:“刚才李千总不是说赵家还有个没出阁的女儿么?卑职的意思是大人可以去向赵家提亲,就说想聘赵家小女儿为妻。”

“你疯了么,赵守备?”黄石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赵家是读书人,有个儿子还考上了功名,我是武夫不说,他们还恨我恨得厉害。赵家绝不会同意的,我这是自取其辱!”

“卑职没说赵家会同意,”赵慢熊耸耸肩:“大人去提亲肯定会被羞辱一番。”

大家都听得云山雾罩,但赵慢熊和黄石从柳河开始相处,彼此间已经非常熟悉了,他一看黄石面色深沉下来,就知道黄石已经明白了他的计策:“大人以为如何?”

黄石负手而立良久,点了点头:“不错,真是好算计。”跟着他又摇了摇头:“我以前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如果这么做,错就在我了。”

“是赵家逼上来的,对么?大人,这只是反击。”

两个人说话就像打哑谜,屋子里其他的人都听得莫名其妙,但大家虽然不满但也不敢问黄石,何况金求德、杨致远都知道有一个人总会去趟浑水的,他们就满怀希望地等着。

果然,直肝直肠的贺宝刀生气了:“赵兄你有话直说。”

赵慢熊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却一直看着黄石的脸色:“大人,赵县丞再闹下去,卑职恐怕宁远道的官员都会对大人有误解。”

黄石叹了口气,把脸别了过去。

赵慢熊心中大定,掉头反问贺宝刀:“朝廷命令我东江镇首级一律转送宁远,可以说我救火营的功劳完全是握在宁远道的文臣手中,对不对?”

“不错,正是如此。”

赵慢熊接着问道:“如果宁远道的一众文臣对大人有看法,让这个谣言散开,那么对我救火营是很不利的,对吧?”

贺宝刀虽然听不懂这和求婚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得不错。”

赵慢熊义愤填膺地慷慨陈词:“刚才杨兄和大人都说了事情的经过,李千总的报告也证实这根本是那女子的一厢情愿,大人原本也没有许诺过什么。而且是赵家女儿自己无事生非地多嘴才闹出事儿来,赵引弓和同僚的矛盾更和大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大人不明不白地扯到这个谣言里实在太冤枉了!”

虽然大家都觉得黄石作的有点失礼,但说到底黄石也确实没有答应什么,贺宝刀也知道黄石确实冤枉:“不错,不错,但是这和求亲有什么关系?”

“那赵引弓一口咬定是大人欺心,不是他们赵家看不上大人,这分明是往大人身上泼脏水,企图把他们赵家的黑锅都让大人来背,他们这些文人也欺负我们武人欺负得太厉害了,真是岂有此理。”赵慢熊愤愤地一拍桌子,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大人领着我们流血杀敌,还有这种小人在背后陷害!”

贺宝刀已经完全被赵慢熊绕进去了,晕头胀脑地什么也想不明白了:“那赵兄为什么还要大人去向这种小人的家求亲?”

“去向赵家求亲,正是为了让事实大白于天下。”赵慢熊义正词严地说道:“赵家这么看不起我们武人,肯定是一口回绝,估计还会趁机羞辱我们大人一番。这样大家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根本就不是我们大人欺心,而是他赵家从骨子嫌弃我们大人这样精忠报国的义士,谣言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赵引弓既然已经撕破脸开始抹黑黄石,那他将来给黄石小鞋穿也是必然,赵慢熊的计算就是要把这个隐患消除。如果这个计划顺利进行,赵引弓自然是名声扫地,以后要是再为难救火营的话,大家也会认为他是公报私仇。

黄石接口问了一句:“送夹子给那三兄弟么?”

赵慢熊一愣,跟着就微笑道:“大人明鉴。”

其他几个人听不懂黄石和赵慢熊又在打什么哑谜,如果张再弟在场的话,就能明白赵慢熊又在故计重施,赵引弓他们家羞辱了黄石一番,自然再回想起来就感觉自己出了一口恶气没吃什么亏,再说被羞辱的一方总能博得更多的同情。

“如果那赵引弓真是赵兄所说的小人,”贺宝刀苦思了半天,终于再次发问:“那他们答应了亲事怎么办?”

才说完贺宝刀就自失地笑起来了,屋子里众人也都是一片笑声,这是娶进来又不是嫁出去,赵家为了女儿的幸福着想也得把原先的坏话收回去,对黄石自然是有益无害。刚才李云睿也说起过,赵家还攀上了一门陕西的亲族,据说还有不少子弟可以引为臂助。

杨致远也取笑道:“我也希望赵家同意这门亲事,可惜他们肯定不从的,贺兄弟多虑了。”

“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了,”黄石让众人又笑了一会:“一切都交给赵守备去办,记得聘礼要尽可能的丰厚。”

“大人放心,”赵慢熊脸上都是邪恶的笑容:“卑职一定重重地准备一份聘礼,让人绝对无话可说,就让张小弟去唱这出‘完璧归赵’吧,这样面子上也做足了。”

“好,好,好,这件小事解决了。李千总,继续说伏击建奴的事情吧。”

“遵命,大人。”

根据黄石的命令,长生岛的情报网对金州、复州一带的后金虽然密切监视,但从来不去攻击或干扰,这也是他既定的长远战略之一。

“这是金州、复州间的几条主要道路,建奴探马、信使的来往频率都都记录下来了,请大人过目。”说着李云睿双手捧上了一张纸。

黄石勉强抑制住自己乾纲独断的欲望,培养手下的独立自主一直是他坚定不移的目标:“你做判断,建奴会从那条路撤退。”

“这个,卑职不敢说。”李云睿还是封建军队的那套收集情报,而没有加以分析和筛选。

“你们几个守备,都过去帮他想。”

几个人叽叽喳喳地从行军、侦查、后勤、路况分析了一番,不一会儿就争得脸红脖子粗,黄石也不打扰他们,过了很久听他们嚷嚷不出什么新理由了才叫停:“李千总,你说。”

“刚才赵守备说……”李云睿才开口就又迟疑了一下,他掉头看了看金求德:“可是金守备说……”

“我不要听理由,”黄石猛地一拍桌子,指着李云睿喝道:“我就要听你说,你觉得是那条路。”

(第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