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一节

蓬——

身后一声巨响把石化中的黄石吓了一个哆嗦。

“啊。”

一声惨烈的长叫也从后面响起,接着就是连续的惨叫和呼喊声,黄石立刻看到了自己身前的影子。他猛地回过头,原来后门已经被踢开了,好几根火把扔了进来,还有一簇乱箭闯了进来,被刺穿的几个士兵已经在地面上翻滚起来。

“敌袭。”

“在后面。”

“后门,后门。”

驿站立刻被惊慌的声音充满,靠近后门的士兵试图反击,但是越来越多的火把被扔了进来,有的一直扔到他们脚下,光芒把前门旁的黄石都刺得眯起了眼睛。

又有几个士兵被从黑暗中冲出的飞矢射到,屋子里的物什也纷纷被引燃,血腥味和浓烟冲鼻而来。

每次都是躲在最后的赵慢熊这次一下子变成了前队,大腿上中了一箭,倒在地上翻滚着嚎叫。驿站里已经是一片大乱,后面的士兵在一片惊惶中纷纷向前门挤来。

“不许后退,快整队!”金求德的怒喝声中,人流已经把黄石和他从前门挤了出去。

“盾牌手举盾。”一片喧哗中,杨致远组织了一排向后的盾墙,但是已经有士兵脱离队伍开始逃窜。

黄石一把没有拉住他们,却正好看见空荡荡的大门在风中摇摆,他暗道一声不好:“快关大门!”

不过黄石醒悟得太迟了,就在他大喊的同时,一队举着火把的骑兵从漆黑的夜幕中冲进了大门。

贺宝刀挺着长枪向大门冲去,一抢扎在当先敌骑的马腹上,马长嘶一声就把敌兵掀了下去。贺宝刀看也不看折断的长枪一眼,把手里的枪杆抡了个满圆,大喝一声就又把另一个骑兵从马背上抽下来。但是不等他再发威,几个骑兵已经从侧面冲过,随手一刀就划过贺宝刀的脊背,他一头扎倒在黄土里,眼见是不活了。

几个刚从黄石身边跑过的在几个士兵已经跑到了门口,他们早就抛掉了武器,面对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眼前的敌军,其中一个愣了一下就跪倒在地,高举起双手。

“饶命。”

门口的士兵纷纷效仿起来。而且他们还唯恐喊的声音不够大:“饶命啊,饶命啊。”

但是他们还是被无情地砍倒,骑兵直冲黄石而来,他身边的亲兵纷纷挺刀上前:“保护大人!”

“住手,都住手。”一声叫喊声从门口方向传来,骑士们听到这个声音纷纷勒住了战马,但最近的一匹马停下前还是撞到了亲兵队长马前卒,他跟一张破纸牌一样“攸”的飞起,飞过黄石头顶,嘣得一声撞在驿站的墙壁上,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

黄石这才注意到这些骑士不是后金士兵,而是清一色的辽东杆子。

“传我命令,全军停手。”那喊声又响了起来,骑士们立刻开始分散,沿着木墙大喊:“停手,都停手。”

喊杀声渐渐停止下来,只有火焰还噼里啪啦地响着,混杂着一些惨叫。黄石深吸了好几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注意到自己的几个亲兵双腿还在发抖。

“对面是哪里的好汉?”黄石对着那个下令停手的骑士抱了一拳,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那个骑士看上去大概三十左右,身材魁梧,火光把他满脸的大胡子映成了铜褐色。他直直骑在马上,冲着黄石喝道:“你不是建奴?”

“不是。”

“你也不是杆子。”那个人用不容置疑地语气问道。

“不是。”黄石大声回答。

“我也不是什么好汉。”那壮汉闻言一笑,昂起头大喊:“都收起家伙来,我们打错人了,都过来!”

一片铿锵声音响起,那个壮汉也插上了腰刀,缓缓策马向黄石靠过来。几个亲兵立刻晃动身体,想把黄石掩护住。

“让开。”黄石狠狠推开几个亲兵,都早干什么去了。

那个壮汉看着黄石亲兵的反应,不慌不忙地问:“你们是大明的士兵吧,阁下怎么称呼,官居何职。”

“是,在下广宁军补丁游击黄石。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壮汉呀了一声,脸上顿时升起了一片惊异的神情:“阁下可是击毙叛贼孙德功的那个黄石?”

“正是区区。”

“大名如雷贯耳。”壮汉立刻收起了刚才的傲态,飞身下马站稳,恭敬地用明军的军礼回了一礼:“在下广宁军西宁堡游击孔有德。”

大水冲了龙王庙,暗自庆幸死里逃生的黄石赶快命令手下灭火救人。孔有德也连忙命令士兵一起动手,很快驿站的火就被扑灭,孔有德的手下拿出不少伤药,也赶来帮黄石的部下包扎伤口。

贺宝刀竟然还没有死,背上挨的那刀差点切断了他的脊梁骨。黄石抱起他的时候,贺宝刀就挣扎着企图说话,血沫和沙土从嘴巴和鼻孔里喷涌而出,让黄石看得手足无措。

“贵属真是体壮如牛啊,这样的伤都没有立刻毙命,说不定死不了了,”孔有德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吐点血倒是正常,那刀震动了肺。”

赵慢熊大腿上中了一箭,黄石亲自帮他包扎起来,孔有德也站在一边。自从听说袭击自己的是明军同袍后,赵慢熊一直朝孔有德怒目而视,孔有德期间没有看他一眼,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怒火。

被马撞飞的马前卒死得最悲惨,肋骨和四肢寸寸破碎,内脏从嘴里流了出来,收拾尸体的时候人都是软绵绵的了。

死了十个,重伤了十八个,还有一批被烫伤、踩伤的。喊投降的那几个士兵也活了三个下来,金求德本想宰了他们,但是立刻被黄石喝退。他们三个多多少少也受了点伤,黄石再次亲自动手给他们敷好药。

等伤员安顿好了,黄石冲着全军深深拜了一礼:“黄石无能,拖累大家了。”

一众部下赶快连叫不敢,伤员们里的轻伤者也挣扎着起来回礼。

“尤其是这三位弟兄。”黄石对着那三个有投降表现的士兵又是一礼:“遇到黄石这样的庸碌之辈,真是倒霉到家了。”

士兵是黄石现有的力量来源,黄石绝不会对他们悭吝自己的胸怀。

“大人!”那三个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

(第十一节完)

(笔者按:旧版果然是删了好,前天就有人猜出了这节,昨天更不止一个。)

(笔者又按:前面近二十万字,灰熊猫自以为是用心写了,更新速度也算厚道吧?封推以来的点推比嘛——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如果诸君认为本书值得一张富裕的推荐票,敢请投给笔者。如果不值得,请把不满写在书评区,让笔者有所了解,谢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