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六节

村民先把黄石绑起来,然后凑在一起商量怎么处理这注横财,决定连夜押送他去柳河衙门,那里有完善的监狱和铁链,留在村里是夜长梦多,谁也不知道张家会有什么变化。

计划确定就立刻实行,带头押送的正是村长的大儿子。黄石被带出村子时,老张一家都躲了起来,没有给他送行。

出了村口,黄石突然听见后面传来张再弟的喊声:“黄大哥,我爹让我陪你一程。”

张再弟右手举着一个灯笼跑过来,左手还抱着一个坛子,等他跑到近前却停住了脚步,怯生生地望着黄石:“黄大哥,你愿意让我陪么?”

“你回去吧。”黄石摇了摇头,哀莫大于心死。

这句话说完,张再弟的眼睛中就涌出了泪水,手里的灯笼也掉到了地上,他捧起那个坛子:“那这些饭菜你肯收下么?”

看着这个当了他三年小跟班的孩子,黄石感觉他已经锻炼得如同坚冰一样的内心又融化了一些:“我收下了,回去谢谢你爹。”

一个乡兵闻言就去接坛子,黄石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慢慢地走了大约有两里路,他心里一直盘算赵慢熊的行动。手下的亲兵应该有留下监视的,刚才出村那么大动静,肯定注意到了,现在身后想必有跟踪的。

以赵的沉稳,应该会先来救人,而不是去村子里打草惊蛇。黄石一个不小心,踉跄着摔倒在地上。他被拉起来的时候看见队伍后面一段有一盏灯笼——原来张再弟还在后面跟着。

黄石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杀意也淡了,就让一个人把后面的张再弟叫了过来。

“就在我身边扶着我吧。”黄石微笑着对张再弟说,这孩子重重点头,满脸都是激动。黄石又是一声叹息,算了,就让他在无意中救了乡亲们的命吧。

并排走了片刻,小张低低地说道:“黄大哥,对不起!”

“你妈没有做错什么。”黄石平复了杀心以后,也开始从别人的角度看了,老张婆娘也想活下去吧,她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拿一家老小冒险。这份思量勾起了黄石心中的一个隐痛,那个辽阳的商人,黄石为了活命不也出卖了他们么?

算了,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黄石决定今天一个都不杀了。

“不,我妈……”

“住嘴,你一个小孩懂什么。”黄石厉声喝斥道:“等你有了孩子就明白了。”

又走了几里路,一个村民突然发出一声惊叫,被惊动的众人纷纷回头,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条火龙蜿蜒而来。黄石大声对张再弟说:“紧紧靠着我,别乱动。”

黄石的话顿时让村民们更加听惊疑不定起来,他们一个个张大着嘴,紧张地看着这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伙。黄石看他们方寸已乱,心下更是大定,他笑嘻嘻地扫视了他们一圈,用下巴点点陈铁匠的独生儿子:

“陈兄弟,你老子当年还想招我做女婿呢,咱们也差点就是半个兄弟了,你也过来靠着我吧,免得伤着了。”

那条火龙很快地向他们逼近,等村民都听见疾促的马蹄声时,不远的黑暗中有声音响起:“在这里,大人在这儿。”

这是跟黄石来柳河中的一个亲兵的声音,跟着就是另外一个人也跟着喊起来:“大人在这边!”

看见靠近的火把足足有百只,围着黄石的二十几个村民都傻眼了,黄石冷静地扫了他们一遍,看有几个人似乎恐惧得过了,脸上肌肉开始抽搐,见状他赶快大喝一声:“乡亲们,都放下家伙围到我身边,我包你们没事儿!”

