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六节

“谢毛军门,谢大哥。”黄石把酒一饮而尽:“小弟也祝大哥前程远大。更要祝毛大人建功立业,青史留名。”

帮助多是因为同情,而同情来自理解,或者是来自共鸣,应该是这个道理吧?

黄石搜刮心肠地想了几个励志的诗,可惜没有很适合的,本来他是打算用以前的典故,这样毛文龙理解起来不会有误解,但是限于文学水平,他只好也剽窃一下后人的著作了。

借着酒意黄石喃喃念道:“丈夫只手把吴钩,三千里外觅封侯。”

见好就收,多余的诗句不要拿出来画蛇添足。这个诗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人臣完全可以用。没有毛爷爷诗词里的王霸之气,也就不会被人当反贼抓起来,黄石觉得毛爷爷的诗词,一首也不能用,不然就会有性命之忧。

黄石念完以后,毛文龙端着手里的酒碗似乎呆住了,眼中闪过一丝亮光,盯着黄石看了两眼。但也就是一瞬而已,毛文龙立刻放下了酒碗拍起手来:“好诗,正是男儿气魄,是黄游击写的么?”

“不是,是末将以前听别人念过的。”这个黄石可不敢胡吹。

古文没有标点,给文章断句是一个文人的基本素养,而做词赋诗则是高级技巧,两者差不多相当于识字和写博士论文的关系。一个断句都不流畅的现代人,哪怕一口气扯出再好、再多的诗词,也肯定会被认为是抄的。

就好比现代人看到一个不识字的人,手里拿着再多的一流书法作品,也肯定知道不是他写的,而只可能是偷来的。黄石前半辈子一直用标点符号,虽然在这个时代适应了几年,但他断句还是很生硬,所以也没胆子去扯什么诗词。

“噢,谁的诗,叫什么名字?”

黄石耸了耸肩:“末将也只是记得内容,名字早就忘了。”

“原来如此,三千里外觅封侯,三千里外觅封侯。”毛文龙把这句诗反复念了几遍,他的理想就是封侯,不过这个志向他并没有在军中宣扬,此时整个东江只有黄石借助历史知识看穿了他的内心。

“黄游击的理想是封侯么?”毛文龙冷不丁地发话问黄石。

“小子狂妄,让毛将军见笑了。”黄石大言不惭地认了下来。

“原来黄游击有这样的志向啊,”毛文龙微笑了起来,这笑容里充满了友善,给人暖洋洋的感觉:“了不起!”

这笑容让黄石心中一喜,他字斟句酌地说道:“末将曾经是个乞丐,气运不济的时候靠给人算命糊口。”

这两句话出口以后,黄石注意到毛文龙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历史上记载少年时代的毛文龙穷困潦倒,也是靠算命、要饭为生。

“让毛将军见笑了,所谓算命就是骗一口饭吃而已。如果没有算命的生意,小人就沿街乞讨,饥一顿饱一顿,勉强不饿死,但是小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也一直有着建功立业,封侯拜将的理想。”

孔有得听得哈哈大笑,而毛文龙则微笑着摇头不已,右手无意识地用手指敲打着面前的桌面,他想起自己落魄的时候就对亲戚口出大言:不封侯、不罢休。被亲朋引为奇闻,讥笑得体无完肤,当时简直被臊得要钻到地里面。

黄石继续说下去:“建奴叛乱,王化贞大人要人潜入建奴军中作习作,众人皆畏惧不敢前往,而小人虽然知道这任务九死一生,但是却欣然领命,因为富贵险中求啊。”

孔有德赞了一句:“兄弟果然好胆魄。”

而毛文龙还是默不作声,当年王化贞招募壮士出击辽东,广宁十几万将士都不敢去,毛文龙挑了不到二百士兵就出海三千里,奇袭镇江,斩后金守将,复土四百里。这是大明第一次反击胜利、第一次斩将、第一次献俘阙下,更是第一次收复失地。毛文龙也是靠赌命一击,才捞到了副总兵职务。

黄石又干了一大碗酒,打定了装醉说酒话的主意:“众人皆以为黄某忠义,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西平一战,孙得功那贼让我去送死,要是我真的忠义就应该一死报国家,但是黄石自问还没有成就一番事业,说什么也不肯死,所以一定要逃回广宁,一定要拼死杀孙贼立功。黄某不怕别人说我怕死,但是黄石怕死得默默无闻。”

“兄弟你醉了。”孔有德见黄石越说越不象话,就想来拉他。

黄石甩开他继续:“我要是真的忠义,旅顺外一战就应该和士兵同生共死,但是我自诩英雄,绝不肯白白去死!”

这话让孔有德也沉默下来,他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倒是毛文龙低低说了一句:“英雄本色,真英雄方能本色!”

毛文龙此时想起了他在镇江、龙川两次化妆成小兵逃亡的经历。兵败之际毛文龙也是不肯死在阵前,而是想逃一条命继续他收复辽地、封侯萌子的理想。

“大人明鉴,”黄石向着毛文龙一抱拳,舌头已经都喝得大了:“黄某自认为是堂堂大丈夫,而大丈夫岂能不名扬天下,岂能不封妻萌子?所以我不愿意去山海关,那里没有机会名扬天下,不能封侯拜将。”

“大丈夫自然是要名扬天下。”孔有德符合了一句,又端了一碗酒敬黄石:“兄弟我敬你。”

黄石和孔有德两个人最终都是喝得酩酊大醉,毛文龙却再也没有喝一碗。他让亲兵把两个人扶出去休息,独自一个人留在桌子前,又把张盘的信翻出来看了一遍,然后默默回忆和黄石在镇江的初次见面。

“和我很像的人,野心勃勃也很有本事,简直就是二十年前的我啊,就是经历也几乎是我的翻版。这种的人是不该默默无闻的——就像我自己……”

黄石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如果最终还是要灰溜溜地去山海关,那他就无法面对这一路追随而来的忠诚部下,对军人来说,损失再惨重都可以理解,但毫无意义的伤亡却无法接受。

毛文龙在心里斟酌着利弊,王化贞的恩情是他毕生不忘的一件事情,为了替王化贞脱罪,历史上毛文龙曾经六次上书,屡次想用自己的军功保王化贞不死。

“对我这种人来说,建功的机会才是恩情,孙得功给他一个女儿,却要毁了他的前途。如果换做我遭遇到这种事儿,孙得功也不是恩人而是仇人了罢。晤,当年是王化贞大人拉了我一把,让我出人头地,现在我是不是也应该拉他一把呢?”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