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十八节

“当然是因为大人了,他们是广宁百姓,大人救了全城自然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大人又一路护送他们南下,保护他们不被溃兵土匪掠夺,他们自然心存感激。”

旧部描述了他在山海关前的见闻,焦土令下达后,关外明军和地方政府彻底溃散,其他地区的百姓毙命荒野者比比皆是,一路更是饱受骚扰,无数人的家财被夺走,妻女被凌辱,还有不少溃兵干脆把良家子女抢去卖给了蒙古人。只有方震儒的广宁本部秩序井然、衣食无缺,就是老人和孩子也安全随行了八百里,平安入关。

确实很惨,但这个答案黄石仍不认为有丝毫合理性,明朝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的识字率,知识份子地位比二十一世纪的大学教授地位还高。而军户不是贱民里的贱民,也是罪犯和恶棍,一个小把总,在这个时代也就比乞丐强点,军户是不是能和娼户比都难说,这份友谊太没有道理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黄石瞥了身边的杨致远一眼,不会有什么妇女地下组织吧?这未免太先进了,或许那个时候心软是个错误,乖宝宝可能不简单。

“这赵小娘子住的远么?”

“大人,我们这里是军屯,她家当然不会在这里,所以每次趁着天亮来,远在天黑前就走。”旧部说完后又仔细思索一番,像汇报军情一样地报告起距离、时间来。

“走着来的?”看来赵家不是什么豪门——嗯,明末北方的小家碧玉一般都是天足,这个不奇怪,如果是女地下党就更不奇怪了。

饭眼看已经吃完了,黄石正琢磨找什么借口的时候,杨致远突然提议玩两把骰子,旧部也欣然同意——还真是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

赵姑娘果然在傍晚回去了,黄石才挪动身体想表示不打扰了,旧部就一下子跳起来,动作迅速地把黄石送到门外上马,还连连说不远送了。

心中有事的黄石一夹马腹就绝尘而去。

“赵小娘子。”黄石笑吟吟地喊住了姑娘,跳下马一个礼,护送女孩子回家总是个借口吧:“小娘子离家可远?可愿结伴而行?在下冒昧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赵姑娘又羞又喜地答应了,黄石就牵着马走在一边。张再弟正要跟上,就被杨致远一把扯住,拖到好后面去了。

赵姑娘虽然不是小脚女人,挪得却比蜗牛爬还慢,被黄石有意无意地试探了一路。。

“前面就是妾身的家了,谢黄将军了。”赵姑娘斯斯文文地说道。

“如此,在下告辞了。”黄石一颗心早就放平了,转身就要上马。

“黄将军,”赵姑娘急叫了一声,黄石愕然回首,看那女孩子含羞说道:“家严和家兄都很钦佩将军,一直希望能结识将军,如果将军来日有空……”

说着赵姑娘就垂首轻轻指了一下:“那就是寒舍。”

“黄某军身,粗鄙无文,恐有污令尊贵耳。令尊能提到黄某这个武夫的贱名,已经是荣幸了,哪里还敢奢望结交,哈哈,赵小娘子,黄某就此告辞。”

“不是的,家严真的很想结识将军,”赵姑娘满脸通红,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小女子也觉得将军义薄云天,一点儿都不比文人差。”

“小娘子谬赞了。”黄石咂摸着话里的含义,心里隐隐有点得意起来,不过这并没有冲散他的理智:“在下军务匆忙,不过也许会有时间来拜访令尊的。”

“家严一定会很高兴。”赵姑娘喜上眉梢,这话被她理解成许诺了。

女孩缓缓走向家门,四顾无人就驻足回首,久久……

回营地的路上,杨致远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大人,又找到舞刀对象了?”

“舞什么刀?”张再弟完全摸不到头脑。

“就是耍大刀,一耍就是两个时辰呢。”杨致远嘻嘻笑着回答,还挥舞着手臂拉起一个古里古怪的架势。

“胡说!”黄石轻声斥责了一声:“回去不要乱嚼舌头。”

“属下遵命。”杨致远一脸肃穆地保证,不过马上又换回了先前的那幅嘴脸:“大人打算什么时候去拜见赵老先生?”

“永远不去。”黄石冷冷地抛出了回答,传奇听着可能很浪漫,但现实的辽东确是无比艰苦,何必去耽误别人家的天真女孩呢。

“为啥?”杨致远怪叫了起来:“大人前途不可限量,副将、参将也就是几年内的事情。别说她哥还没考上秀才,就是考上了,大人也不算辱没她家门楣了。”

“说不定她哥能考上举人、进士呢。”黄石不打算多做解释。

“现在不是没有么?等考上了也早生米煮成熟饭了,那时候还恨不得她家多出几个状元呢。”武将如果有文官的亲戚,就算是攀上枝头变凤凰了。

黄石哼了一声就再也不说话了,他此时正从政治上考虑这个问题,自己没有宗族可以依靠,如果妻子家族不能提供外戚人力资源,就是取得天下,继承者也有二世而亡的风险,比较理想的结亲对象还是将门和豪强。而且他和赵姑娘一路谈下来,觉得对方称不上“精明”二字

张再弟一直把眉头皱得紧紧的生怕漏掉了半个字,耳朵也始终如同兔子一样地竖着,终于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原来大人是看上了这小娘子啊。”

“聪明,聪明。”杨致远坏笑着想去拍他肩膀,但是两个人都骑马,所以就用马鞭轻抽了他一下。

“可是大人说不去见赵老先生啊。”张再弟还是有些迟疑。

“赌一百两银子。”杨致远后仰着身体,严肃地摆动着一根手指,口气好似赌神一般。

“可是我没有啊。”当然不可能有,凭他的工资要十几年不吃不喝。

“先欠着……还是你不敢?”

冲动是魔鬼。

“你赢定了!”黄石回到营地就冲他的小心腹保证:“我们武人最好有自知之明,再说我们要回长生岛,谁家肯把女儿送去荒岛受苦?”

张再弟也快十八了,他似懂非懂地瞪大了眼睛:“大哥真的不着急成亲?”

(第十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