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六节

“怎么了?”

“跟踪我们到晚上的那几个后金骑兵恐怕是大部队的斥候。”

“为什么?”黄石也吃了一惊,他们的纵队太过于显眼,绕过海州以后,周围就总有一些后金骑兵在打转,最初几天的不安过去后,黄石也习以为常了。

后金地方的堡垒一般也就一百左右的驻军,他们只有坚守的能力。而在明朝这种通讯水平下,后金地方驻军想集结起来攻击并非易事。

“他们是下午才来的,而且一直离我们很远很远,好像不敢靠近。”孔有德见黄石仍然是一片茫然的样子,就进一步解释起来:“如果是附近堡垒派出的预警部队,那么上午就会来。”

“也许是来得晚了。”黄石琢磨着孔有德话里面的含义,额头开始流下汗水,他对自己战场嗅觉之迟钝感到震惊,不过,绝不会有下一次了。

“不,一般的预警骑兵为了便于观察我们的举动,会靠得比较靠前。这几个为什么离得这么远呢?我想有两个原因,首先,他们只要盯住我们的大概方向就可以了。其次,他们赶了一上午的路,甚至昨天也是赶路来的,所以马力不像其他预警骑兵那么充沛,他们怕靠近了会被我们的骑兵追击而跑不掉。”

“那你认为他们大部队有多少人,什么时候到。”

“我不清楚,但是斥候今天下午到,那么建奴主力怎么也得明天才能追上我们。”孔有德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大拇指,简单介绍了一下兵书上的记载,骑兵喜欢在晚上养足马力,清晨进攻。

他们分析得出结论,如果今天晚上后金赶到了,就会明天一早进攻,不然后金主力就会正常行军,明天晚上早早扎营,好好休息一番,后天清晨进攻。

“总之就是这两天了。”

“可是以大队民众的速度,到旅顺还需要五天左右。”黄石也明白当前形势险恶,大部分平民都没有武器。

和黄石的嫡系不同,孔有德的地方驻军都有家属,所以他们决意留下部队断后,计划阻止后金军队三天,掩护平民撤退。

黄石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他终于还是不好意思说先逃走:“明天全部骑兵留下,掩护大部队脱险,骑兵也可以凭借马力逃脱。”

“不行,”孔有德断然否定了这个想法:“骑兵防御能力差。再说人数太少,如果敌军派出二百骑兵绕过骑兵追击大部队。那么后卫不敢截击,大部队还是会被拖住。所以全部步兵都要留下,骑兵跟随大部队走,防备可能的小股建奴。”

“敌军绕过步兵怎么办?”

“不会的,敌军不清楚我军兵力,如果贸然绕过,可能会陷入两面夹击,分兵绕过更危险容易被我们在中间的主力各个击破。而且骑兵在前队,只要主动出击驱散建奴侦骑,就可以截断情报。”

黄石觉得他发现了孔有德的一个致命漏洞:“如果敌军有一千骑兵,分成两队呢?一队追击前队,一队摧毁后队。我们就算步兵全部留下,还是打不过任何一队。”

孔有德瞪着眼看着黄石,似乎他脸上有什么古怪:“如果有一千骑兵,我们现在还讨论什么?怎么部署都是死!建奴只要有五百骑兵以上,我们就死定了!”

黄石心理斗争了一番,终于还是让好面子的心理占了上风:“那你告诉我计划吧,我不知道怎么指挥步兵对抗骑兵的追击?”

“你说你要留下?”孔有德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是啊,难道你留下?”黄石奇怪地反问。

“当然是我留下,让你留下我也逃不了,”孔有德直愣愣地说,没有发觉他的话很伤人:“所以你先走,只要你能带平民跑掉,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就行。这样我行动起来也就容易多了。”

面红耳赤的黄石正要在争辩两句,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大声喧哗,接着就是孔有德的一个亲兵在外面喊叫起来:“敌袭,敌袭!”

孔有德和黄石同时心头一紧,同时喝道:“进来。”

那亲兵撩起帐篷就跑进来,对着黄石匆匆一礼,就冲着孔有德报告起来。大约有二十名左右后金骑兵袭击了营地左近,杀害了一些砍柴、打水的平民,营地外围的军队已经自发集结起来,这个士兵来请示是否立即出动,去驱散周围骚扰的后金骑兵。

“不急。”孔有德说完就思索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了黄石一眼,断然下令:“坚守营地,各队严禁擅自出击。让周围的百姓都退回来。”

“是。”那个士兵大声回答,向孔有德行了一个郑重的军礼。

黄石看着孔有德部下的表情,心里尽是怪怪的味道,这些天他有种感觉,自从被孔有德打得一败涂地以来,他的部下就越来越倾向于对自己的命令提意见,哪里有孔有德部下这种不折不扣执行命令的精气神。

情报流水一般地不断报来,营帐外面看来就是那二十几个骑兵,他们绕着圈地杀伤外围的劳作平民,还把死人地首级挑在枪上,站在弓箭的范围外大声嘲笑里面的明军士兵。

“骄兵悍将,”孔有德冷笑起来:“区区二十几个人就敢在我大军周围这样肆无忌惮。”

“他们有骄傲的理由。”黄石不带任何感情地补充,这些敌兵看来是后金中央精锐。

几年以来,明军见到后金部队就溃不成军,每次交战都是一比十几、一比几十的交换比,几十个后金兵就敢赶着成千上万的明军跑。所以也外面的后金骑兵这么嚣张倒也不足为奇。

“他们已经杀伤了我好几十百姓。”孔有德又是一声冷哼。

“所以他们会变得更加骄狂,”黄石明白孔有德在想什么,“我军不敢出击,在他们看来也是再正常不过。”

孔有德冷冰冰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黄兄弟继续说,看看和某想得是不是一样。”

“好,我以为他们很快就会确认我军也不过是无胆鼠辈,和其他明军一样。他们现在不惜马力、体力瞎折腾,到了晚上就会非常疲倦,更不用说他们还赶了一天的路。”

孔有德抚掌大笑:“黄兄弟和某想到一起去了。”

“英雄所见略同,”黄石也哈哈一笑:“今夜的夜袭就让小弟去吧。”

“杀鸡何用牛刀,二十骑兵而已,去五十人算是看得起他们了。明天我们可能要遇到真正的危险,今夜黄兄弟要好好休息才是。”

(第十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