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九节

第一排后金骑兵踏入了明军阵前百五十米。

孔有德挥了一下手,他身后的红旗摇动起来,所有看着红旗的明军军官同时下令,所有的弓箭手瞬间放飞羽箭,后金几个骑兵倒了下去,他们默默无声地慢慢加速。跟着就是紧张的上箭,拉满,松弦,又是十几个骑兵掉下马去。

后金骑兵在承受了第二次打击后,再次加快了马速,同时紧紧并拢成紧密地马列冲上来。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明军的火枪手齐声发喊,人人向前踏上一步,点响了手中的三眼火筒。

巨大的响声和腾起的烟雾引起了一片马嘶声,后金前排的马匹惊得纷纷乱转,在明军阵前两米处止步不前。明军所有的弓箭手射出了最后一箭,人立起来的马匹纷纷被利箭射穿了马腹。

前排的枪兵在一片箭雨掠过头顶之后,也纷纷挺枪突刺,在那些马身上扎开一个个血洞。后金第二排的骑兵也在此时跃过前排人马,撞进了明军的圆阵。被撞到的明军纷纷飞向后方。一匹匹倒下的马翻滚着,在人群中碾出一条条沟纹。

失去冲击力的后金骑兵立刻闪向两边,从马上摔下来的后金武士也都连滚带爬地向两侧让开,让后面的高速骑兵从他们撕开的缺口连绵驶入,向着孔有德的帅旗冲击,然后再闪开,后排继续冲击,如一波波惊涛,连续拍打在明军的战阵上。

转眼间后金骑兵就把明军的圆阵从边缘撕裂到核心,孔有德、黄石眼看不好,顾不得招呼就各自跳向一边。黄石沿着山坡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来,看着孔有德的红旗被砍倒,摇晃着轰然倒下。

赢了,后金指挥官也同时在心中欢叫着。

明军指挥旗倒下的瞬间,两百后金武士都高声欢呼起来,根据他们的经验,有秩序地战斗到此就结束了。干脆利落地切割开明军的阵型,以数人死亡、数十人负伤换来明军的崩溃,像教科书一样经典的胜利,剩下的工作就是追杀溃兵了。

明军有秩序地抵抗确实到此就结束了,这些士兵一路奔波,眼看离旅顺只有一不之遥了,他们的家人还需要掩护,也还在等着他们。红旗倒下了,每个士兵都感到最后的希望被无情地击碎。

黄石已经手撑着地跪起,半张脸都是沙土,全身都狼狈不堪。在皇太极面前奴颜婢膝;在孙得功面前曲意献媚;然后就是逃亡,逃亡,还是逃亡;每件事情都陪着一万个小心;把所有的委屈和不满都压在心底。难道还是要死在这里,死于乱军之中么?

单膝跪地的黄石猛地抽出长刀,把白刃笔直指向前方——永远靠阴谋害人;总是凭借卑鄙取胜;算计天真的少女;屠杀无辜的百姓;像丧家之犬一般地被追逐;如果我黄石命中注定要丧身此地,那也要像男子汉一样正面战死沙场,绝不甘心,绝不逃走,绝不投降,绝不认输。

黄石彻底失去了往昔的冷静,巨大的挫折感让他再也不能镇定地思考,愤怒的咆哮冲口而出:“来拿吧,有种就来拿我的首级吧,我绝不死在此地!”

黄石弹身而起,跃向了红旗的方向,一篷耀眼的刀光如影随形,他身旁的明军一愣,也都拼命呐喊着跟上:“绝不死在这里!”

这绝望的喊声如同水波一样在明军阵中传播,和后金士兵的想象的不同,圆阵各个岗位的明军官兵不但没有四散逃跑,反倒一窝蜂地涌向丘顶。

后金士兵的意志此时已经松懈了,士兵们喘着粗气等待着明军的崩溃,还有人已经掏出匕首,跪下开始搜索明军士兵的首级。没有想到明军从四面八方乱哄哄地挤过来,弓箭手也都抛下铁弓,像挥舞短剑一样地举着羽箭冲上来……

六百多人在小丘上舍死忘生地战斗着,双方都咬牙切齿地混战着,每一刻都有人咒骂着倒下,每个人脸上都挂满狞笑,他们此时也只有狰狞如魔鬼的笑容。

黄石奋力挥动着自己的佩刀,和面前一个后金武士厮杀在一起,他猛烈地吸着气,然后大喊着把气呼出去。每一次呼气都是一声狂怒的大喝,黄石如此,他的对手也是如此。

现在站在眼前的后金武士是个敏捷的战士,灵巧地躲闪着黄石的一下下地重劈。但是黄石终于靠体重和身高的优势渐渐压倒了对手,他把那个后金士兵渐渐逼入死角,周围都是人——他挤住了。大喝一声劈下去,被这杂种挡住了!再劈、再劈、再劈……