这声音充满自信,还带着一股不能抗拒的威严。村民们彻底崩溃了,纷纷抛下武器,抱紧黄石的大腿哀号起来。等军队赶到的时候,他们看见黄石正柔声安慰那些已经魂不附体的人。

等黄石的亲兵给他松开绳索的时候,除了张再弟以外的村民都被拉到了一边,金求德向黄石望过来,但是黄石却摇了摇头。

“大人,”金求德急道:“不能有妇人之仁啊。”

这帮人见过了黄石的队伍,更可能及时脱逃去报信。

金求德说得一点儿错都没有,但既然张再弟跟来了,黄石就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干了,毕竟他不能让老张一家没法做人啊,更不能让全村人迁怒老张,把老张全家送去后金那里。

“都捆起来,捆到那边的树上去。”

金求德应了一声就要走,但是黄石似乎看见他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赶忙叫道:“赵慢熊你去捆人,金求德你过来跟着我。”

金求德有些不甘心地走到黄石身边,却被他猛地一把扯住。黄石咬牙切齿地朝他吼道:“只有我可以决定生死。”

金求德和黄石对视片刻,在对方的凶恶目光中败退下来,低声回答:“是,大人。”

“不管你怎么想,都要服从,不许擅自决定。”

“是,大人。”

“大声回话。”黄石提高了声音。

金求德深深吸了一口气,冲着黄石大喊:“是,大人。”

“很好。”黄石松开了金求德,反手把他推开一步。

接着黄石转头对张再弟说:“小弟我本来不想把你扯进来的,但是我不能不把你捆起来,不然你爹妈就有麻烦了。”

“黄大哥,我想跟着你去旅顺。”张再弟突然说道。

黄石缓缓说道:“小弟,跟着我很危险,你还太小,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冒险。”

“我出来的时候就想好了。”张再弟的眼睛变得很明亮:“黄大哥刚才叫老赵的名字,可是那三个人里明明没有老赵,我就知道黄大哥外面还有人了。我既然跟来了,就是下定决心要跟黄大哥走了。”

“孩子气,那你爹妈怎么办?他们不担心你么?”

张再弟摘下了自己的皮帽子,露出青光光的前额:“毛发肌肤,受于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我虽然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字,但是这段话每个华夏人都是知道的,从记事起就念念不忘。”

张再弟取下帽子后,辫子立刻掉到了脑后,黄石默默看着他取下绕着脖子的辫尾,把它丢到了地上,:“出门的时候,我就绞断了它。黄大哥视荣华富贵如粪土,我这些天嘴上不敢说,心里却非常骄傲能认识黄大哥,我一直以这个猪尾巴为耻。今天村子里的人这么做,我就再也不能同他们共处了。”

真是个孩子啊,完全不理解这世间的黑暗,黄石叹息着说道:“跟着我会非常危险,随时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小张平静地继续说道:“不瞒大哥说,很早以前,我就隐隐有一种感觉,我的宿命就是跟着黄大哥。你说要跟毛文龙出兵的时候,我曾感觉会带我一起走,后来我以为那只是错觉。今天我也犹豫过,但当父亲要我给黄大哥送菜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又出现了,我明白这确实就是我的宿命。所以,请一定收留我吧。”

“宿命么?”黄石喃喃重复着这个词,到这个时代以后,还有一个人对他提起过这两个字,那是他被孙得功从张元祉要走的那天,被他拷问的那个“后金奸细”说的,那个人已经死去很久了。

“可能真的有宿命吧……”黄石的眼神有些迷茫,张再弟的表白一瞬间几乎动摇了他的信念,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人是没有命运的!

“那好,你跟着我吧。”

答应下来以后,黄石略一沉思,就叫士兵把村长的儿子也一起带走。

“回去告诉那对亲家,”临走前黄石嘲弄着那群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村民:“告诉今夜我的两位恩人,不要想给他们儿子收尸了,我会把他们烧成灰、撒进河,做个孤魂野鬼。”

必须让村长的儿子消失得无影无踪,黄石希望这样他就不能咬定老张的儿子投奔自己了。这个办法不一定有用,但是总比没有强。黄石把那个倒霉鬼交给金求德处置,这种任务金求德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

根据黄石的命令,村长的儿子和张再弟都被捆着,当着全体村民的面放上马背。被捆住的村民一个个垂头丧气,嘴巴也都被勒上了。

离开前,黄石看见陈铁匠的独子帽子掉在了雪地上,这孩子和他秀气的妹妹长得挺像。想起那个姑娘害羞的神情,还有他们父亲曾经展示的宽厚笑容,心已经变得柔软的黄石登时忘记了愤怒——冻伤了他会让爱他的人伤心吧?

