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莫道天涯无知己 第五节

(笔者按:放慢更新速度是为了好好填充稿子,希望能把人物描写的丰满一些,草稿确实是太粗糙了。今天看到诸君投了这么多票,笔者很感激,今天就多更新一节来报答。放慢速度一事,还请大家理解,毕竟大家看书,也是为了看人物,对吧?)

把马在柳河外拴好,黄石留下几个人看守,带了三个亲兵就摸黑到了老张家。

敲开门以后,老张和他婆娘惊得差点喊叫出声,连忙把他们迎了进来。看到黄石还是一身明军打扮,老张更是一个劲地埋怨他。黄石这才知道后金列出的悬赏中,自己竟然也榜上有名,而且是惊人的一千两,人头也能值五百两。

老张的婆娘用狐疑的眼光看着黄石的亲兵们,黄石介绍了一下:“这是我忠心耿耿的三个部下,他们跟着我受了不少苦。”

黄石在广宁的事迹早就传开了,据老张说后金方面是暴跳如雷,他头上立刻就有了悬赏。柳河卫也因此闹得鸡飞狗跳,直到几天后确认黄石和广宁知府他们一起跑了才作罢。

老张的婆娘热了菜汤送上来:“小黄你怎么还敢回来啊。”

“快吃,吃完赶快走。”说话的张有弟态度一点儿也不友好,看向黄石的眼神全是责备:“让别人知道你来了,我们全家都完了。”

“张叔,看见你们安好我也就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们愿不愿意去旅顺?”

“旅顺?不去,不去!”不等老张说话,张有弟就怒气冲冲地接口:“我女人怀孕了,走不了,我爹妈岁数大,更走不了。所以全家都走不了,不然留下的人就活不了。”

张有弟说这话的时候,老张也无声地默认了他大儿子的话,接着指着一个陌生的女人给黄石介绍。这是他二儿子又弟新娶的媳妇,她的父亲也刚刚被后金委任为村长,就算张家全家都跑了,亲家也要倒霉。

黄石的目光扫过张又弟和张再弟两个人,他们本来和黄石很是亲近,但是现在也都避开了黄石的视线,看来是缘尽于此了。

黄石掏出一个包裹,里面有一百两银子,这是他仅剩的一点儿财产了。交给老张后黄石就坐下开始喝菜汤,一路风餐露宿他几乎没有吃过热食,胸腹间顿时暖洋洋的,四肢的寒气也一下子驱散了。

“张婶,麻烦再拿两个碗来。”

不等老张婆娘说话,张再弟就跑去拿来了几个碗,黄石把大海碗的菜汤分三份,递给三个亲兵,他们谢了一声就也大口喝起来。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老张的婆娘收下银子,赶快让两个儿媳再去烧水,一会儿又递上热气腾腾的饭菜……

滚烫的食物让黄石和亲兵们狼吞虎咽起来,张有弟再次促他快走,却被母亲狠狠骂了一番。

“莫要走了反贼黄石!”

“莫要放跑了反贼黄石!”

还没有吃完这顿饭,门口就响起了一片呐喊声,老张一家和黄石的几个亲兵都勃然变色。窗户外面也一下子亮起了一片火光。

喊声才响起老张就跳了过来,窜到门口沿着缝隙往外张望。

黄石苦笑起来,放下筷子对着老张说:“对不起,张叔,看来我给你们惹祸了。”

老张听到黄石的话后狠狠地吐了一口痰,骂道:“现在说这个有屁用?再弟,去把刀给你老爷拿过来。”

张再弟应了一声就要往后面跑。但是黄石一把扯住了他:“小弟不用了。”

来到这个世界,黄石自问没有什么人自己下不去手,但老张一家是他不能牺牲的。“张叔,把我捆起来,你可以算是首告的。”

“胡说。”老张脖子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黄石满怀歉意地看着老张:“张叔一家老小,根本不可能逃走。”

老张愣了一下,突然大吼:“那也不行,再弟,快去拿刀。”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无非就是让老张立刻把人交出来。张再弟把刀拿来以后,黄石看见张有第也摸起了一条棍子,还冷冷地看着黄石:“你要是杀不出去,我们全家就算是白死了。几年前也算是白救你一次,以后逢年过节,记得给我们全家上……”

