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五节

第二天,孔有德宣布,从今以后两军就统一指挥了,孔有德为正,黄石为副。行军打仗等问题由孔有德负责,安营扎寨这种后勤问题向黄石请示就可以了,这样黄石匪帮和孔有德匪帮完成了合流。

黄石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全军都要修行军厕所。毫无疑问,黄石粪坑将军的名号一定会变得越发响亮。其他的东西也迅速传入孔有德匪帮,比如小调。

整编以后,黄石篡改的小调迅速流传,现在整天都能听到一批人操着南腔北调唱《邻家的姑娘》。在孔有德军中,这改版的流行歌曲也最受欢迎,让黄石不禁联想起二战苏军喜爱的喀秋莎和德军喜爱的丽丽玛莲,看来军人枯燥的生活让士兵们都喜欢这种略带忧伤、却情愫萌动的曲调啊。

黄石的要求有些出乎孔有德意料,在他看来黄石要求的权利都是些费力不讨好的工作,没有功劳也没有什么好名声。虽然黄石的要求和孔有德猜的不太一样,不过这本来就是没坏处的事情,加上一百骑兵的面子,他还是痛快地答应了。

交出这支骑兵的军权对黄石来说是一个有些痛苦的决定,他完全相信孔有德不会随意撤换这支军队的军官,但这些士兵心目中,黄石的权威无疑会受到影响。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黄石明白这个决定不符合“宁为鸡头、不为牛尾”这个枭雄崛起公式。但他认为自己没有机会在短期内当上枭雄,所以一支忠心耿耿的部队暂时意义还不大。

就像赵慢熊说的,黄石不仅仅关注现在,他更重视未来。孔有德的六百手下和近三千辽民会有长远的影响,作为带领他们逃离辽东的副官会有很大的好处,肯定比一个百人队的正官强十倍。再者,今天黄石主动放弃军权这件事情,未来也会有政治上的收益,最近能看见的就是在毛文龙那里。

如同孔有德的料想一样,后金大军进攻广宁确实导致后方非常空虚,辽东广阔的大地本来也是地广人稀。一路上孔有德不停地洗劫村落和小镇,依托流民为后勤支援的孔有德匪帮效率本不低,有了一队精锐骑兵后更是大增,很多贬为包衣和农奴的汉人也加入他们的队伍。

黄石的几个部下对黄石交出军权不是很理解,其中反应就激烈的就是金求德。在黄石老部下的一次私下聚会中他大声说出自己不满:

“大人,权利是争来的,不是等来的。大人不争也就算了,居然还白送出去,难道大人不知道送出去容易,拿回来就难了么?”

“如果现在我和孔有德下不同的命令,你们听谁的,我的还是孔有德的?”黄石一句话就把金求德问得语塞:“所以我放出去的权利又有多少呢?”

赵慢熊思考了半天:“大人,一时间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潜移默化下去……”

“一时间?到旅顺还能有多久?十天,十五天?”

“大人!”赵慢熊争辩起来:“就算这样,大人也是作为孔有德的副官到旅顺的,就要被他压上一头,不复原来那种平起平坐了。”

“不错。”杨致远和金求德也齐声赞同。

这么一点虚名也要争个高下,怪不得明军一盘散沙。而且为了虚名放弃实利,黄石心里有些生气了,不能对忠心耿耿地部下发火让他更是不爽:“没有孔有德的那些难民,我们受伤的士兵怎么办?我们就要自己出去打猎了,现在是我们有求于孔有德啊。”

杨致远大声说道:“大人,贺宝刀还站不起来呢!”

“难道你想去报仇不成,”黄石闻言大怒:“败了就是败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他能活下来还不是全靠孔有德的人。”

“那是他运气好,沿途招募了这许多流民。”杨致远气鼓鼓地反驳,他对那天的惨败始终不能正视:“如果我们有这么多流民人手,谁把谁打得落花流水还不一定呢。”

故弄玄虚恐怕会让他们和自己离心离德,黄石看着眼前愤愤然的三个千总,决定透露些军事方面的考虑;“我有一个想法,你说的正是我考虑的问题……”

这段时间黄石一直在总结经验教训,他觉得正是因为自己带出来的都是战斗兵,所以战斗力才会急剧下降。纯粹的战斗部队没有后勤单位的支持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他回忆了一下后世的战斗编制,能独立行动的单位都拥有各种支援兵种。

在他的初步设想里,以后修筑营寨、修补桥梁道路将交给工兵去做,押送粮草、整理装备也要有辎重兵,至于医疗兵更是要建设起来,如果有可能黄石还打算招些女兵作护士。

这个宏大的构思他向几个部下透露了一角,不过仅仅这样他们就有些消化不了了。

“大人,运送粮草有民夫,整理装备有工匠、治疗伤兵有郎中,至于修桥补路这本来就是士兵该做的工作。”杨致远担心黄石不清楚大兵团作战。

“是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这些人不是军人,大部分都是临时征集的。”

金求德也是满脸的震惊:“大人打算把工匠、民夫和郎中变成军人?但是平时他们没有用啊,临时征集可以省很多钱啊。”

所谓临时征集就是抓壮丁,抓壮丁当然省钱,但是效果也就会很差,黄石认为把这些单位建立起来的军队才是真正的野战军:“平时进行训练,战斗兵训练战斗技巧,这些士兵训练他们的特殊技能。”

赵慢熊又开始他招牌式的摇头:“朝廷不会养一批不能打仗的士兵的。”

“朝廷不养我养,”黄石慷慨地一挥手:“我们可以吃空饷。”

“吃空饷养民夫、郎中和铁匠?”

“对。”黄石用不容置疑地语气回答道。

面前的三个人都露出了犹豫的神态,黄石知道犹豫会带来怀疑,而怀疑会动摇忠诚。他盯着杨致远问:“你说过永远追随我,现在你后悔么?”

“不,大人。卑职永远追随大人。”杨致远毫不犹豫地回答。

过了片刻,杨致远迟疑着补充:“但卑职还是认为应该把所有的钱都花在有战斗力的士兵上。”

赵慢熊和金求德也用无言表示赞同,封建军队中,下级的一致意见是种很大的压力,因为他们是长官的力量来源。

“明白了,我向孔有德要这份工作就是为了这个想法,不过我还是要看看自己是不是想错了。”在这种压力面前黄石也松了嘴:“如果我想错了,一定会立刻改正,我会要回军权。”

“大人英明。”三个部下一齐躬身称颂。

“哈哈”黄石故作轻松地放声大笑:“现在我们想得那么长远干什么啊,要想这些也要到旅顺后再去想。”

该死的封建军队和封建军官!黄石心中暗骂了一句,等一有机会就要把你们统统改造。

不过正因为是封建军队,所以黄石仍然牢牢控制着他的旧部,他也不清楚自己因此生气算不算“端起碗来吃饭,搁下筷子骂娘”。

对于这样一支流窜的大型匪帮,后金地方军队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中的精华大部分去了广宁,毛文龙在镇江也还吸引着几千骑兵。

黄石一度以为可以就这样一直平安抵达旅顺,直到今天扎营前。

孔有德把他拉到了一边。脸色变得很阴沉:“我们恐怕有麻烦了。”

(第十五节完)

(笔者按:上周是周四没有精华了,当时笔者还说是‘空前绝后’,今天又空前了一把,不知道能不能绝后。笔者可还没有盖精楼呢,请大家赞助推荐票,下周一补上精华。

又按:没有精华,开一个新投票给大家拿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