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八节

一天有惊无险地度过了,晚上军队的士气也一下子变得高涨,虽然速度受到了不少影响,但是大家也向南方跨了一大步。这些士兵虽然为了家人拼死断后,但是毕竟大家还是不想死的,孔有德和黄石巡视军营的时候,士兵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向他们致敬。

天明后孔有德仍然有条不紊地养足士兵体力才出发,第二天又平安地过去了,晚上再次扎营的时候孔有德也露出喜色,冲着黄石笑道:“离旅顺明军又近了一步,离建奴又远了一步。”

“全靠大哥了。”

“全看明天了。”孔有德沉吟了一下:“白天如果没有事情,明夜就不休息了全力赶路,几百建奴应该不敢逼近旅顺的。”

天亮造饭,饭后出发,第三天的开头和前两天并无什么不同。斗志昂扬的明军出发后就向南急奔,骚扰两天毫无成效的后金军也显得有些士气低迷,有气无力地远远跟着,连过来射冷箭的劲头也没有了。

后金骑兵方向猛然响起欢呼声,被惊动的明军纷纷回头,在北方两军视野尽头出现了一支马队,正在快速地向他们驶来。

“看什么,不许回头,继续前进。”孔有德暴怒地大声命令,他拨转马头赶到队伍的一旁向北方眺望,黄石也默默地骑马来到他的身边。

“多少人?”

“一百,也许一百五。”孔有德眉宇间全是忧色,明军士兵不停留地从两人马边走过。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孔有德没有立刻回答黄石,而是招手唤来剩下的所有骑兵:“迅速向南方侦查,几里内有什么丘陵、河流。速速回报!”

“大半个时辰,他们也要积攒一下马力,所以有一个时辰,也许更少。”孔有德看着北方对黄石喃喃说道,他们身后的后金军队已经在转变阵型。

尾随他们两天的后金骑兵第一次排出了紧密队形,逼近到明军背后二百米处,面对冲击队形的孔有德再也不能好整以暇地行军了。明军分成两队,冲着敌军延展成长列。

随着军官的号令,前排的明军挺着长矛掩护弓箭手,弓箭手齐刷刷地把铁弓指向了天空。后金马队见状纷纷散开,明军暴风雨一样的弓箭没有伤到几个人,趁他们后退,前排明军也快速向后跑。

后金后退一段就开始整队,就算有几个人掉下马去,在后援的威胁面前,明军也不能过去收割生命。

明军交错撤退,一次次把后金队形逼散。

时间在紧张地对峙中一点点地过去,孔有德望眼欲穿的侦察兵终于赶回来了。

“大人,绕过那个树林后,”侦察兵满头大汗地指着数里外的一片林子说:“西南有一个小山丘,方圆百丈,高五丈。”

“太矮了,”孔有德狠狠地一甩马鞭:“不过总比没有好。”

“大人,东南十里外还有一个丘陵,似乎有十丈高。”

孔有德看看了再一次聚集成紧密队形逼上来的后金马队,又看了看几次交替后开始喘粗气的明军士兵,箭也消耗了很多:“来不及了,去那个小丘吧。”

命令传下去后,明军分成四队,不再射箭而是快速地交替后退。

“危险,危险,”孔有德用只有黄石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着,后金军现在能保持着紧密队形跟在明军后队百五十米远:“不过他们后援马上就到,应该不会冒险突击吧。”

明军退上丘陵后孔有德和黄石都是大大出了一口气,四百明军把他们团团包围在中心,两队后金骑兵在他们面前合兵一处,总数约有二百四十之多。

“兄弟,这可能就是我们的葬身之地了。”孔有德跳下马后拍了拍黄石的肩膀,“你真不该陪我留下啊。”

黄石本来正在琢磨历史是不是再次改变了,孔有德这话一下子把他的豪气激发出来,黄石大笑着说道:“大哥说笑了,小弟能和大哥同年同月同日死,不胜快哉。”

“好,能和兄弟同死,哥哥也是欣喜非常啊。”孔有德用力握了一下黄石的手。

黄石突然鼓足气力大喝:“众将士听着!”

“我们的亲人早走了一步,他们离旅顺已经不远了。诸君,只要我们在此坚守一个时辰,几千父老乡亲离旅顺就近了一个时辰。我们只有死在此地,我们的父母妻女才可能活着到达旅顺……”

所有的明军士兵都静静地听着,山下的后金骑兵正在休养马力,他们似乎也聆听着风带去的演讲声。声情并茂地讲了很久,黄石最后用喊得口干唇焦:

“为了父子兄弟,为了妻女姐妹,诸君努力!”

山上的明军在片刻沉默后,一个个把武器举过头顶,奋力齐声高呼:

“为了大明,为了圣上。”

很标准的回答,黄石停下来喘气了,孔有德轻笑着对他耳语:“很好的讲话,无论是对我军还是敌军。”

接着孔有德又低声问道:“你觉得建奴听到了么?”

“我们马上就知道了。”黄石把目光投下了山:“我只知道,如果他们没有听见,我们就是死人了。”

山下号角响起,后金士兵已经开始整队。黄石看着后金摆开攻击姿态,心中不胜喜悦。孔有德脸上也露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容:

“一听见有几千人的百姓,还有妇女,这些禽兽就再也忍耐不住了。太好了,只要杀伤百人,我们就可以继续撤退了。”

明军按照纪效新书的规范,严整地排出一个防守的圆阵,最外围是半蹲着的枪兵,他们身后是那些装备三眼火筒的火枪手,再后面是弓箭手,前排平端着弓,后排则指向半空。最后是到刀斧手,他们随时准备上前投入肉搏或砍杀敢于后退的枪兵。

后金方可能是因为兵力问题,最后都集中在小丘一面。孔有德和黄石稍微商量了一下,两人都缺少和后金精锐野战的经验,他们觉得还是以不变应万变。

明军的圆阵屹然不动,背面的士兵也都坚定地望着空无一人的正面。

号角终于再次响起,后金骑兵纷纷动起来,到了四百米左右就开始加速。

“开始了。”黄石在心中默念。

“来吧。”明军士兵也都在心中默念着。

(第十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