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看吾长枪能便刺 第四节 洗白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吴穆,贺宝刀又凑了过来:“建奴放弃南关了么?”

“是的。”这说明后金地方驻军的士气开始低落了,黄石估计贺宝刀要再次鼓动自己出击了。

“大人,农闲以后,我们最好再花一个月来整顿,八月底或者九月出兵比较有把握。”

“难得啊,贺守备怎么会这么想?”黄石诧异的很,贺宝刀竟然会反对立刻出兵

下面的近百士兵每人一挺长抢,正奋力练习着刺杀动作,贺宝刀陪着黄石看了一会儿:“他们七月就可以用一用了,但是其他的农兵最好也练上一个月,那样大人的抢阵才可能发挥作用。”

“你对我设计的抢阵有信心了?”黄石笑着问贺宝刀,刚开始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反对得最激烈,说几百士兵是不可能训练得如同身使臂一般默契的。

“越看越有意思了,属下以前没见过这种情况,不过看起来是有可能了。”贺宝刀随手甩了甩鞭子,就走过去继续训练士兵了。

“不许挡!反刺……还挡,不许挡……”

贺宝刀用力地挥着鞭子打人,他的独门绝技之一就是只许反击,不许招架。

“一般的枪术有刺、挑、撩、格等八式,我贺家枪只有刺一式。”贺宝刀向黄石介绍过他的理念,就是要把这一刺练得熟极而流,最后成为下意识本能一样的动作。

“最后要枪、心合一,看见敌人的刀光时也能想也不想地反刺……”

这不是疯子的招术么?当时黄石就问他,不挡不是被砍死了么?

“如果被他砍中了么……他也是死人了,不能活着割走我的首级,说不定我还没有死呢。就算我输了,能死在一个动作迅速的勇猛之士手中,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贺宝刀回答到一半就忍不住放声大笑,看得出来非常自得:“两强相遇勇者胜,挡也未必能挡住,只要动作快就是我先刺中他,自然是我割他的首级,至少到今天为止,敌人不是想躲就是没躲开,所以从来都是我赢。”

“你们贺家刀法是不是也只有砍或者劈一招?”黄石对这个有点好奇。

“不错,和枪术的道理是共同的。”贺宝刀声称重劈他练得已经是睡梦中也能轻松使出来了。

确实是疯子的招数……“你砍死的那个贵公子,真的很强,竟然能吃你三刀。”

“我本也不想出人命的。”贺宝刀似乎有些遗憾:“我是用刀鞘劈的,还是背面。”

天启三年六月,宁远堡终于完工了,袁崇焕得到办事得力地评语,升任宁远兵前道,加衔宁远知府。

黄石一千两银子买来的低价铜,被铸了五百万枚钱出来。他没想到这么一点儿钱居然铸了快两个月才好,让他有些担心未来的大规模生产速度了。幸好柳清扬说了不少安慰的话,主要原因是黄石的士兵多半是军户而不是熟手,所以生产事故不断,屡次要镕了重新来过,所以速度就慢下来了。

工作虽然有些遗憾但总算是完成了,黄石检查了一遍成品:“好了,我把家底就交给你了。”

“大人放心,钱在人在,卑职一定……”

“不用说了,叫那个倭寇来吧。”黄石打断了柳清扬的表忠心。

那个日本人已经在长生岛等了半个月了,大家都没有想到铸钱速度这么慢,他一进门就跪倒在地:“小人拜见明国大将军。”

黄石泰然受了他的大礼,这个日本人名叫黑岛康夫,世世代代都是海贼。朝鲜战争日军被劣势明军压着打,因此日本对明朝武力畏惧甚深,历史上一直担心明朝会兴师问罪。所以德川幕府上台以后遣使的用词极尽谦卑,国内不但压迫岛津藩释放硫球国王,还严厉镇压敢骚扰朝鲜海疆的海贼,以避免给中国发动战争的借口。

这样世代以和朝鲜贸易为生的黑岛家就没落了,到了黑岛康夫这辈就更是萧条不堪。此时日本锁国政策越来越严密,同中国的贸易通道大部被荷兰人把持,不肯老老实实回家作渔民的黑岛康夫就决心另辟蹊径,一直找到了皮岛,希望能直接和中国作生意。

但朝鲜战争并没有过去多少年,辽东明军对日本还比较敌视,出身浙江的毛文龙对倭寇更是没有好感,所以黑岛康夫吃了闭门羹。但黑岛是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为了摆脱回老家作渔民的命运坚持西行,一路在广鹿、长山、旅顺连连碰壁也不调头。总算抵达了长生岛,他和早有心染指日本的黄石一拍即合,毫无民族气节的黑岛康夫立刻同意向母国输入假币。

“我会给你本将的书函,证明你为长生岛购买军需……”

如果要返回日本,黑岛康夫需要在朝鲜各个口岸和东江镇各岛停靠补给,黄石的证明书信可以让他免去很多麻烦,而且朝鲜也不敢向明军军船征税。

“……这是本将的军需官柳清扬,会跟你一齐去日本……”

虽然这个风险一定要冒,但是黄石总要派去自己人加以监视。

“……这里还有一份特别的书信,必要时候你可以拿出来……”

以明朝朝鲜之战的积威,日本德川幕府和朝鲜沿海海贼都不愿意招惹中国,历史上对有明朝官方背景的走私日本政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黄石因此觉得自己的明军参将身份很有用,必要的时候可以拉虎皮做大旗,不过这信当然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拿出来为好。

“……好做,以后日本的生意本将可就交给你了。”

黄石抛出了一块胡萝卜,接着又一块更大的:“如果你立下功勋,本将帮你入辽东军籍,弄个大明军官做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谢大将军提拔,小人一定粉身碎骨,誓死效忠大将军。”黑岛康夫立刻被这块大胡萝卜砸蒙了,在明朝时期的东亚,入了中国户籍讨个官身,就意味着可以在老家过上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的日子了。对这个时期的日本海贼来说,更意味着可以光明正大地作海贸,彻底改变家族不见天日的处境。

看着地面上痛哭流涕的黑岛康夫(很可能是装出来的感动),再联想到这个时代东亚对中华天朝的崇拜和向往,黄石感到前世的恶气一下子都出尽了——是的,我要让他们永远臣服在华夏的脚下……或者,“劝说”他们加入会是个更好的主意。

(第四节完)

(笔者按:周日多更一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