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三节

吹捧和谦虚进行了一会儿,黄石总感觉孔有德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总是欲言又止。他耐不住性子就直截了当地发问:“黄某感觉孔将军想对我说些话,一定还请直说。”

孔有德又是哈哈一笑:“孔某觉得黄将军也是直率的人,所以就冒犯了。黄将军当然不是第一次带兵,但是今夜有些让人迷惑的地方。”

“请说。”

“请问黄将军知不知道孔某的大概兵力。”

“不知道,不过肯定比我多。”

“正是,这就是孔某要说的东西。”孔有德正色说:“黄将军既然知道敌人强大,就应该举火守墙。黄将军既然知道敌情不明,那么老老实实防守才是正道,计谋这种东西少用为妙。”

看到黄石怔怔地不说话,孔有德急忙说:“孔某也没有带过几次兵,说的不一定对。”

“不然,孔将军说的很对,”面前这个孔有德可是名末的一流名将,他就是说一个人有办法打一百个,黄石也会半信半疑,他赶快抓住机会学习:“黄某还有些问题请教,请孔将军一定为黄某解惑。”

接下来黄石和孔有德聊了半夜,这一路而来,黄石积攒了不少关于行军、安营、侦查的问题。孔有德佩服黄石的气节,所以也毫不藏私地指点一番,天明的时候两个人才尽欢而散。

接下来孔有德自然邀请黄石同行,黄石也觉得跟这种人生存几率要大得多,毕竟历史证明他能活着到东江。

黄石一口答应让孔有德暗自吃了一惊,其实孔有德的邀请只是一个礼貌举动,他本以为黄石手下都是骑兵,自然会独自逃走而不愿意被百姓和步兵拖累。万没有想到黄石竟一口答应下来,孔有德误以为黄石有意留下来帮助自己,感动之余更觉得黄石忠义无双。

黄石的花花肠子不但孔有德没有想到,就是黄石的部下也很不解,他们虽然已经自认倒霉,但是还是对孔有德有些敌意,于是纷纷闹着要先走。黄石马上抬出伤兵来压住他们,说他绝对不会抛弃一个部下。

跟孔有德一起走以后,黄石发现孔有德也不光是出于好心才带着百姓逃跑的,首先孔有德手里的几百士兵不用担心吃饭、扎营问题。其次有个伤病也比较容易得到照顾。

在这种良好的条件下,贺宝刀展示出了小强一样的生命力,他顽强地活下来了。几天后黄石看见他在一个妇女帮助下还吃了一碗粥,知道这家伙的命十有八九是保住了。

孔有德也确实不是单纯出于好心,他从西宁堡逃跑前就想过这个问题,以往明军依托本土作战,食物、伤药都可以指望驻地支持,成为孤军以后这些都不可能就地补充。如果让士兵搜集粮草、从事劳作,那么对军队的战斗力和机动力影响都很大。

孔有德的顾虑正是黄石在前一段遇到的问题,非战斗减员严重不说,每个病号伤员还需要战斗人员去照顾。

孔有德带百姓逃跑就是抱着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的想法,他还觉得后金注意力都被广宁本部吸引过去了,行军稍微慢一点儿也不可怕,这宝他也压对了。

借助白天行军的长处,近三千人的庞大纵队速度也并非非常慢,经黄石多日观察,这支队伍中竟然很少见到老人。

面对黄石提出的疑问,孔有德漫不经心地回答说,无论是出发前还是中途接受的兵民,他都是要进行挑选的。

“我告诉那些老人,带上他们就无法保证他们子孙逃命,所以他们就自愿退出了。”

“退出?”

“离开或者自尽。”孔有德不带感情地回答。

“那年轻人不去寻找他们的父祖么?”黄石的声音高了起来,这个时代的人不是很看重家庭的么?

“寻找什么?大部分都和他们的儿孙告别过了。”孔有德叹息了一声,似乎又回忆起那些生死诀别:“非常凄惨悲伤的场面啊。”

“然后呢?他们就默认了老人们的牺牲?”黄石的嘴巴张得很大,几乎能塞进一个苹果。

“每个人都想活下去,绝大多数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能安慰自己的借口。”孔有德的眼睛充满悲哀,他现在的表情很有些符合黄石心目中的智者形象。

后金占据辽东以来,努尔哈赤推行剃法令,纵容八旗子弟夺取汉民的财产和妻女,用屠刀面对平民的反抗。明军士兵可以没有太大顾忌的投降,但是平民却无人不想着如何逃往大明治下。

“老人告诉他们要为家族留下香火,我告诉他们如果想报仇就要留下性命。”孔有德说完就沉默了,黄石也沉默了。是啊,人有了一个可以安慰自己内心的借口,本能的求生欲望就占了上风,这就是乱世,人命贱如狗的乱世。

和孔有德合流以后,黄石和他部下还是独自建立宿营地。黄石虽然不认为孔有德想并吞他的部下,但是他更不打算对此毫无防备。

而黄石部众本来一直自负广宁军本部精锐,结果在夜袭中被一群地方驻军打得灰头土脸,他们嘴上不说,心里却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现在孔有德的士兵朝他们的每一眼,每一个微笑都被他们理解成讽刺,黄石竭力弹压这种情绪,可是收效甚微,其实他心里也有疙瘩。

今天扎营后黄石往自己的帐篷里一钻,叉开四肢就倒了下去,鼻腔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就打算就此昏睡过去。

可惜天不从人愿。

“大人。”

一瘸一拐的赵慢熊人随声到,冲了进来。

“什么事情?”被打扰了的黄石满脸不耐烦,懒洋洋地依坐起来,他对赵慢熊一下子冲进来也是很不满意。

满脸激愤的赵慢熊粗声粗气地回答:“大人,外面打起来了,孔有德的几个崽子打上门来了。”

说完以后赵慢熊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膛剧烈地起伏。这个样子比他说的话更吓到了黄石。

“和孔有德的手下打起来了?你们还嫌我不够烦么?”

黄石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一边狠狠地瞪着赵慢熊,一边怒气冲冲地把靴子蹬上。抓过斗篷和头盔,黄石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赵慢熊,撩开帐门冲出去。赵慢熊挠挠头,也急忙跟了过去。

斗殴地点是黄石营地边缘,几十个士兵正赤手厮杀成一团,一群难民在圈子外观赏这场好戏,金求德和几个手下一路小跑过来,人手一根棍子,看样子正打算加入战团。

(第十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