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十节

“大人,卑职有不同看法。”赵慢熊突然低声说道,因为情况紧急,所以他也不多礼:“敌人可能是有后援,但是卑职估计已经在附近了,很快就会主动进攻,卑职认为应该打退他们第一次进攻后再寻隙突围。”

“为什么你断定他们会很快进攻?”

“因为卑职想,如果卑职是对方将领,那么后援抵达前不应该这样行动。”赵慢熊分析说如果敌军还在等援军,那么应该藏在远处,现在的行动更像是总攻前的部署而不是侦查。

“属下同意赵千总的看法。”马前卒也插话说:“属下也觉得这像是进攻前的准备。”

人们在想到未来的危急时候有时反倒会忘了眼前的情况,赵慢熊说的话点醒了黄石。黄石在肚子里暗骂了金求德一句,都是他那句“被大兵合围就万无幸理”让自己方寸大乱。

“敌人或许不知道我们已经察觉了,继续麻痹敌军,等敌军进攻的时候猛烈反击,然后突围,举火突围。”黄石断然下达了命令。

“遵命。”金求德和一干军官立刻应道。

“大人,卑职觉得还可以让他们坚信我军没有察觉。”马前卒又抛出一个想法:“属下做贼的时候有句行话叫:投石问路。”

“说说看。”

外面的敌军似乎确实没有察觉到黄石他们有了准备,他们靠近木墙以后也变得更小心,不睁大眼睛几乎发现不了有人在移动。

“趴。”一个东西打到了驿站大门旁的木墙上,驿站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趴。”一会儿又是一声。

左面安排好的一个人立刻制造出一阵巨大的响动,那个士兵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故意踢翻了一个木桶。

“怎么了。”另一个士兵脸冲着墙外大声问话。

那个爬起来的士兵也不说话,动静蛮大地折腾了一番,点起一个火把往墙外张望了一番,黄石看着火光映照得透亮的那张睡眼惺忪的面容,暗暗称赞了一下他的演技。

良久那个士兵灭了火把,离开墙头的时候大声说:“好像有什么动静。”

接着的两次投石问路也被黄石用类似办法对付过去了。终于轮到金求德赶了过来:“卑职那里开始投石问路了。”

“好,”黄石点头,狞笑了一声:“全军预备。”

选定的位置正是屋子的后门所在,大批士兵统统埋伏在屋子里,黄石把门拉来一条缝,偷眼向外面的墙头看上去。

投石问路过去了一会儿,黄石看见一个黑影从墙头探了出来,接着又是几个。第一个黑影落地的时候发出了很细微的一点声音,后面几个在他的接应下也无声无息地下来了。

这个落地地点离大门很远,人影闪动到了正门旁,那里的两个士兵正发出连续的鼾声。看到人影慢慢向他们移动,隐藏在屋子门口的赵慢熊立刻推了身边士兵一把。

“换岗了。”那个人立刻叫了起来:“快起来。”

人影退到了暗处,三个士兵跌跌撞撞地走到大门,为首那个假意踢了那装睡的士兵几脚:“要睡进去睡,也不怕冻死。”

那两个士兵嘟囔了两声,脚步沉重地走回了大营。换上去的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开始小声地谈天说地。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几个黑影就从赵慢熊监视中消失了,重新出现在黄石的视线中。其中一个再次从墙上翻了出去。

“他们出去商量对策了,下面就应该是大批人爬进来,强行抢大门了。”马前卒在黄石耳边小声说到,黄石握了握刀柄,反击的时候就要到了。

过了不久,果然有人影出现,这回的响动也明显大了很多,不过令黄石意外的是:这次进来的只有七个人。

“难道他们就想用这么点人抢大门?”黄石迟疑着悄声问马前卒,

“这也是一种方式,不过比较少见罢了,他们一定把大队等在门口,这几个人打开门栓,大队人马就一拥而入。”老练的马前卒立刻回话;“这么抢劫大户也不是不可以,至少属下用过几次。”

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黄石示意身后埋伏的士兵不要轻举妄动。他向金求德交待了几句,后者领着几个弓箭手蹑手蹑脚地走到前面去了。等人影沿着墙根绕过屋脚后,黄石也指挥大队士兵分成小队埋伏到前门的后面。

“等他们大队进门后,立刻把火把扔过去,然后射箭,跟着一起冲过去。”

“卑职明白。”杨致远点了点头。

这个火把的计划不是马前卒的主意——他只懂得怎么明火持杖地冲进去抢。

而赵慢熊则是挖好坑看着猎物往里面跳的老手,黄石决定打伏击后,赵慢熊献上一条毒计:等敌人大队冲进来的时候,把火把一起扔过去,先晃花一批人的眼再说。而且在黑夜里,这些人也立刻会成为靶子。

又是刚才那个士兵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对着两个还在大门口聊天的士兵说:“你们两个过来,跟我去后面喂马。”

等两个士兵离开后,黄石欣喜地看到那几个影子迅速闪到了大门口,一个黑影看来是为首的头目,他发出了一声蟋蟀叫声,很快门外也回应了一声。

“狗贼,快点来吧。”藏身暗处的黄石默默念了一声,前门的黑影听到回应的蟋蟀声,立刻飞速地落栓下锁,无声无息地打开大门,这麻利的动作看来也是个积年老匪了。

随着黄石举起手臂做出预备的手势,十个士兵立刻缓缓拉满铁弓,稳稳指向大门。再后面的一队士兵也两两一组,一个人双手拿着火石,另一个则端着浸满油脂的火把。

木门终于打开了,他们把大门开到了最大,但是没有想象中大队冲进来的人马。

“他们在等什么啊?不怕哨兵回来么?”黄石满腹狐疑地观察着敌人的举动,等着等着,终于又听到外面又传来一声蟋蟀叫声。

随着声音响起,为首的黑影也当即一挥手。

“终于来了。”黄石觉得自己已经等得满头大汗了。

十几个敌人随着那个手势就冲出门去了,眨眼间黄石眼前连一个鬼影都没有了,寂静的夜空顿时被一阵错乱沉重的脚步声打破。

“他们要干什么?”看傻了的黄石手臂还维持在半空,他身后拉弓预备的射手们也同样呆住了。

(第十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