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四节

“但是童子功不一定有用,相信我,练功不如多吃肉和一副铁甲。”不知道为什么,黄石总是对这个名字有特别的热情,其实这种家庭惨变在投奔毛文龙的辽民中称得上比比皆是。

“一定有用的,黄将军。”洪安通很顽固。

你有科技,我有神功。这种话黄石是绝对不相信的,人要是能靠禁欲来抗大刀长矛,那就不会有飞机大炮了。

可能只是一个吹嘘,只是一个自夸,也可能那个保镖根本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但是洪安通显然深信不疑,或许是根本不去怀疑,在潜意识中把这种行为当成了赎罪。

“你刚才说你斩首两级,升为士兵?”

“是的,大人,标下已经是东江战兵。”

“那好,本将正好还需要亲兵,你这样的忠义之士正是本将最欣赏的,你可愿意为本将效力?”

“是,黄将军,能为黄将军效力正是标下所愿,标下一定用生命来保卫黄将军。”

被黄石横了他一眼后,洪安通猛然醒悟,改口道:“谢大人提拔,属下一定为大人效死!”

黄石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在心中对少年,也是对自己暗暗保证:“洪教主啊洪教主,不管是你是不是他,都跟着我走吧,你不用在明朝覆灭后抱着仇恨活在毒蛇中了,我也会给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和一段正常的婚姻的。”

之所以对这个名字敏感,那是因为黄石这个民族主义者不仅目光狭隘的,而且不能认清民族融合才是历史潮流。他没有某个婊子养的狗杂种那样的高风亮节,去和刽子手搞什么一笑泯冤仇。宽恕,只有在强者赐予弱者时才是宽恕,而反过来则迹近投降。

就好比同样是喊“停”,从胜利者和失败者嘴里喊出来,就完全不是一个意思。黄石认为,辛亥革命以后,汉族可以大度地团结少数民族,但如果这么要求古人,那就毫无疑问是为汉奸开脱。现在皇太极还是好好的,远没有被打得满地乱爬,欠下的血债也根本没有被讨还。

后金崛起以后,很多辽东百姓惨遭屠戮,其中相当部分遂投奔广宁军,比如孔有德就是为了保父兄之仇而从军。广宁军覆灭以后,包括孔有德在内的大批和后金有血海深仇的辽人,纷纷南下投奔广宁副将毛文龙,东江军于是得以发展壮大。

在黄石记得在他的历史中,随后短短几年,努尔哈赤控制的人口从数百万一直下降到七十万。天启五年底,努尔哈赤已经变得丧心病狂,他的民族政策开始毁灭后金的汉军,李永芳、孙得功等汉奸被后金或杀或下狱,治下汉族人口流失一空。

而东江镇从无到有,逐步收复了整个辽东半岛。到天启五年,东江镇更是进入了黄金时期,后金汉军开始成建制地向明军倒戈,全镇一度拥有人口五十万,战兵五万以上,最悲观的估计里,毛文龙也控制了至少三十万的辽民。

这个时期,和努尔哈赤的大屠杀相对应,辽东明军誓死不降,战意空前高涨,兵锋甚至一度直逼沈阳城下。现在还牢牢控制在后金手中的海州、广宁、镇江和小半个辽东都被后金放弃,战争已经在凤城、鞍山一线展开,后金政权危如累卵。

可惜雄才大略的皇太极继位了,后金修正了老疯子努尔哈赤的民族歧视政策,皇太极还展现了惊人的笼络能力。辽东向东江控制区的人口流失被制止,短短几年就安定了东北汉族的民心。

在毛文龙死后,皇太极竟然能逆天地把仇深似海的东江军吞并,让后金的人口和军力都得到了极大扩充。再比如锦州决战,明军除了自身的问题外,居然还能遇上百年不遇的海啸,还不早不晚赶在明军抵达时袭来,好几万官兵就此被天灾卷走。

这段历史就好比撒骰子,一次又一次,皇太极总是开出豹子,而明朝不是憋十也是一点,对这一切,除了“神的意志”、“白天见鬼”或者王八之气,黄石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如果真的有一位神灵存在,那黄石相信这个时代的真神一定是满族同胞。

抵达皮岛以后,黄石再次发现自己处于万众瞩目的中心,赵慢熊等老部下还好。新收的亲兵洪安通、还有刚养好伤的贺宝刀见人就要吹嘘一番,恨不得人人都知道他现在的长官是广宁的英雄黄石。

说起导致广宁军覆灭的孙得功,东江上下人人都是怒形于色,黄石手刃叛贼的故事他们也听过很多遍了,但官兵还都是一挑大拇指:“痛快!”

他大义灭亲的行为更是给自己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外衣,东江官兵既然感佩他视荣华富贵如粪土的胸怀,自然都争着要来看看这个传得神乎其神的好汉。相比之下,孔有德简直就成了一个跟班。

在崇拜的人群面前,黄石始终保持住了一幅谦虚地面孔,扑天而来的恭维也被他轻松挡开,总是很上档次的表示忠诚才是大明军人的第一要务。

孔有德也被这种热烈的情绪感染,半开玩笑地称黄石为:“我们的大英雄。”

“大哥言重了。”黄石说话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什么崇拜者了,他们已经快到毛文龙的官邸了:“小弟可不是什么英雄,打仗就不是大哥对手。”

“英雄和打仗有什么关系?志向高洁就是英雄。”孔有德有些不以为然。

“那是文人的看法,我们军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孔有德还要争辩时,两个人听见旁边的几个百姓又叫了起来:“看,那就是手刃孙得功的黄将军。”

孔有德侧头冲着黄石一笑:“看来百姓眼里你也是英雄。”

黄石笑着正要搭话,却听见一个年轻女人的问话声隐隐约约传了过来:“就是那个连未婚妻也要杀的黄石么?”

这声问话立刻把笑容从黄石脸上抹去,广宁之战也是一个大包袱,名气这个东西更是双刃剑。

“兄弟,你怎么了?”孔有德或许没有听到那句话,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孔有德显然不知道黄石的心事,只是看见黄石在一眨眼间就仿佛变了一个人。

“没什么,大哥。”

某部小说曾言:当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那些赞美的言辞永远不能和你的灵魂飞得一样高。陪伴着你的灵魂的,是那些无辜者发出的悲愤诅咒,并让至高的天主听见。

黄石自嘲地轻笑了一声:幸好,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救世主,一切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在老本吃完以前,必须要成为名副其实的战将,必须要获得毛文龙的信任,必须要得到第一块根据地、第一桶金。

(第四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