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谁人为我砺青锋 第六节

李云睿似乎也不生气:“在东江,卑职原本的名字‘李睿’就成了懦夫的意思,卑职是在苦不堪言,就把名字改了。”

:“所以你一直得不到提拔?”

“是的,卑职本来连把总也不会有……”李云睿的位置本属于一个叫曹寿的把总,人人都赞他勇猛。作为副手的李云睿每次劝他要小心从事,但都被他讥笑为胆怯,最后因为莽撞出击战死。李云睿这才接管了把总职务,虽然李把总不善战,但却成功地掩护百姓逃到安州出海:“……卑职自认为是称职的。”

“你毫无疑问是称职的,这应该是功劳啊,为什么你还是一个小小的把总?”

李云睿的名声实在太差了,在东江简直就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毛文龙随后又在东江岛整顿军队,找出了不少建奴细作。李云睿为了打个翻身仗就向上峰谏言,他认为对这些细作不应该一杀了之,而应该利用他们传递我军想让建奴知道的东西。

结果上峰严厉斥责了李人渣,说他不光怯懦,还姑息养奸,差点把李人渣军法从事。李云睿说话的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对自己的想法充满信心。

黄石也被这种自信感染了:“那你认为应该如何对付建奴细作?”

“当然是假装不知道,这样做还有两个好处,其一,这些细作企图收集的情报,对我军来说也是重要的情报,可以从中看到建奴的注意力所在。其二,人都是有感情的,我军长期笼络他们,假以时日,这些细作到底是哪一边的都还难说。”

李云睿说到这就看了一眼旁边的赵慢熊:“这些我都和赵千总说过。”

赵慢熊闻言也向黄石解释说:“卑职认为李把总说得很有道理,金千总则不以为然。”

怎么又扯上金求德了,黄石把探询的目光投过去,金求德立刻抗声道:“卑职负责鉴别军户,卑职以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在黄石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金求德本着宁枉勿纵的原则,对一千多军汉进行了反复审核,杀了十几个他觉得来历可疑的。刚才黄石已经得到了金求德的汇报,他还趁机鉴别了一批绝对安全的人出来——这些人也不会是毛文龙的沙子。

黄石一时间也判断不清这里面的利弊,李云睿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金求德的稳妥也很不错。不过情报工作一直是金求德负责的,骤然把李云睿插进去似乎有些不妥,看金求德的架势很可能会起冲突。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再斟酌一番。”

众军官行礼退下,黄石目送他们离去,突然蹦出了一句话:“不到中国,不知道会多。”

“大人?”洪安通轻声问了一声。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军议来的人太多了。”黄石觉得每次帐下军官齐聚一堂的模式很不舒服,比如这次,贺宝刀、杨致远根本就插不上话,但是也要跟着旁听,有这功夫去干点正经事儿不好么?

“就算躺着休息一会儿也比来这开会强啊。”黄石摇着头笑道:“来这里站半天,多累啊。”

“别人想来站还没这个资格呢!”听明白以后洪安通也笑了:“大人,比如杨致远,如果大人不让他来听,别人一定认为他做错了什么,是在受处罚。”

这道理就和上朝一样,能站在一边听就已经是身份的象征了,黄石沉思了一下,以后最好改改规矩,就用办公室模式,各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现在人少、事情也少,没必要一天到晚凑在一块起腻,又麻烦还没有效率,以后事情多了再经常开会不迟。

这个念头一起就立刻付诸行动,黄石马上制定了一套规则,每天的升帐议事即日取消,每个月初的通风会也改为不定时。平时谁有事情自己来,不用通知全体军官,如果黄石认为有必要开会讨论,他会根据事情涉及的范围决定参与的人选,手下的千总们也必须把习惯改过来。

最后经过一番思考,黄石终于还是让李云睿负责情报工作——这个工作现在还不是很重。金求德去干维持军纪的工作,顺便制定操行军典,这个工作相对来说更重要和紧迫。

黄石把部队成功带到辽东,成功建立了一块根据地,还成功从山海关搜刮了一批物资,这些给他带来了不少威信。黄石利用这些威望,顺利地进行一次改革,还没有引起任何不满。

“对传统的一个小胜利!”

有些自得的黄石并没有注意手下的阶级成份,传统的统治阶级已经无声无息地占领了大片的领地。黄石的军官几乎全是地主阶级的子弟——这些人因为读书认字所以总能得到提拔机会,只有猎户赵慢熊和军户杨致远是例外。

从山海关回来后不久,毛文龙批给了长生岛一个营的番号——也就是两千兵员的名额,他让黄石给自己的营起个名字,再设计个军旗然后报上去。

“这个营就叫救火营吧,至于军旗么……”

一般明军的军旗都会画上些虎豹,禁军是龙旗,皇帝亲军也各有旗帜,比如锦衣卫就是飞鱼旗。

于是长生岛火红的大明军旗旁,又多了一面营旗,一条青色的毒蛇盘旋于上,蛇身绕了一匝,尖锐的蛇尾藏在身下;蛇腹昂然而起,展成凶猛的扇面;蛇头大张着嘴,露出长长的獠牙,似乎正要择人而噬。

救火营的士兵满怀欣喜地仰望着他们的军旗,人人都知道他们从此就要在这面军旗下奋战了。站在远处观赏着自己旗帜的时候,黄石如同他的士兵一样,胸中也被莫名的斗志充满:“这就是我的旗帜,一定要让敌人在它面前丧胆。”

不过只有千余手下的黄石暂时也就是想想而已……

天启二年七月,各岛和在朝鲜东江军都收割完了粮食,随着平辽总兵官的一声令下,辽东明军终于释放出积聚了半年的攻击动量,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反攻。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