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三节

在人前孔有德好像无所谓,但和黄石私下聊天时,他还是对失去部曲显得耿耿于怀。

“大哥,你可还记张盘在广宁时的职务么?”黄石冷冷地问孔有德。

“好像就是个小兵吧。”孔有德还记得在宴会上张盘的自我介绍。

“那张攀呢?”

“好像也是小兵。”

“不错,”黄石一声叹息,没能赶上毛文龙出兵三岔河是他心中挥不去的痛:“张盘现在是游击,张攀也是千总官。毛军门手下军官一年前都是小兵,广宁溃兵随便挑一个都比他们资历老,但是现在都远远在他们之下。”

说话的人显然忘了他自己,黄石翻着筋斗似地升官,几个月从小兵当上了将军,可是听口气似乎还很不满意。

孔有德也没有想起眼前的异类,闻言连连叹气,如果不把广宁溃兵打散补充,剥夺败将的部曲,那毛文龙的这批新进军官根本就指挥不动一年前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沉默的孔有德把浓眉慢慢皱成一个大疙瘩,埋头仔细思考着什么,黄石也不打扰他,看来拜毛文龙做干爹就是孔有德的宿命了。

黄石走出船舱,静静看着大海,他自认为在旅顺的表现是不错的,给张盘留下的印象想必比孔有德更深刻,而这个印象也一定会反映到毛文龙那里。

“在镇江埋伏的那步棋终于要用上了,我比孔有德强得太多了。”黄石思考这件事情很久,等他回过神来以后,发现后面有一个张攀派来的卫兵一直紧紧护卫在身后。

“有劳了。”黄石冲这个年轻的士兵笑了一下。

“黄大人言重了,标下能护卫黄大人这样的英雄是小人的荣幸。”那个士兵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眼睛中散发出崇拜的狂热。

广宁之战后,这种眼神黄石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十六、七岁的少年时节也正是纯洁热血的年纪:“你叫什么。”

那少年打了一个千,郑重其事地大声回答:“标下洪安通。”

“洪安通?”这个名字让黄石微微惊讶了一下:“三个字怎么写?”

“回大人,洪水的洪,平安的安,通顺的通。”洪安通毫不犹豫的回答。

“听你名字不像是军户子弟,为何在军中啊?”

“黄将军明鉴,标下本是沈阳大户子弟,建虏犯我辽东,标下全家尽遭屠戮,标下立志要为亲人报仇,听说毛军门反攻辽东,就来毛大人军中投军了。”

“你今年多大了?”黄石和颜悦色地问。

“回黄将军,标下今年十七。”

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黄石扫视着洪安通没有发育完全的单薄身材,恭敬的年轻士兵还有一张少年的脸,但面孔上露出坚毅的神色,“本将看你身手敏捷,以你的年龄来说,很不错啊。”

“启禀黄将军,标下原本家中有很多武师、保镖,标下也学过一些功夫。”

“哦,都学过什么?”

“标下学过十三太保横练。”

黄石越发古怪地看了少年一眼,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一个有工夫的武侠世界了,试探了一句:“听说这个功夫要童子功。”

“回黄将军,标下满门只留下标下一个活口,”少年虽然低着头,但是黄石仿佛看到充满仇恨的杀气正从他身上徐徐冒出:“标下也听有人这么说过,先父原先的意思,不过用此强身健体罢了,成家以后就算前功尽弃也不可惜。”

“标下自知不孝,但是这满门的血海深仇怎么不报?”少年胸口剧烈地起伏几下,声音也微微有些嘶哑,始终见不到一滴眼泪,他平复了一下呼吸就继续道:

“黄将军,标下大哥用身体掩护了标下,这全家只有标下,标下一个人活下来。当时,标下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姐妹们都被建虏掠走,听着母亲和标下姐妹们的哭喊声,还有那些鞑子的笑声,可是标下就是不敢出声。”

洪安通对着心目中的英雄吐出隐藏许久的秘密,语气却平静得如同在叙述别人故事:“标下收拾了祖父、父亲、叔叔伯伯们的尸体,在全家几十口的坟头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勤练武功,杀光鞑子。只要标下还有一口气在,那怕不成亲,也一定要报仇。”

“你在张攀千总手下只是一个小兵吧?”

“是,黄将军。”

“你是镇江之战前参军的吗?”

“回黄将军话,标下是在三岔河以水手身份投军。”

黄石默默看了看,他深知士兵的苦难,更知道在军队中,水手比士兵地位更低。黄石很难想象,这少年体内有着怎样强烈的情感在支撑着他:“那你现在是一个士兵么?”

“是,黄将军。”洪安通的语气仍然异常平静,没有一点儿骄傲或是自豪:“标下在张攀千总手下奋勇杀敌,斩首两级,所以被特许从军了。”

“嗯,”黄石犹豫着决定确认一下自己所在的世界:“练了十三太保横练,你一个能打十个么?”

“不能。”

“噢,那你会下毒么?嗯,就是需要一年吃一次解药的那种毒?”

“……不会”

“不会是吧,那你认不认识什么孪生头陀?……不认识,那认不认识陆高轩?……也不认识啊……那你会不会养毒蛇?”

“……”

看来不是来到一个武侠世界,黄石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也不用费心学化骨绵掌了。

“建奴叛乱以来,辽东很多人都家破人亡,你不是独一份。”无论如何黄石是不相信什么童子功的,不就是消耗大卡和蛋白质么?这些肉里都有,最多吃点鱼虾补充些磷,这东西不孝敬给女人就只能便宜手了。他决定尝试着劝导一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黄将军所言极是,但标下决心以定。”洪安通满脸都是倔强。

“是吗?你认为你家人的在天之灵,希望你这样么?你大哥舍命保护你,你却要你祖宗绝后无传么?”

洪安通瞬时就不作声了,过了一会儿突然猛烈爆发,那肆无忌惮的嚎啕声让黄石大吃一惊,没想到这话的杀伤力竟有如此之大。

洪安通和黄石说的话还有些不尽不实,后金士兵就在他父亲的尸体前面前侮辱了他的母亲和姐妹,但是洪安通当时躲在他大哥的尸体下面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每次想起自己当时的懦弱,他都心痛如绞,痛苦得几乎喘不出气。

现在黄石的话再次让他回忆起自己的苟且偷生,全族男性为了保护家人而死,大哥用身体掩护了他,那张血淋淋的面孔又一次出现在少年的眼前,母亲和姐姐的嘶喊也又在他耳朵中响起:

“黄将军,标下决心已定,不报这血仇,决不自散武功。”

(第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