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五节

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毛文龙的黄石,发现这个历史上的明末枭雄并非他想象中的猛将形象。

毛文龙穿着二品大红官服接见他们,头上也戴着方翅金纹乌纱帽,飘飘长须梳拢得十分齐整。只可惜粗大的手指节暴露了他的武将本色,脸上密密的皱纹诉说着主人从少年时代以来的艰辛生活,明亮的眼睛更警告黄石这不是一个缺乏阅历、容易欺骗的官长。

毛文龙的目光在黄石醒目的身材上停留了很久才收了回去:“你们来旅顺的经历本将听说了,值此国家不幸之时,能有你们这些忠义之士,本将实在很欣慰啊。”

见两个人又要谦虚,毛文龙摆摆手把视线凝结在黄石身上:“黄游击,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毛大人明鉴,末将曾经去过镇江。”

“果然是你啊。”毛文龙哈哈大笑起来:“镇江一别,我一直很担心你的安危,现在总算是放心了。”

也不顾周围武将和孔有德的诧异神色,毛文龙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快步走下来拉住黄石的手:“黄游击才智出众,毛某早就想和你畅谈一番,今天总算是能有这个机会了。”

毛文龙一手拽着逊谢不已得黄石,一面掉头对孔有德说:“我授予孔有德三山守备之职,不日赴三山岛练兵。”

一口气差遣掉了两级的孔有德也立刻改变了称呼,不再叫毛大人,而是恭恭敬敬地行礼:“是,大人。”

广宁镇覆灭,广宁军官很多都被革职,剩下的也基本被问罪降职听用。当然,这里面不包括被朝廷当作旗杆使用的黄石,朝廷已经认可了方正儒的任命,兵部也在他名字前加上了都指挥佥事。此时黄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正三品衔,毛文龙要是留下他,最低也要给从三品东江游击差遣。

可毛文龙知道这一切,他对孔有德说完以后就掉头冲着黄石笑道:“我为黄游击准备了接风宴,孔有德你也一起来。”却对黄石的身份却只字未提。

这让黄石心里顿时升起一丝不安,他连忙问:“毛大人,末将也想立刻为大人出力。”

“呵呵,本将也非常希望黄游击能在本将麾下。”毛文龙轻笑两声,神色变得有些黯然:“不过这个事情不是本将能说了算的。”

“毛大人这是何意?”黄石越发不安起来。

“说来话长,先入席吧。”

接风宴上黄石心里揣揣不安,自然什么也吃不进去,毛文龙见状觉得还是先把话说明了为好:“黄石你义斩孙得功,广宁平叛的事迹,朝廷已经用邸报传各军镇,现在你是正三品都指挥佥事、挂游击将军。辽东经略——现在是王在晋王大人了,还命令辽东明军一旦发现黄游击踪迹就立刻上报。”

因为这个命令,日前黄石抵达旅顺的时候,塘报立刻就发向了皮岛和辽东经略衙门。黄石在广鹿耽搁的时候,辽东经略的命令已经下达到了东江岛,命令立刻将黄石调向山海关听用。

毛文龙接着就向黄石解释这道命令的由来:“沙岭兵败,广宁军或逃或降,只有黄游击毅然回师,斩叛贼孙得功,朝廷深为嘉许。而且朝廷追究广宁一役责任的时候,无论是原辽东巡抚王大人,还是熊经略都对你印象深刻。”

另一方面,方震儒成功带领过万广宁军安全撤退到山海关,加上王化贞逃跑以后,他还在逃跑前烧毁了积蓄在广宁的大批军用物资。这样,方震儒得到了沉着的评语,朝廷也很看中他对广宁军的意见。

“方巡按和高知府也都在奏表里大大称赞了黄游击,所以辽东经略要你立刻去山海关。”毛文龙把事情从头到尾的给黄石讲了一遍,笑笑说:“所以黄游击不再属于广宁军,而东江军也不能留下黄游击了。”

黄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地跑到这里,还是要落到辽西去。而他知道的很清楚,未来三年多辽西几乎没有立功的机会,而辽西武人世家更是牢牢地把握着关宁军的一切职务,自己没有出头的机会。

心急如焚的黄石忍不住争辩起来:“山海离辽阳有千二百里之远,毛大人又在后金身后,黄石不才,但也不愿意到山海去享受安逸,而是想留在这里杀敌建功。”

“黄游击的心情毛某很理解,”毛文龙把手一摊,表情看上去非常遗憾:“但是这是经略大人的命令,毛某只是奉命行事,黄游击更是忠勇双全,也应该调向山海听用。”

毛文龙虽然没有实际权力留下黄石,但是另一方面毛文龙也对黄石有些看法,首先他感觉此人过于高深莫测,镇江黄石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再者就是黄石杀孙得功这件事情,孙得功对黄石无论如何也称得上厚恩了,但黄石就能翻脸无情的对恩主下手,还亲自动手杀光了孙得功满门男丁,让士兵瓜分了孙的妾、婢、女、媳。毛文龙虽然也很赞叹黄石的忠肝义胆,但这份狠毒委实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反正不管黄石怎么说,毛文龙都表示他实在是爱莫能助。黄石也明白在朝廷和辽东经略眼中,精兵强将自然是要用来拱卫山海关,毛文龙不肯帮忙,自己说什么也留不在辽东。气苦之余黄石也开始低头喝闷酒——让一直认为他不喝酒的孔有德吃了一惊。

“镇江的事情毛某还没有向黄游击致谢呢。”见到气氛一下沉闷下来,毛文龙又开始扯话题。

“毛大人言重了,为国尽忠而已。”黄石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个回答让毛文龙对黄石的敬佩又深了一层,但是不放心也重了一分。无论如何,一个人固然会钦佩高风亮节的英雄,但是也很难产生亲切感。陌生和不理解会带来距离感和隐约的恐惧。

再说自己本来也没有权利留他啊,毛文龙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着,嘴上却恭贺了起来:“山海关也是紧要重地,黄游击此去必然深得重用,毛某在这里祝黄游击马到成功了。”

“不错,”孔有德也敬了黄石一杯酒:“兄弟不要泄气,在何处不是报效圣上,报效朝廷呢?”

毛文龙到底有没有可能插手呢?如果有的话,该怎么样才能打动毛文龙呢?黄石苦苦思索着。

(第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