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七节

孔有德嘴上说得轻巧,实际还是派了一百好手去。那些后金士兵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大胆的明军了,被明军打了个措手不及,更大的失误是他们面对优势的明军还企图抵抗,误以为明军会很快溃散。结果就是只逃走了几个伤势不重的,剩下的统统就歼。

这次胜利让孔有德部下士气更加高涨,只不过未等他们从喜悦中清醒过来,黄、孔二人就给全体军民泼了一头冷水。

孔有德简要介绍了一下目前面对的险恶局面,然后就宣布了他的命令。骑兵保护难民群迅速转移,步兵殿后。

“父子皆在军中者,父留。兄弟皆在军中者,兄留。家中独子者,随大部队撤离。”孔有德的安排和信陵君当年的安排正好相反,因为这次殿后是九死一生的任务,留下的士兵必须要有为家人安全脱离而不惜一死的觉悟。

四百名被确定要留下来的士兵纷纷和家人告别,营地里先是零星响起几声哭泣,然后就是震天动地的嚎啕声。大家虽然伤感,但是也都知道时间紧迫,四百士兵目送着他们的亲人连夜离开后,就奉命立刻休息。

“黄将军,你确定要留下?”孔有德对黄石坚持不撤离非常吃惊。

“是的,孔兄干冒奇险殿后,黄某不才,也要陪上一段。”黄石不知道大部队有没有危险,但是他可知道孔有德历史上是能活着离开的,所以观摩的机会不能放过。骑兵交给了手下,黄石孤身留下,连亲兵都没带。

“黄兄弟高义,”孔有德不知道黄石心里的这些算盘,感动之余他忍不住拜了黄石一礼:“孔某以前觉得将军见面不如闻名,心里对将军还是有些想法,可是患难见真情,真是愧杀孔某了。”

黄石的脸上全是宽厚的笑容:“好说,如果孔兄真的抱歉,到旅顺请兄弟喝酒作赔罪吧。”

“一定,一定。”孔有德忙不迭地答应下来,鼓足勇气说:“贫贱之交不可忘,今天黄将军与某生死与共,所以某想趁还活着的时候和将军义结金兰,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黄石闻言大喜,孔有德这样的猛将他本来就是刻意结交,难道还留给皇太极不成?虽然皇太极留下的压迫感仍然力道十足,但黄石潜意识中仍把他当作了命定的敌手:

“孔大哥所言正是小弟心中所想,能和大哥结拜,小弟真是死都瞑目。”

当下二人就捻土为香,结为异姓兄弟。对无神论者黄石来说发毒誓犹如放屁,可孔有德听他语气内容真诚无比,心中却是欢喜感动。

第二天到了上午时分,仍然没有观察到后金骑兵大至,孔有德、黄石心里有数:今天多半后金主力还到达不了。士兵体力此时也已经养足,人人也都不肯留在原地等死,于是焚烧了军营开拔,希望日落前能赶些路出来。

可是军队走了没有几里地,就看见有近百后金骑兵从后方迫近,他们呈分散队形从两翼迂回,很快就遥遥形成三面包夹的局面,然后就缓缓向中间的明军压迫过来。

黄石自然还是有马骑,这期间他一直注视着后金军队的行动,看到敌军靠得越来越近,手心里已经是不渗出汗来,握着马缰的手也痉挛起来。

孔有德看出黄石的紧张,拍马过来轻声说道:“二弟不要紧张,大哥但有一口气在,也要护得兄弟周全。”

“多谢,让大哥见笑了。”

孔有德又点点头安慰黄石一下,然后大声下令:“保持行军队形,外围举盾,弓箭手戒备!”

明军士兵齐刷刷应是,队列仍然保持着一米的间隔,最外层的士兵纷纷把盾牌抗上肩膀,冲着后金骑兵游弋的方向,再内一层也都换上手持弓弩的士兵。队伍变换完队形后继续大步向前,对两翼和身后的后金骑兵视若无睹。

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黄石对弓箭的威力也算是有所了解了。骑兵一般都配两种弓,适合骑射的短弓射程也就只有五十米到七十米,精确射击要到十米左右。另一种大铁弓和步兵弓射程相当,足有一百五十米之远,在五、六十米就可以进行精确射击。

那些后金士兵也很清楚明军步兵弓的威力,在六十米外散得很开,远远射过来零星几箭。因为明军保持着一米间距的行军纵队,这些箭大部分都落在无人处,偶尔一两只飞向某个士兵的箭也没有什么劲道,被举盾的士兵轻松挡开。

远远地骚扰对明军行军速度影响不大,有个别后金士兵就试图靠得更近一点儿,每当这种人接近到五十米内,两三个明军弓箭手就越列而出,举起铁弓向他们瞄准,把冒进的骑兵逼退后再快步跟上队伍。

虽然明军没有发出一支箭,但是外围举盾和持弓的士兵还是渐渐显出疲态,随着孔有德一声令下,明军内外交换了位置,外面的士兵纷纷退到内层,放松了戒备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内层的士兵外移,把盾牌上肩。如此反复,骑射的威胁竟然不能拖慢明军脚步多少。

黄石看得又惊又喜,赞叹道:“大哥指挥若定,小弟佩服之至。”

孔有德微微一笑,用马鞭虚点了周围的军官一圈:“这些大都是跟随我多年的老部下,铁岭失守后,他们和我一起逃往广宁。这里如果是你的军官,估计早就阵型大乱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让你的骑兵先走的原因之一,军队中将不知兵最为可怕。”

黄石想了想又问道:“我们队形这样分散,如果建奴突然冲过来,如何是好?”

孔有德哈哈大笑:“大哥倒真希望是二弟在指挥对面的建奴!他们队形疏散,一个个冲过来不过是弓靶子而已。要真想冲阵需要先集结在一起,有这个排兵布阵的时间我军早已调整好阵型了。”

“如果他们布好阵,和我们对峙,我们岂不是就走不了了?”

“一百骑兵排成密集阵势,我四百人以百人长矛戒备他们足够了。然后用弓箭攒射,一下子就能放倒十几个,还是只能散开。如此反复几次就再也不够成威胁。”孔有德说话间又往后面地平线望了望:“他们区区百骑人太少了,”

“兄弟不看兵书啊。”孔有德说完又微笑着摇摇头,语气里还有些许责备:“练兵、口令、侦查、行军、应对骚扰,戒备推进等等,这些《武经总决》、《纪效新书》上面都有啊。”

“小弟看过《孙子兵法》!”

“那是文臣才看的,不是写给我们武官的书。他们决定该打什么仗,而我们要打赢这些仗。”

黄石一下子默默无言,眼下他确实需要看看这些战术兵书。

“虽说步骑难敌,但是只要我不犯错,靠只有我军四分之一的骑兵还是奈何不了我的,”孔有德说话的时候脸上喜忧参杂,他又一次看看了身后的天地交际处:“只要他们没有后援,你大哥还是不怕的。”

(第十七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