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六节 八月

“一年来长生岛上只有这快两千士兵,我的士兵大多很久没有见过外人了,他们的无礼冒犯,还请诸位父老恕罪。”说着黄石就朝这些辽民抱拳致歉,他们纷纷连叫不敢当。

“我的士兵也都是单身,不过他们虽然气血方刚,但我保证他们没有恶意,我也绝不允许他们冒犯你们的女眷,这点本将说道做到。”黄石的话让难民们心下大定,脸上也都如释重负。

可是黄石觉得他们一路担惊受怕,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会非常不安,于是就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满脸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要说他们,就是我乍一看到这么多姑娘,也神魂颠倒了半天,让父老们见笑了。”

哄笑声在人群中响过以后,黄石就挥手示意士兵可以继续去帮忙了,这次辽民们也放开胸怀接受了士兵们的殷勤。那些年轻女人虽然还是羞得抬不起头,但脸上也都露出了浅笑,更是让士兵们纷纷呆若木鸡。

黄石无奈地摇摇头,一直到这乱哄哄的人群走远以后,港口的士兵们还没有完全回过神,仍然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行注目礼。

“大人,小人们可以去说媒下聘吧?这不犯军法吧?”一个士兵愣头愣脑地问了一句。

“当然,去找你们的长官说媒吧。”黄石本来下令全岛有一半士兵成亲前,军官不许结婚,但是现在他决定改一改:“每个军官只有当一半的手下成亲了,他才可以成亲,赶快去找你们的长官吧,他们一定很乐意为你们说媒。”

“谢大人。”黄石耳边的欢呼声顿时排山倒海而来。

……

客串喜官的士兵拉着长音高声唱道:“送新人入洞房。”

盖着红盖头的新娘被亲人送下去了,满脸喜色的新郎官挡了一轮酒后,就急吼吼地告辞去新房了,背后是铺天盖地的污言秽语声和各种怪叫。

按说黄石作为岛上的最高长官不必作为士兵的长辈出席,要磕头也是向他们的顶头上司磕,但头几场婚事他觉得还是要给点面子,现在他不愿意继续看士兵胡闹,于是就静悄悄地离开了。

新婚士兵黄石一律给了三天婚假,不必出操也不必参加劳动,这个他觉得理所应当的假期被士兵们看作巨大的德政。

走出门口前黄石碰到一个从广宁跟来的老兵,现在已经是代把总了,这厮正摩拳擦掌地要去闹洞房。黄石笑着一把拉住他:“你可没有成亲,明天可是要出操的,不要闹得太凶,早点回去睡觉。”

“今天太高兴,回去也睡不着。”士兵嘴上不得不应承着,但眼睛一直看向黄石的背后,显然一颗心已经飞了过去。

黄石不禁哑然失笑:“又不是你成亲,至于这么高兴么?”

“明天还有一批辽民上岛,属下一早就去等着,也要挑一个让赵大人去说媒。”

虽然说着花,但是那士兵的身体一直在扭动着,黄石迟迟不放他去闹已经让他都急得出汗了。黄石才松开了手士兵就像火箭一样地窜出去了,他只有冲着背影喊了一句:“好好挑吧,你这兔崽子。”

“谢大人。”那士兵倒也没有完全忘记礼数,黄石看着他拔着门口的人堆,掏出一个装水的皮囊就往门缝里喷。

黄石猛然发现自己也在咧着嘴傻笑,他赶忙收拢了仪态离开:“幸好没有人注意到……士兵们的幸福真的很简陋啊。”

天启三年八月,长生岛人口扩展为男丁四千,女子八百。

同月中旬,长生岛两万余亩田地完成收割,三万余石玉米和花生入库。

同月二十二日,从日本的归来的黑岛康夫和柳清扬带回了大批铜条和一千两白银,黄石看到这些亮澄澄的铜条也喜不自胜,立刻让柳清扬开始干工铸造铜钱,黑岛康夫被挽留在长生岛休息。

吴穆还给了黄石批条,一千两白银可以在登州低价购买到六千石粮食,杨致远拿到批条后就立刻出发去山东了。

同月底……

“黄将军,快九月了,你是拖了一个月又一个月,到底什么时候出兵啊。”吴穆最近来找黄石找得很频繁,语气也越来越不满。

“吴公公请看。”黄石带他来到练武场,今天有五百战兵正在演练枪阵,已经练出来的一百士兵被打散带新兵,这五百人中有半数是在旅顺见过血的。

“杀胸。”随着军官一声大喝。

“杀。”前排士兵同时突刺,把枪插在面前的草人的前胸上。

“杀头。”又是一声命令。

“杀。”士兵们整齐地刺向草人的大头。

……

“吴公公以为如何?”黄石得意地问道。

“很整齐,但是整齐有什么用?”吴穆看了半天终于说话了。

“公公进宫前是镖师吧?”

“是。”吴穆叹了口气,他本是直隶荒野镖局的镖头,刚当上大镖客的第一趟就失风了,走投无路之下就入了宫。东江镇需要监军的时候,魏公公认为他既然懂得保镖,那么监军当然也会在行一些,加上他行贿的公公也说了些好话,就此派来了长生岛。

“武术和战阵是不同的,吴公公的武艺肯定高强,但士兵一定要训练妥当,令行禁止才能杀敌立功。”

吴穆又叹了口气:“黄将军,这话我已经听你说了很多遍了,快一百遍了。”

“公公这次看,是不是觉得比上次强了?”

“是整齐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强了。”吴穆有些要发火了:“这几个月,咱家从来没有给黄将军找过麻烦,咱家能帮的忙都帮了,黄将军是不是也该帮咱家一个忙了,魏公公可是一直在问长生岛怎么还没有动静。”

他吴穆一个小太监还轮不到魏忠贤过问,黄石虽然知道他是拉虎皮作大旗,但也不点破了。

“吴公公,再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再练一个月兵,好么?”

“这是最后一次了,黄将军,你这次一定要说话算数。”

“吴公公放心。”

送走了吴穆,黄石大出了一口气,李云睿凑了过来:“大人,东江和旅顺都来信了,军议已经准备召开。此外大人您交待的那件事情,卑职也查清了。”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