“呸,少说不吉利的话,保着你母亲、弟弟出去。”老张又吐了口痰,对儿子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黄石的眼睛,里面全是恳求的神色。

黄石难过地撇过脸,把腰刀猛地抽了出来,咬着牙根说:“张叔放心,我有命在,就不会让他们吃苦。”

他的三个亲兵早就捉刀在手,见状齐声低喝一声就要上前开门。就在此时,黄石听见背后的老张婆娘说话了:“是我让老二的媳妇去报信的。”

一句话让张家父子的家伙都无力地垂了下来,黄石也不回头,只是干笑着把刀又慢慢插回到鞘中。只有三个亲兵掉过头,冲着她怒目而视。

老张回头看了他婆娘一眼,一言不发地丢下刀,一屁股坐到地上,张有弟也慢慢地蹲下,扫了黄石两眼后就抱起了脑袋。

“娘。”张再弟叫了一声也就没了声音。

老二张又弟躲在母亲背后,一句话也不说,耷拉着脑袋,看到黄石止住亲兵后,似乎长出了一口气。

黄石心中怒不可遏,这小子下聘的彩礼、成亲的仪资都是他给的。但他不动声色,干笑了两声走过去推开窗:“诸位乡亲,你们都认得我黄石,现在我是反贼了。嘿嘿,让你们领头的出来说两句话吧。”

领头的是村长,也就是老张的亲家,他的女儿站在他的旁边。村长神气活现地告诉黄石不要负隅顽抗了,他肯定跑不掉了,再说为了张家,也为了这些多年来的街坊邻居,还是立刻出来投降为好。

“听说活着的黄石可以多拿五百两银子,我可以投降,不过想拿这钱有两个条件。”

听到黄石肯投降,门外的乡亲们响起一片兴奋的嗡嗡声,村长约束了众人一番,然后冲着房子大叫:“说吧。”

既然如此,你们肯定没命拿了,黄石心中暗自冷笑。

“第一,张家算是首告,是他们诚心拖住我的。”

村长马上表示同意:“可以。”

黄石回头扫了一眼,张家父子三人都抱着头在地上坐着呢,二儿子和大儿媳在老张婆娘背后偷眼往这边看。

刚开始的怒气已经退去了,黄石胸膛里冷冷的,开始结成坚冰:“第二个条件,就是放我三个部下离开。他们三个没有赏格,拿了也没有好处。你们放他们走后,我就出来投降,你们可以拿活黄石的一千两。不行的话,就只能拿死黄石的五百两了。”

村长犹豫起来,周围的那些熟识的村民也有些不安,黄石笑着说:“他们只有三个人啊,你怕什么,这样好了,我让他们立誓不回来找你们村的麻烦就是了。”

三个亲兵按照黄石的命令大声发誓:“祖宗神灵作证,如果放我们三个一条生路,从此以后绝对不踏进这村子一步。否则不得好死。”

等他们发完誓言,黄石就在众人面前又掏出了些碎银和铜钱给他们:“只有你们三个对我不离不弃,跟了我这么久,这点银子就拿去吧。”

“你们两个。”黄石随手指了一个人:“我不在了,就听赵慢熊的吩咐吧。”

话一出口,黄石就觉得不妙,又偷看了身后的张再弟一眼,幸好,他没有什么反应,看来是没有听见。

那三个亲兵很机灵,一愣就明白了黄石的意思,点头表示他们听懂了。

黄石知道自己要想脱困,那手下就绝不能乱,金求德的办事风格让他很不放心,要是此人负责,黄石担心自己也可能会玉石俱焚。而杨致远容易被胁迫,又没有什么急智,贺宝刀还不怎么了解。

赵慢熊掌控全局,那一切都应该没有问题吧。黄石如此这般地揣摩着,又把目光投向了村长。村长指挥村民们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三个亲兵立刻抱头鼠窜而去。

看到他们安全离开,黄石随即扔下了佩刀,心中已是杀机大动。

(第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