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二节

不敢等他们再废话,黄石赶快开始化解部下和孔有德之间的疙瘩,顺便继续消解不良影响,他高声对全体士兵说:“今夜幸好遇上孔将军,不然黄石还自以为知兵,那一天把大家害死都不知道,要说也是多亏了孔将军了。诸位如果想离开黄石这样的废物,石一定不敢勉强。”

“大人言重了。”顿时房中跪倒了一片。

一边的孔有德也听不下去了:“黄将军有所不知,今天也是凑巧了,真的是我们走运而已。”

“明明是我拖累大人才是,明明是卑职没有识破奸计……”赵慢熊拖着那条伤腿爬了起来。他喊到一半,突然意识不妥,连忙改口:“是卑职没有识破孔将军的妙计,请大人责罚。”

“诸位请起,我是主帅,罪责就算不全在我,也是我最大。”黄石用最诚恳的语气叹息着:“只要诸位不嫌弃黄石,我就感激不尽了。”

“愿为大人效死。”

接下来黄石又是一番安抚,同时把部众对孔有德的仇恨化解干净。孔有德则在一边冷眼旁观。结束后黄石请孔有德和他到夜色中聊聊,孔有德也是欣然同意。

两个人躲开众人后,一直若有所思的孔有德赞叹说:“黄将军爱兵如子,果然是大将风范。”

“什么大将?还不是被孔将军打得落花流水。”

“黄将军想不想,嗯,黄将军愿不愿意和孔某探讨一下得失?”孔有德担心黄石恼羞成怒,吞吞吐吐地想找两个比较好听的词。

“正打算向孔将军请教,还望孔将军不吝赐教。”

原来孔有德白天也盯上了这个驿站,想补充些食物和草料。不料被黄石捷足先登,但凑巧的是,黄石他们杀进驿站的时候,孔有德的人正好没有看见。等孔有德监视的人发现驿站冒出火光的时候,黄石他们正在生火做饭,人喧马嘶地被探子把底子摸了个清楚。

“孔某的探子回报有不少建奴骑兵在驿站过夜,,听人马响动大概百人,马更有二百匹以上,孔某想抢这批马,结果伤了黄将军许多手下,惭愧。”孔有德抱歉地笑笑。

听到自己这么粗心被对手摸清了人数,黄石早就是大红脸了,幸好在夜色中看不见:“不知者不怪,那么孔将军怎么知道黄某要在大门伏击呢?”

“这就是误打误撞了。”孔有德哈哈大笑起来,“所以刚才孔某说黄将军过谦了。”

孔有德包围驿站的时候,黄石他们先入为主地认为是后金军包围,所以哨兵自然用汉语对答来麻痹敌军。而孔有德认定里面是后金军,所以就产生了怀疑,认为后金军知道有人来了,所以故意用汉语对答。而且说话的内容是故意麻痹他的——这点他倒是没有猜错。

但是孔有德心里有怀疑,那么黄石想把孔有德引去埋伏点的举动就都让孔有德察觉出来了。他既然怀疑驿站里面有诈,那么等到翻墙进来以后,黄石门口卫兵的种种举止自然全是破绽。

孔有德亲自翻墙进来侦查,他确信黄石是在设套后,就再次翻了出去修改计划,决定将计就计打黄石一个埋伏。

最后进来那几个士兵也确实是用蟋蟀叫联络外面,不过不是黄石猜测的召集人手抢门罢了。恰恰相反,他们是在报告已经引开了守军注意,那几个士兵磨磨蹭蹭打开大门的行为,也是为了争取时间。黄石一伙儿被骗得在前、后门苦苦等待的时候,孔有德的大批兵马已经从其它地方翻墙进来了

“黄将军你看,这不是凑巧了。”解释完毕孔有德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等到孔有德听到黄石的部下统统用汉语呼喊,加上黄石用汉语发布命令,孔有德就怀疑打错人了。黄石部下的表现和呼喊也说明了他们的军队身份,土匪的嫌疑立刻被排除了。等孔有德看清他们不是后金汉军后,马上知道面前也是小股的明军了。

听明白原委,黄石心头也轻松了许多,跟着笑起来。

笑声听了以后,孔有德突然又支支吾吾起来:“黄将军和孙得功那厮是不是,是不是……”

“正是,黄某有眼无珠,曾经和孙贼的女儿有婚姻之约。”

孔有德肃然起敬:“黄将军视荣华富贵如粪土,大义灭亲,勇闯广宁,孔某非常佩服。”

“孔将军谬赞了。”

孔有德迟疑着问道:“听黄将军口音似乎不是辽东人,和建奴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吧?”

“国仇难道不是不共戴天的仇么?”

语气变得更加尊敬的孔有德一边大叫失言,一边大大赞叹黄石的忠义,他感叹道:“孔某本是铁岭矿工,祖父、父亲皆死于建奴手中,所以孔某投军。这次广宁兵败,孔某誓不降虏,还自以为忠义,和黄将军一比,真是有如云泥之别,惭愧啊惭愧。”

孔家本是辽东矿工,也是铁岭暴动的组织者,在后金的报复中死得干干净净,就逃走了一个孔有德,他带着残余的矿工们投奔广宁,当上了地方军官。因为几年来功绩卓著,积功当上了游击,长期的历练让他作战经验丰富。

沙岭一战广宁军精锐覆灭,广宁丢失后周围的堡垒也纷纷投降,虽然孔有德因为父祖的血仇不肯投降,但是他也知道区区一个西宁堡无论如何也挡不住后金大军。于是他先招来全军,假意要投降,然后变脸把最积极支持这个决定的人统统杀掉。

清洗队伍之后,孔有德也不打算去辽西,他父兄大仇未报只是其一,其二他也去不了辽西,西宁在西平堡以东。所以孔有德决定去旅顺,投奔广宁军副总兵毛文龙,他手下军官多是铁岭的老弟兄,又有上次暴动失败的逃亡经验,所以一路流窜,竟然是秩序井然。

和黄石的轻骑不同,他部下有不少步兵,而且逃亡的时候还要带上不少军属。所以虽然路程近、出发早。他和黄石还是在此地相遇了。

令黄石佩服的是,孔有德竟敢带着两千百姓一起跑,而且更是白天行军。原来孔有德料定后金骑兵大多去了广宁,然后自然会追击王化贞、熊廷弼,这样海州一带已经没有多少后金机动部队。

“最多被几个探子看见,自然不敢攻击我六百多士兵。就算他们回城报信,要对付我的部队也需要从几个城堡凑出来,这要用不少时间,我早就走远了,自然也就不了了之。”孔有德自信满满的说。

“不错,孔将军高见。”

(笔者按:果然是反动派不打不倒,推荐票不拉不来。请诸君投票支持,小白作者声嘶力竭中!

又按:某位书友,刷分亦有道,下次请不要这样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