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五节 难民

这个时代的航海还很落后,在蒸汽轮船出现前,水手们的出海生活是极其可怕的。他们睡得比沙丁鱼还挤,吃的食物比岩石还硬,船上木桶里储备的淡水很快会变质变得比洗脚水还臭。所以本来世界各国最底层的人如果不是实在没有活路,也不肯去当海船的水手,即使当海船的水手一般也不肯做远洋航行。

黄石参观了黑岛康夫的远洋海船,给水手住的船舱里面的味道不比马桶好到哪里去,怪不得这个时代水手出海就是玩命,死亡率总在三、四成徘徊。

储备的淡水必须要先煮沸才能加盖保存,喝一桶才能开一通;必须喝开水、必须每天用海水洗刷甲板……黄石不管有的没的把自己的卫生条例统统强加给了黑岛,这次他派去同行的还有柳清扬等十个部下,黄石可不希望他们病死在路上。

最后一项改革就是吊床,这样船舱就不会太拥挤导致疾病多发和蔓延。黄石尽自己所知的改善海航条件。

一种历史观点认为,正是始于十六世纪中叶的小冰河时期刺激了大航海时代的到来。这个时候的欧洲畜牧业同样遭到了沉重打击,降雨带南移造成了连绵的大旱,让几代欧洲农民都找不到让牲口过冬的草料,历史上这段时期的欧洲人一旦到了冬季就要宰杀所有种兽以外的家畜,好把这些肉腌制起来储存。

也正是这个导致了香料的奇缺,大量需要腌制的肉让香料在欧洲卖得比同重量的黄金还贵,到了冬季一磅香料可以换三磅黄金。这样远洋贸易突然变得有利可图到值得人们用生命去冒险。

而在跨洲的香料贸易中,英国、西班牙、荷兰的航海技术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并在十七世纪初开始超过了中国。

而此时的中国也并没有停下脚步,万历朝长达数十年的灾害期迫使万历天子再次失德,他一边要救济子民,另一边也要对外对战,所以就悍然推翻了大明祖制,宣布海禁一律废除,只要能交银子给内库海贸随便跑。比如对日作战结束后,万历天子就又急不可待地恢复了对日本的贸易来增加收入。这种种鼓励措施让中国的海航技术和造船工艺也在飞速发展,东西方沿海文明的赛跑才刚刚开始。

此前万历天子已经疯了一样地指派太监搜刮矿税、瓷税和茶税来支持九边军镇并赈济灾民……好吧,这事东林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皇帝要积德行善,这样老天爷自然不会降下大灾,在黄石的前世,明史的编写者相信是由于万历缺德才导致了大灾难的来临,1650年以后的灾情缓解也被文人集团用某朝皇帝的品德来解释了。

在这个问题上,黄石是万历皇帝和阉党的同情者和响应者……天启三年六月,柳清扬、黑岛康夫在黄石的目送中扬帆出海,慢慢消失在海天一线间,这船上不仅满载黄石眼前的希望,更寄托着黄石对航海技术的长远企盼:“航海技术和文明的传承,东西方沿海文明扩张的赛跑已经开始了,这将决定未来三百年的气运,我希望这次中国不会再突然停下脚步。”

穿越者能预见到二十年后全球灾难的结束,世界将重新变得对农业文明有利,全球粮产和畜牧数目节节攀升,越来越多的地区适合人类开垦,航海技术支持西方农业国开发南北美,亚欧大陆内地也在这长达七十年的浩劫中衰落到部落状态,从而再无力和沿海地区竞争……

在他原本的历史中,欧洲的农业文明此时也遭到俄国和瑞典的疯狂南下侵略,唯一的区别是西方顶住了而中国没有顶住,在此后农业文明的大扩张中,中国趋向了内陆而放弃了海洋。

黄石矗立在海边很久,头顶上的太阳还是一个黑色暇癖都没有,五十年来不变的那么完美:“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未来。”

同月,山西、陕西、河南各有降雨,九边军镇旱情缓解。

江西大旱持续到七月,地方官上报草木皆枯,人民颗粒无收,天启皇帝急令调粮赈灾,江西并未出现饥荒。

同月底,自后金军放弃南关后,辽东明军长驱至金州城下,后金守军闭门不战,辽民源源涌入半岛南端,七月涌向旅顺的辽民达到六月三倍以上,旅顺几乎无力后送。经毛文龙批准,大批流民将就近转送长生,旅顺先期送来是三百匹马,黄石根据张盘的建议种植了大批苜蓿,现在已经开始收获。

为了迎接这批辽民长生岛可是下足了功夫,黄石命令士兵务必要对这些难民彬彬有礼,一定要让他们感到是回到了家一样,他甚至暂停了军事训练几天,好构建一些临时的居住地。

“所有的人都必须喝开水,一旦发现有疾病必须立刻上报,辽民上岛后给与三天的休息时间,然后组织他们修筑房屋。”黄石提纲携领地反复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

“遵命。”杨致远和鲍九孙齐声回答。

“凡是胆敢骚扰平民者,一律从严执行军法。”

“大人放心。”金求德也信心十足地保证。

得到第一批打着旅顺旗号的难民船行驶来的时候,黄石也飞快地赶去迎接他的新子民,他严令港口的士兵要扶老携幼,要助人为乐——总之就是逼着他们向黄石心目中的雷锋看齐,现在是看看效果的时候了。

他赶到港口的时候发现那里挤了一大圈士兵,而且人声鼎沸,七嘴八舌的都是要帮人背包裹、拿行李的声音。黄石心里暗自高兴,看来宣传教育的效果不错嘛。

等他再走近一点儿就感觉不对了,这些士兵吵吵闹闹的也太热情了吧,连自己这个最高长官来了都没有被人注意到。

“大人。”终于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顿时几百士兵就炸开了,一片混乱中夹杂着拜倒的声音:“参见大人。”

黄石走到人群边,才看见这第一批辽民中,百多人里有小半是女性,其中还有十几个还是姑娘家装束。

是女人啊!黄石也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唾液,然后才注意到她们大多皮肤黝黑,再恍惚了几眼终于发现她们基本都是粗手大脚的农家女。

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品味后,黄石深吸了一口气,喉咙仍然有些发干:“本将乃是东江参将黄石。”

上百辽民一起磕头行礼,黄石的大名他们早有耳闻,第一次见到这传奇将领让他们也都很紧张。

其间黄石扫视了周围的士兵一眼,他的手下或明目张胆,或小心注视,一个个的目光都在那些年轻妇女的身上打转。

怪不得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热情的活雷锋,黄石在心里笑骂了一句,然后冲着那些难民说道:“都起来吧。”

难民们站起身来以后,那些别有所图的“雷锋”们热辣辣的目光还是凝结在那些女性身上,把她们看得一个个都垂下头,脸上纷纷露出又羞又恼的神色,她们的亲人也有意无意地站在外围。这些辽民看似随意,但他们的姿态动作都有些僵硬,泄漏出了他们内心的戒备和警惕。

(第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