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十二节

方震儒不肯坐上轿子,执意要黄石和他一起走路回官邸,他们二人的亲随卫兵都跟在后面,一路上方僵尸春风满面,谈笑风生地给黄石讲了不少山海关的见闻,对黄石部下的也表现得很可亲。

方才黄石在门口等待的时,一直留神观察经略门口的黑人,现在就随口问起了方震儒。

“那是泰西人贩来的奴隶,京师有不少大户喜欢买几个看门,很醒目吧?”方震儒似乎也有点羡慕,神态里稍微有些失落:“一个个身强力壮的,据说还很忠实本份,可惜本官买不起,每个要五两银子呢。”

历史上郑一官曾买了一批当作士兵,还组建了黑人的卫队。黄石虽然还不了解黑奴买卖的数量,但明朝可以买黑奴的情报让他心里也是一动,随即又自失地一笑,如果有足够的粮食,难道还愁没有壮劳力么,黑奴语言不通,种植还需要培训费用。

倒是方震儒最后的话让黄石心里跳了一下,似乎有要钱的意思在里面,他暗自算了算手边的钱,赔着笑说道:“末将愿意孝敬大人五两银子,让大人买一个。”

大明的官吏俸禄很不合理,朱元璋的尚书自己给房子刷浆,退休的老头还要下地插秧,这个不必多说。明洪武朝以后,完全没有灰色收入的恐怕只有海瑞一人了,所以他一年也就买得起一次肉,孝敬老娘的事还轰动了朝野。

明末官员之间的仪金已经是正常的交际手段,方震儒虽然清名在外,但黄石见他还有几个随从,而且还能请自己吃饭,估计五两这个数目大概不会让他很反感。

方震儒果然迟疑了一下,但却猛地发出一声笑:“你是要送本官仪金么?算了吧,拿了军饷我会睡不好觉的。”

“方大人,五两银子也是末将的一番心意了。”黄石赶快坚决表态,义正词严地说道:“都是末将在广宁立功的奖赏,方大人,这都是光明正大的银子。”

方震儒悠然迈动的方步一下子停了下来,笑容也渐渐敛去,他站住身正色看了黄石一会儿,把黄石看得全身都不自在,赶忙低头认错:“方大人,末将失言了,请方大人恕罪。”

“黄石,有这钱还是给你的手下添口肉,加碗酒吧。”方震儒虽然又是一幅死人脸,但语气却透出一股柔和:“本官虽然说到买奴婢,但绝没有向你要仪金的意思。”

“方大人高风亮节,末将感佩得五体投地……”

方震儒挥手打断了黄石的恭维:“黄石你与本官文武殊途,但贵在心交,不用这么多奉承话。今天的事情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也绝不是看不起你。以往同乡好友给本官些仪金,本官也就拿了,但你的银子是用命换来的,我不能收。”

两个人又走了一会儿,看到方震儒一脸的冰雪渐渐融化开,黄石就开始偷偷打听今天后面又说了什么。方震儒沉吟了一下:“这个晚上再说,你不问本官也要说起。”

看来老方不是要钱,黄石点头称是的时候疑云又重了些,他对自己的态度和在广宁的时候判若两人啊。

侧面突然传来一声高叫:“对面可是黄石黄将军?”

黄石闻声望去,一个将领正大步走来,那将领先冲着方震儒深深一躬,然后又朝着黄石看过来。

“末将正是,敢问将军尊姓大名。”黄石不知道对方是哪路神仙,自然不敢怠慢。

方震儒冷冷地插嘴,语气里一丝活人的味道也没有:“黄石,这位将军是你本家,现在也是游击。”

黄石偷眼看了方震儒一眼,说话间只见嘴唇开合,面部肌肉犹如机械一样地运动,眼睛和眉毛神奇般地一动不动,好似木雕的眼皮也半耷拉下来了。

“在下黄龙,现任辽镇游击。”那将领咧开了嘴,笑得很是高兴,他向着方震儒说道:“方大人,末将听说又来了一个黄游击,就立刻赶来这里,说什么也要把黄游击拉去和末将喝一杯酒。”

这个名字才一入耳,黄石心中就记起了这个人的生平。黄龙出身辽西将门,毛文龙死后他继任东江总兵,是东江变乱的导火索之一。明军内讧中黄龙还曾被耿精忠捉住,带来的亲兵虽然及时救了他,但还是被辽东武人削掉了鼻子和耳朵。

孔有德、耿精忠、毛承禄叛乱后,黄龙联合尚可义、尚可喜兄弟伏击他们,生擒毛成禄,挫败了孔有德割据辽东的企图。只是辽西、辽东的怨恨最终还是无法消解,投降满清的孔有德打着辽东武人旗号反攻,东江官兵望风而降,黄龙在旅顺口英勇奋战后自刎殉国,死得很是壮烈。

心中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黄石脸色也是微变——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和辽西将门的关系,明朝人们的地域性思想非常严重,而黄石必然成为辽东武人集团的核心成员——如果他现在还勉强不算的话。

大大咧咧的黄龙没有看见,方震儒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马上问黄龙:“你和黄石是旧识么?”

“回方大人,末将不认识黄将军,今天祖军门要设宴为黄将军洗尘,末将就来接黄将军赴宴。”

听到是祖大寿设宴,方震儒一向古井无波的脸上也泛了一缕波澜,用毫无起伏的官腔对黄龙说道:“祖大寿么?黄龙你回去告诉祖大寿,今天本官设宴为黄石洗尘了,你们要请他喝酒,改日再说。”

“方大人,”黄龙急道:“祖军门要末将一定要请到黄将军,要不然请方大人一起过去吧。方大人能驾临,祖军门一定深感荣幸。”

“本官不想去。”方震儒懒得再多说,摆了一下长袖,脖子像机械转动似的一扭,冲着黄石说道:“黄石你跟我走。”

“方大人留步。”着急的黄龙一时没有细想,伸手就去扯方震儒,只听刺啦一声就把方震儒的袖口拉破了,大家登时都说不出话来。

“大胆。”片刻的鸦雀无声后,方震儒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方大人恕罪,恕罪。”黄龙脸色苍白,一下子就跪在地上。

(第十二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