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十三节

“来人,把这厮痛打二十大板。”方震儒一声令下,两个随从就冲上来把黄龙按倒,接着就把他的裤子褪下,旁边已经有人开始举棍子了。

“方大人,”黄石连忙开口替黄龙求情,于公于私这都是好的。何况他同为武将,也有兔死狐悲的感觉:“末将敢请大人息怒。”

“请方大人息怒。”黄石的部下很识趣,纷纷跟着求情。

方才黄龙一个劲的认罪,他手下的亲兵本也都躲到一边去了,现在他们见到有人带头求情,也立刻跪了一地,再加上些声势:“请方大人恕罪。”

黄龙的部下跪了半天,木然无语的方震儒才淡然对他说:“看在黄将军求情的份上,本官饶你一下,看在黄将军部属面子上,本官再饶你一下,就打你一十八棍好了。”

“谢方大人。”黄龙说完感谢的话就咬牙死撑了十八大板,一棍棍落下,伴着淋漓的鲜血溅起,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

打完后,亲兵帮黄龙穿上衣服,把他搀着拖走,看这伤势几天内是不要想起床了。

方震儒一直在自顾自地整理被扯破的袖口,等黄龙抱头鼠窜以后,才在黄石等人的畏惧目光中评价说:“辽镇这些丘八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和黄石闲聊他们那段共患难的经历时,方震儒又浮起些笑容,刚才的官威顿时消于无形。两人且说且走,到了到了巡按官邸,方震儒先进去更衣,黄石等人候在院中。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辽东了吧?”黄石轻声问身后的两人,他们都是武官了,刚才的一场好戏应该让他们对辽镇的发展前途有所认识了。

贺宝刀今年虚岁二十,杨致远比他大两年,但也还是不知道厉害的年纪,也都是刚当上军官的菜鸟。刚出经略衙门的时候,他们还跟在一边听,偶尔会嘻嘻哈哈一番。自从黄龙被打以后,这两人就一直没有出声,远远地躲到后面去了。

现在听到黄石的问话,他俩对望了一眼,同时小声说道:“大人英明。”

黄石轻声对两个人说道:“东江虽然贫困,但那里没有文臣,我们武官可以昂首挺胸地做人,长生岛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只有在自己家里才不会受窝囊气。”

作为一个现代人,虽然黄石也已经习惯磕头下跪,但他还是渴望过着有尊严的日子,对武人来说,东江实在是大明治下的一片乐土。而他身后的两个年轻武官,也还是少年气盛的心态,这话听得他们一个劲地点头。

黄石回想着今天的遭遇,方震儒先让自己和王在晋顶了一下,接着就跑来为自己解围,还有刚刚发生的一幕——这一切不会只是巧合吧?

方震儒让杨致远这些六品武官都去厨房吃饭,他要和黄石私下谈谈。和方震儒一起吃饭的时候,黄石感觉比和李永芳、皇太极吃饭的时候还不痛快。倒不是因为饭菜简单,他看得出方震儒很穷,主要还是因为在大明文臣面前,黄石也有一种“不被当作人看”的感觉。

“你刚才问我,我们后来又谈论了什么,对吧?”没有外人,方震儒的称呼倒是亲密了起来。

“是末将鲁莽了。”

“不鲁莽,这本来就是我今晚要和你说的事情。”

听了一会儿,黄石就明白现在的话题涉及到了对后金的战略决策问题。王化贞出任辽东巡抚的时候,是力主出动出击收复辽土的,现在王化贞遭到惨败,主动出击派就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听方震儒的描述,朝中现在已经听不到主动出击的声音了,剩下的两派就是主动防御和被动防御两种:

被动防御的中心思想就是暂时放弃山海关外的领土,沿着长城固守;

主动防御的理论就是一步步在辽西修筑城池,恢复那些被烧毁的城堡。

现在的封疆大吏王在晋就是支持被动防御这种观点的,他大力主张以山海关为大门,在山海关和北京之间修筑堡垒群,同时加固长城沿线。

方震儒简要介绍了一下情况,就问黄石有什么看法:“现在黄石你在朝廷上也算是有些名气了,圣上都问起过你。”

“末将贱名竟能上达天听?这如何是好?”黄石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涕零才好。

方震儒却是以为他欢喜傻了,笑着说:“除了祖大寿他们这些辽西世袭武将外,孙阁部也想听听辽东武将的意见,他特别指明要听你说。”

孙承宗是大明少有的重视武将的文臣,他一直大声疾呼“重将权”,主张要多参考一线将领的意见,而且要敢于放权给将领,让一线军官能自行判断指挥。

“来,说说你的看法吧。”方震儒笑吟吟地再次鼓励道。

黄石沉思着进言:“王大人的想法自然是稳妥的。一,建奴出兵辽阳,山海关有足够的预警时间。二,山海关两翼是大海和长城掩护,不会被包围断绝粮草。三,山海关靠近京师,容易得到增援,转运物资也比较容易,比较省钱。”

“看黄石你的样子,一二三地说起来,倒真有点朝中的阁老的样子。”方震儒不以为然地说道:“省钱?你一个武将考虑什么省钱,大明富有四海,一点儿钱算什么?只要说你关于收复辽土的设想就好了。”

一点儿钱?历史上的万历天子抠门至极,三大征筹备军饷的时候,在朝鲜和十几万、二十万日军打了几年才花了四百万银子,恨不得一分钱掰作两半花。

等到天启继位,这个慷慨皇帝大笔一挥,广宁军一年物资,军饷、粮草、大炮、火药等就价值千万两白银。要不是黄石反攻广宁,库存的五万具盔甲、几百万两银子、一百多万石粮食和其物资也要换主人了,这些亲手烧掉的东西已经让黄石在长生岛痛心过好几次了。

方震儒看黄石半晌不出声,就收敛笑容轻敲着桌面说道:“言出你口,入我之耳,这里没有第三个人,黄石你不用顾忌经略大人,有什么想法大可随便说,完全不必担心。”

(第十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