站在脑袋被劈掉了的后金武士面前,黄石感觉自己的状态从来没有这么良好过:他感觉自己现在好像一个无所不能地大力士,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杀戮的欲望;他觉得自己的双臂和大腿如同钢铁浇铸一样坚定有力……

不知道劈了多久,不知道劈过多少人,黄石身边再也找不到一个后金士兵了。头顶上,孔有德的旗帜再一次飘扬在风中,黄石呆呆地望着那骄傲的大明红旗,目光下移,旗杆竟然就握在他手中。

帮边两个士兵接过了旗帜,黄石退了两步,鲜血淋漓的长刀无力地垂下,不知不觉地从湿润的掌心滑落。涌泉般的汗水流下额头,他眨着眼睛甩了甩头。

胜利了么?

两个臂弯不由自主地弯曲向前胸,如同几百万年前的祖先一样,黄石仰头向着苍穹发出一声长嚎。这嚎叫如同饱尝血腥的兽类一般,充满了原始的野性,那是人类语言所无法表达的兴奋和喜悦。

痛快、痛快!这喊叫还在持续,直到全身的力量都失去了,这畅快淋漓的啸声才渐渐嘶哑。黄石脑袋沉甸甸的,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控制,疲惫如同潮水涌来,无穷无尽,无边无际,

身边的明军鸦雀无声,投过来敬畏的目光,在他停下后片刻,这些士兵突然也齐声大叫,一个个拼命挥舞他们的武器,向黄石声嘶力竭地欢呼着。

黄石晃悠悠地向山下扫了一眼,一批批后金士兵正在奔跑着远去,后面还有些明军在追,领头的似乎是孔有德。余光中,明军开始翻看倒地的后金士兵,他们把还有一口气的杀死,并把他们的脑袋切割下来。

软弱感终于没过他的头顶。黄石缓缓跪倒,双膝沉重地落在地上,头也无力地耷拉在胸前,呻吟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似乎有手来拉他,

“让我休息一下。”

手缩回去了。

跟着一个后仰躺倒,头盔沉重地砸在地面上,手指似乎也触到了流淌着的温暖液体,但黄石已经懒得动一下手指,把它们从血泊里挪开,黑暗中好像有人走到了身边。

“黄将军在这里。”一个声音说。

接着有人摸了摸他的身体,又是一个声音响起:“黄将军负伤了。”

黄将军是说我么?我受伤了么?黄石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就感到有人撕扯他的军服,一阵剧痛从腰间传来,让他大吼了一声,一下子清醒了好多。

“没事,几处皮肉外伤。”熟悉的声音传入黄石的脑海,他睁开眼,面前是一张满是污物的大花脸,发梢上正一滴滴掉落着红色的汗水。孔有德呲牙咧嘴地朝黄石笑着:“兄弟你就是多流了点血。”

“我们胜利了?”黄石喃喃地问道,似乎这是一场梦境。

“胜利了!侥幸得很,但是我们赢了。”孔有德弯下腰,用力地抓住黄石的双肩,唾液喷了他一脸:“大胜啊,兄弟!”

另一侧的孔有德也没有闲着,他组织起亲兵队,结成战阵反击,一步步把后金的战线打弯,从两边完成了夹击,最后还冲下山追击,彻底打散了后金的队伍。

超过四十名后金士兵当场死亡,过百负伤的后金士兵被占据战场的明军杀死,只有不到百人逃走。明军方面也战死了数十人,半百重伤,轻伤不计其数。

包扎好伤口,黄石感觉自己走路都有些头重脚轻了。右手捂着嘴,下唇正火辣辣地疼,上面的肉不知道什么咬掉了一块。他蹭到孔有德身边,后者正眺望着北方。

“好危险啊,”黄石感慨道:“要是全军都在,就不会这样了。”

孔有德笑道:“让我做刘备?你可不是赵子龙!”

几千平民要是被上百骑兵粘住了,那真就是一步也走不动了。分兵虽然是兵家大忌,但前军却不可能不留下近半兵力,否则后金军万一分兵绕过后队威胁军属,那军心瞬间就会崩溃。

总的说来,后金的机动力优势迫使明军分兵,获得兵力集中的好处。明军成功地把后金马队的机动力降到了步兵水平,并保证了平民的正常行进速度,还通过分兵取得情报上的优势。

“又是半天,前队应该安全了吧?”

“基本安全了。”

“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孔有德爽朗的笑声响起:“那还用说,当然是尽快逃走。”

黄石看着孔有德的笑容突然冻结在脸上,孔有德眼睛中显露出的恐惧顿时让黄石如坠冰窟:

指着远方腾起的烟尘,孔有德轻声自问:“又有建奴来了么?”

(第十九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