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万丈高楼平地起 第一节

“在下广宁游击孔有德。”

“在下广宁补丁游击黄石。”

二人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后,当先那个军官也连忙抱拳见礼:“久仰,在下是旅顺都司、东江游击张盘。”

既然广宁军已经覆灭,毛文龙部显然就需要新的番号了,虽然东江镇正式建镇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朝廷已经赐下印信,加上毛文龙总部设在东江岛——皮岛,所以毛文龙部已经开始自称“东江军”。

刚历经险阻抵达旅顺的黄石、孔有德二人自然不知道这些详尽情况,黄石倒没有什么,他知道历史上的东江军,所以听张盘自称东江游击也没有什么惊讶。

黄石的思路很明确,三个目标:

第一,全力争取东江军上下的好感,拿到同僚军官的信任,让他们感觉自己是个生动的人,不是杀人机器。

第二:在辽东扎下根,让毛文龙依仗自己,辽东没有文臣插手,实在是培植势力、锻炼能力的乐土。

第三:独立领军,作为非嫡系出身的东江军官,如果留在毛文龙本部,那在争夺功绩中会处于不利位置。黄石知道,自己在广宁的所作所为,既是优势,也是包袱。只有为毛文龙立下更大的功劳,才可能跻身亲信之列,他并无认干爹的打算。

孔有德完全没有这些政治考虑,他对东江一无所知,不过孔外表粗疏,内心细密,一转瞬间就明白过来,想到这张盘是毛文龙亲信,连忙大声道:“原来毛军门已经是东江镇总兵官了,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黄石也一面暗骂自己反应慢,一面也连忙同声恭维,人在东江不说上司的功绩,是怕别人注意不到自己的外镇出身么?

“朝廷任命毛军门为平辽总兵官。”张盘微微一笑,双手分别拉着两个面色狐疑的人:“至于为什么不叫平辽军,在下慢慢给两位解释,城内已经准备下了宴席为两位将军洗尘,请随我来。”

入城以后,张盘就脱去铠甲穿上了胸口绘着棕熊的深蓝官服,头上脚下也换上了乌纱皂靴,腰间更有一条崭新的银纹玉带。

孔有德的三千辽民家家带孝,也被旅顺的明军安排去吃饭、休息。

洗尘宴上有些米酒,还有新鲜的鱼虾和一些菜果,这些天来吃糠咽菜的黄石和孔有德当然是吃得满嘴流油。尤其重要的是,这顿宴席还有醋、糖,菜肴用的也是海盐,更是让两个连盐巴都没得啃的人吃得甚是高兴。

席间他向两个人敬过一轮酒,孔有德自然是一饮而尽,还连干了三碗,而敬黄石的时候,他却只是意思了一下,连声说“不会”。

孔有德看着埋头吃饭的黄石,自觉吃亏的他忍不住大骂道:“兄弟你真是饿死鬼投胎一般,酒能占得了什么地方,又不是明天就没得吃了。”

此时黄石嘴中还塞满了食物,嚷嚷着让人听不清楚的话,连比带化地打着手势试图辩解。

“无妨,无妨。”张盘笑着扫视了风卷残云一般的二人,又连忙叫亲兵再去端热菜来,心目中黄石原本的刚硬形象也变得模糊了。

刚开始吃饭的时候黄石、孔有德二人还穿戴整齐,滚烫的饭菜很快就让两个胡吃海赛的家伙满头大汗。他们纷纷脱去盔甲,松开腰带。两个人打着饱嗝放下碗筷前,张盘一直很斯文地等待着他们,没有和他们说什么话。

先开始和张盘搭话的是孔有德,聊起来旅顺的一路,孔有德满脸都是自得的神情,听他讲述这一路的指挥,张盘也暗暗佩服。两个人说了很久,黄石才叫饱了,让人送碗加盐的肉汤给他消食。

听到孔有德一直喊黄石“兄弟”而黄石则一直用“大哥”相称,张盘就问了起来,得知二人义结金兰后连忙也是一番恭喜。

孔有德一直拼命给黄石脸上涂脂抹粉,看似漫不经心的张盘也轻描淡写地问了几句,但句句都问在关节上,很快就搞明白谁的功劳更大些。

黄石看孔有德脸越变越红,知道他是怕自己没有大功劳不好听。其实有了广宁一战,黄石已经没有丝毫担心。

黄石虽是心存感激,但见孔有德只字不提自己粪坑将军和洗澡将军的名号,心里却是暗暗叹息这个时代的名将见识也不过尔尔,这种足以流传后世的军中卫生制度,才真的是怎么说也不为过的大功绩。

说道后来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了辽东的局势上面,孔有德和张盘都是这个时代的一流将领,黄石更有后世的大量知识,三个人各抒己见,所见之深、料敌之远自然不是广宁文臣集团所能望其项背。

三个人一致的看法就是明军暂时还没有和后金在地面争雄的能力。所以话题很快又转到了海疆问题。比如旅顺在中国传统意义上看不过是一座孤城,深入敌后千里,但是依仗从皮岛送来的源源物资,这里不但没有任何孤城的迹象,反倒活力充沛。

“毛军门计划以海为疆,沿辽海各岛和辽东沿海城堡构筑一条防线,只要建奴一天没有水师,那么这条防线一天就固若金汤。”张盘言语颇为自信,神情也很是自得。

“毛军门雄才伟略。”孔有德低声恭维了一句,他初到旅顺,此时还被传统的军事思路左右,所以看到旅顺陆路断绝,周边千里都是充满敌意的土地,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对孔有德这种担心,张盘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作为一名传统的中国军官。他也不是很清楚该怎么解释——兵法中这种孤城死地反倒能具有向外扩张的能力。

实际上张盘自己也还没有想通这个道理的,就决定让孔有德在未来去自行体会:“唯一可虑的就是建奴的禁海令,建奴下令沿海十五里不许住人,渔民一律迁往内地,这给我军收集物资和人员带来不少麻烦。”

“这倒是张大人多虑了。”作为一个后世的人,黄石对海权有着深刻的意识,他完全没有孔有德的那种不安:“建奴这样做就等于放弃了和我军争夺海疆,真是愚不可及。”

“愚不可及?”孔有德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黄将军说说,末将觉得这招很是毒辣啊。”张盘也立刻聚精会神地看过来,毛文龙建立了一系列孤零零沿海据点,黄石是张盘见过的第一个对此毫不担心的军人。

这个时代的中国人还不能理解制海权的重要意义,黄石知道他表现出的信心,会是很醒目的一件事情:“建奴这么做,就等于放弃了对海岸的控制,等于昭告全辽:只要逃到沿海十五里内,就是大明的天下了!”

黄石大笑着说:“辽海千里海岸,怎么控制得过来?这是其一。”

“其二呢?”张盘立刻追问。

“其二,还是因为千里辽海海岸,我军要派遣细作进入辽东,处处可以下手。建奴不过五、六万丁,怎么看守得过来?还有其三。”黄石沉吟了一下,掉头问孔有德:“大哥觉得其三是什么?”

(第一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