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十节

会议散了以后,赵慢熊鬼鬼祟祟地来找黄石:“大人,属下觉得女人问题还是要尽早解决,士兵们不用说,就是军官也有需要。”

“这个我知道,但是粮食不够。”

“属下倒是知道有个地方粮食充足。”赵慢熊眨着眼睛,示意黄石旁边还有人,洪安通和张在弟还在旁听。

“无所谓,你说的是不是山海关那里?”黄石对这种谨小慎微有些不以为然。

“大人明鉴。”

“恐怕不行。”山海关有足够多的粮食,可惜黄石在辽西没有足够的人脉,别说没有银子,就是有银子也买不到粮食。

“不知道高、方两位大人如何了?大人也该修书一封,感谢他们的照顾啊。”

“嗯,让我考虑一下。”

“是私信,大人。”赵慢熊生怕黄石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先下去吧。”私信不是公文,不用上报给东江毛文龙。

此后几天,黄石一直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写封信去山海关,根据上次的经验,高邦佐和方震儒对他还是有好感的,或许可以借到些粮食。

可还有一个顾虑存在,那就是黄石现在是毛文龙属下,越过上级直接和其他官员打交道可是大忌,黄石斟酌再三,还是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四月底,东江来了使者,黄石打开毛文龙的信件后看了许久,一直没有出声。

“大人,毛军门的来信说什么了?”贺宝刀实在忍受不住了,出声询问。

身旁的杨致远扯了他一把:“别打扰大人。”

黄石缓缓放下信件:“毛大人说要我去一趟山海关。”

毛文龙的信件早已经送去了辽东经略那里,王在晋对毛文龙的讨价还价很不满,怀疑毛文龙是要挟上官,回信的口气有些严厉。因此毛文龙要黄石自己去山海关一趟,亲自向辽东经略王在晋解释清楚。

既然是黄石自己想留在辽东,那黄石当然要表明立场,不能让毛文龙揽下所有不满,自己却在两边讨好。

黄石心中一阵阵激动,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才转了几天去山海关要饭的念头,命运之神就又为自己敞开了大门。

“我明日出发,前往山海关,除了亲兵以外,贺宝刀和杨致远都跟我走,岛上事宜,赵慢熊全权负责,金求德协助。”

贺宝刀一天到晚闲得发慌,与其留在岛上消耗粮食、招惹是非,不如带到山海关吃关宁的饭去。杨致远一天到晚琢磨种粮食,要是把他留下,迟早得和赵慢熊打起来。

“遵命。”四个军官齐声称是。

亲兵队大部分跟随出发,只有洪安通因为识字,所以被黄石留守长生岛,以便随时报告赵慢熊和金求德的举动。黄石回复了毛文龙信后迅速出海,很快抵达觉华岛,在宁远登岸南下山海关

关外已经是一片残破景象,官道两侧连住户都没有,五月初五,黄石抵达山海关,这里的景象就完全不同。

七万关宁大军的营帐满山遍野,如火旌旗密立如林。黄石前来的时候,他和手下都换上了最好的军服,还人人着甲。可到了山海关前,只见关宁军长枪大刀,衣加鲜明,杀伐之气撼天动地,顿时让黄石的部下觉得矮了一头。

杨致远赞叹道:“大人,这真乃威武雄壮之师啊。”

贺宝刀嗤之以鼻:“以某观之,不过土鸡瓦狗,沐猴而冠罢了。可惜这些武器了,真是可惜了啊。”

说前面的话时,贺宝刀的神态像极了黄石心目中的关二爷,但是后面半句把气氛全破坏了,里面的酸味让黄石乐得差点喷出来:“关宁铁骑是货真价实的野战集团,是朝廷倾力供养的边军精锐,装备当然要比我东江军屯垦军好些。怎么,你们后悔了么?”

“属下不敢。”贺宝刀和杨致远立刻回话,黄石知道他们说的不尽不实,不过日久自明,他也毫不担心。

黄石在经略衙门外等了些时候,刚开始他还以为是门包不够,虽然心里奇怪,但还是拿出了更多的银两。门口的士兵有些惭愧地收下了门包,然后才告诉他实情:不止一个人要见他,在那些官员来齐前,黄石只能等候在外面。

经略的家丁远远站在大堂的门口,黄石有些吃惊地看到其中竟然有——竟然有黑人!他揉揉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实是黑人。门口的辽军士兵对黄石的疑问耸了耸肩,他们也不知道这些黑人的来历。

在喝光了三壶茶以后,长久的等待终于结束了,黄石仔细整理了衣甲,昂首入内,首先向着高坐中堂的王在晋经略行了一礼。

王在晋大笑道:“黄游击,来之何迟啊?”

“请经略大人恕罪。”

“无罪,无罪,黄游击,给这三位大人见礼吧。”

辽东经略王在晋身边坐着三个人,其中两个黄石不认识,另一个赫然就是方震儒。因为黄石反攻广宁的举动,方震儒不必再次骑着驴子逃走,他指挥十数万军民撤退到山海关有功,所以得到了很不错的评价。

方震儒一直以清廉著称,享誉万历、天启两朝,从历史记录上看,这段时间里他第一廉臣美名也实至名归,辽东巡按的地位也因此稳如泰山。

但方震儒不知道他原本也不会丢官,所以一直对反攻广宁的黄石心存感激。方震儒痛定思痛,觉得从前最大的失误就是不停为王化贞说好话,导致自己很被动,因此他再也不肯说经略王在晋的任何好话了。

另外两个人都穿着六品官服,黄石先对着他们行礼,最后才是方震儒,这个次序他万万不敢颠倒。其他两人都是微微点头,只有方震儒朝黄石笑了一下,表示慰问。

王在晋详细盘问起去旅顺这一段行程,既然孔有德不在一边,黄石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把功劳都揽过来了,一番胡侃把四个文臣听得如痴如醉。讲道殿后战的时候更是添油加醋,把一场惨败说得好似大胜一般。

黄石天花乱坠般地吹过牛,王在晋也从陶醉中清醒过来,他咳嗽两声表示没有什么要问得了。另外两个六品官员就开始问了些细节,等他们也问过后,方震儒立刻笑道:“下官没有要问的,王大人,给黄游击看座吧。”

(第十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