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七节 欺骗

黄石点点头:“先进行军议,然后你再报告那件事儿。”

“遵命。”

长生岛很久没有召开这么正式的会议了,老哥四个包括刚从山东赶回来的杨致远都在,李云睿也陪站在最后,黄石一脸严肃地让卫兵们都出去后才开始说话:“东江本部有命令下达,毛军门有意于金州,命令我部配合旅顺军作战。”

金州即共和国时期的金县,位于旅顺湾拐角北部。

“建奴不得金州、南关,不得窥视旅顺,而我东江军不得金州,就会被局促在旅顺一隅。”金州是辽东半岛的南大门,明军要想收复辽南并进而北伐辽东,就必须拿下此地以打开局面。

“李云睿你说说情报吧。”黄石从地图边走了下来。

“大人,各位大人。”李云睿向黄石和四个守备逐个行礼:“金州堡有建奴七百,其中真鞑子近三百,城池坚固,粮草充足。建奴最近的援军在复州,大约有骑兵一千,增援金州怎么也要一天以后。张盘张将军将出战兵一千、辅兵一千五,日期在九月中旬,这还要等我部确认。”

李云睿跟着就向几个人团团一鞠,表示他说完了。

“现在是农闲时期,根据大人的划分,我救火营只有训练队的五百士兵算战兵,”跟着发言的是杨致远,他一直觉得岛上至少可以算出千余战兵,所以训练队可以倾巢出动:“我救火营可以出动马二百匹、战兵五百、辅兵一千五,如果目标是金州的话,粮草可以支持军队在外八到十天。”

贺宝刀不以为然地说:“既然是攻金州,那马匹用处不大。大人,此时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卑职以为当尽处我长生岛男女,力争一日即下,免得夜长梦多。”

“那贺守备认为一举拿下的把握有多大呢?”

“回大人,兵贵神速,我救火营和旅顺两营没有时间打造武器,只能蚁附攻城。如果尽出战兵、辅兵,我军大约有守军八倍,很可能成功的一鼓而下。就算不行,也可以安全退回。”

黄石拍案笑道:“不错,我军进退自如,本将也是这么看的,张将军给本将的信里有强攻的打算,不过张将军还有一个计划……”

自旅顺战役以来,辽南后金军皆胆寒,所以才有南关守军主动撤退和金州守军大白天关城门的举动。几个月来逃往旅顺的辽民几乎没有受到金州哨探的骚扰,更证明地方后金军士气已经非常低落了。

“……既然金州建奴已经是惊弓之鸟,那么张盘将军就打算虚张声势,在清晨举火呐喊,争取把敌军吓出城外。如果不行再进行强攻,也可以避免折损士卒。”

历史上张盘这招是成功了的,所以黄石信心十足地问大家:“你们觉得如何?”

可是大家都没有这种信心,他们交换了一遍眼色,赵慢熊开口说:“成败在五五之数。”

“本将倒觉得是万全之计,”黄石也不再和他们啰嗦:“我打算伏击出逃的那七百建奴。”

明军多是步兵很难堵住逃窜的后金骑兵,而且张盘的计策必须要在夜里执行,黑灯瞎火的分兵也不是什么好主意,没有时间挖壕沟更会给包围方带来困难。

赵慢熊对黄石的计划也表示反对:“大人,穷鼠噬猫,不要说他们拚死突围很难抵挡,就是把他们逼回金州堡去坚守也不见得有什么好。”

贺宝刀也难得赞同了赵慢熊一次:“大人,兵法有言:归师勿遏,围城必阙,我部硬要堵住六、七百骑兵太勉强了。”

黄石只是微微一笑,冲着李云睿说到:“李千总,又要你来说了。”

就在李云睿打算张口的时候,放哨的洪安通在外面叫道:“大人,吴公公来了。”

原来黄石秘密召开军议的举动还是被吴穆发现了,他觉得黄石一定是瞒着他在背地里商量什么,就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李千总,把本来要放在会后说的那件事情告诉他们,”黄石立刻让李云睿和几个部下串口供,自己则飞快地跑到门口:“我去迎接吴公公。”军事会议黄石不敢叫吴穆来听,他怕这个前镖师把保镖那一套当作军事素养,瞎出主意给自己添乱。

才跑出营帐黄石就看见吴穆气呼呼地走过来了,见到黄石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黄将军讨论军务为什么不叫咱家?难道是有什么情弊不成?”

“吴公公这是说哪里话?”黄石赔着笑说道:“是末将的一点儿私事罢了。”

吴穆哼了一声就撩开营帐进去了,黄石也赶快跟了进去。

李云睿偷偷抛过来个眼色,示意口供已经串好了,黄石就作出一幅很不好意思的模样,让李云睿重新报告事情经过。

因为朝廷已经命令东江镇的首级要送去宁远交给兵前道袁崇焕检验,所以张盘上个月伏击了后金一小队巡逻哨探后,就派人把首级送去觉华岛了。

其中有个旅顺士兵在觉华吹牛的时候提到了黄石,也把他吹嘘了一番,结果被觉华县丞赵引弓找茬抽了一顿鞭子,据说提到黄石的名字的时候赵大人语气还很不友好。

那个倒霉蛋和带队的旅顺军官就向张盘说起了这件蹊跷事情,张盘出于关心就向黄石通报了。黄石当下就让李云睿去查,结果发现自己在山海关遇见的赵姑娘是赵引弓的妹妹。

本来这件事情赵家当然不会去提,但赵引弓和一个同僚发生了纠纷后,那个同僚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打探到这件事情,就故意传扬开来挖苦赵家的门风。赵引弓自然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口咬定是黄石欺心,而他赵家的姑娘自然是持礼甚谨,更没有被占到什么便宜。

那个倒霉的旅顺士兵是正好撞上枪口,不幸被白白毒打了一顿。

黄石陪着笑脸向吴穆解释说:“我救火营将来的战果也要交给宁远检查,和同僚关系不好总不是件好事,因此末将就召集手下来商量怎么解决。末将虽然问心无愧,但传出去对赵大人的名声不好,所以才关起门来商量。”

“黄将军说得是。”吴穆也连连点头,这种私家事他再旁听就显得太没有人品了:“那咱家告辞了,出兵的事情还请将军上心。”

吴穆走了之后,赵慢熊冷不丁地说道:“既然赵家还有个小妹,那大人向赵家求亲如何?”

(第七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