黄石跳下马走过去拣起了皮帽子,给耳朵已经发青的年轻人戴好,还柔声安慰他:“没事了,陈兄弟,就像我保证的一样。记得替我问候你父亲一声啊。”

哈出的热气在火光中结成一道白雾,黄石翻身上马,冲着站着一边赵慢熊说道:“给他们点上堆火,再检查一遍绳索。”

“遵命,大人。”赵慢熊恭恭敬敬地回话。

黄石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金求德一直死死地盯着赵慢熊。黄石掉头离开的时候,赵慢熊迅速地点了一下头,金求德这才收回目光跟上黄石的脚步。

返回宿营地后,折腾了半夜的士兵赶快抓紧时间休息,没过多久赵慢熊的千总队也赶回来了,一夜平安度过。

“张家,似乎是大人的一个……一个弱点。”金求德私下对赵慢熊这么说,其实他更想用的词是死穴。

赵慢熊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乱世有乱世的法则,在乱世挣扎的人,不遵守乱世的法则,就会被无情地淘汰。

每个人都关注自己的安全,都注重自己的性命,黄石如此,老张一家和村民如此,他的部下也毫不例外。

“大人会不会?”金求德犹豫地探询赵慢熊的意见,黄石那天的暴怒让他心有余悸。

赵慢熊还是没有说话,他个人认为,黄石内心深处也不在乎,否则的话就应该亲自留下,而不是立刻赶回休息。赵慢熊觉得这说明在黄石心底,部下和个人更重要,他已经做出了取舍,只是以为能不面对选择而已,不过这番思量他不打算对金求德提起。

“总之,这是我们的秘密。”金求德说了一句废话,赵慢熊为这句废话点了点头。

黄石没有顺风耳,他正在思考行动安排,这十几天的行军,让他感到军事能力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以前黄石总是呆在自己的军营里,对士兵的宿营状况没有认识,但这些天他始终和部下们生活在一起,充分了解了这个时代的情况。

最让他感到恶心的就是士兵们的方便问题,这个时代的明军没有厕所的概念,基本是兴致来了就地解决。第二天醒来整个宿营地就是一个大厕所,而且士兵们解决了问题以后,随便抓两把土就算收拾了,拉上裤子就走人,更不要说洗手。

现在黄石很怀疑古代所谓的水土不服,有很多根本就不是水土病,而是痢疾。没有几天,黄石就严令宿营的时候必须先修厕所,然后每个士兵都必须到指点的地点去解决。黄石还制造了一些简易的厕筹,规定士兵必须使用这种卫生用品。

黄石一行终于抵达三岔河了,令他们丧气的是,后金的禁海领已经传达到了这里,根本不可能找到足够百五十人的渔船。

眼下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绕过海州、复州,取陆路去辽东半岛。

可能是因为那晚的小冲突,金求德这段时间总是无精打采,黄石发现士兵们似乎有些动摇后,有意借此让金求德振作一番。

收到到黄石抛过来的眼色后,金求德抽出腰刀,大喝一声砍在树上:“大丈夫有进无退!敢言返回辽西者,当斩!”

天启二年二月初三,黄石部渡过辽河,踏入后金腹地。

(第六节完)

(笔者按:更新了一大节,大家还满意吧?笔者翻了一遍书评区,发现敝作的读者真是一个赛一个的精明啊,对敝作的分析头头是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