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十六节

贺宝刀也不挣扎,声音里满是愤怒:“某戮力杀贼,出生入死才取得这些首级,大人上来看也不看就问某是不是叛军首级,分明是怀疑某杀良冒功。”

“一个人杀一贼已经不容易,何况九人,我问一下也不可以吗?”黄石大感奇怪,这小兵一点就着的脾气,不知道怎么活到今天的。

贺宝刀不服气地大叫:“大人做不到,怎么知道标下也做不到?”

士兵听见这话都是人人色变,黄石制止住他们的异动,问那个计件士兵:“都是叛军首级么?”

那个士兵看了一眼被按在地上的贺宝刀,冷笑着说:“属下觉得很是可疑,要仔细分辨一下。”

“那就仔细分辨吧。”黄石哼了一声,贺宝刀这种性格的小兵能活下来确实是奇迹,他拉过赵慢熊小声吩咐:“实话实说。”

仔细分辩了好久,赵慢熊偷偷冲黄石点了点头。

“放他起来,给他四十五两银子。”

贺宝刀一跃而起,接过沉甸甸的赏银,随随便便地冲着黄石一礼:“标下可以走了么?”

“壮士现在是何职务?”

“没有任何职务。”贺宝刀懒洋洋地回答。

“壮士是何人麾下。”来了明朝这么久,黄石从来没有见到这种好汉,见了上官腿都不软。

“回黄大人,标下是罗副将属下王游击属下陈千总属下马把总队。都死了,现在是散兵游勇。”

“壮士可愿意在黄某这里出力。”

“以后再说,标下现在可以走了么?”

身侧的亲兵出气越来越重,但黄石对这个罕见品种也越来越有兴趣了:“阁下可以走了。”

“谢了。”贺宝刀大步离开,不远处有七八个士兵等着他。见他把银子随手抛过去,他们欢呼一声就簇拥着贺宝刀呼啸而去。

黄石周围的士兵人人露出不忿的神色,只有赵慢熊偷偷溜过来:“大人很欣赏这个贺宝刀吧。”

“是啊,只是这种人我不知道怎么收服。”

“属下倒是有个计较。”赵慢熊附耳过来说了几句。

黄石听完之后就大声问周围的士兵:“你们谁知道刚才那个贺宝刀的来历?”

广宁城这么大,一个小兵哪里会有几个人知道,来领赏的士兵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真是少有的壮士,”黄石在众人面前大声赞叹:“谁能说服贺宝刀来投我黄石,赏银五十两!”

“千金买骨就是这个意思吧?”黄石传开赏格后问赵慢熊。

“这种人关心的是显然是面子而不是银子。大人这么一闹,全广宁都知道大人求才若渴,他面上可是大大有光彩啊。就算还有其他人想招揽他,也要给大人面子。”这种不识好歹的人恐怕也不是能服从军纪的,赵慢熊觉得没有军官喜欢招揽这种愣头青,自己长官的选择标准比较另类。

两人正在谈笑的时候城东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接着就看见东面的天空腾起了火光,黄石连忙打发一个士兵去探询情况。

“大人,”士兵气急败坏地赶回来,“陆国志这个狗贼,他放火焚烧东门,还用火药炸塌了东门的敌楼。”

原来坚守在东门叛贼陆国志早就在东门安放了炸药,本来就是用来以防万一。孙得功死后,平叛军开始猛攻东门,他们坚持了一段时间就顶不住了。东城军营被王化贞攻下后,独木难支的陆国志只有率领百人退守东门瓮城。

王化贞对叛军恨入骨髓,兵力充裕以后立刻派人从北门出城,包抄东瓮城,想把他们一网打尽。陆国志知道大势已去,无论如何也等不到后金援军了。他逃跑的时候引爆了瓮城城墙下的火药,还点燃了城门附近的民居和城楼。

等黄石赶到的时候,东门的火势已经很大了,大批民居烈烈地燃烧着,灼热的气浪让人无法靠前,不时还有零星的爆炸声传来。

东门的城楼被炸塌了一角,剩下虽然大部分被火光和浓烟遮掩住,但是黄石仍然可以看见砖石已经被烧得发红了。

在不远处黄石发现了知府高邦佐,知府大人的乌纱帽已经被热浪卷走了,身上的蓝色官服也被大风吹得七扭八歪,人冲着大火发愣。黄石一个箭步冲过去:“高大人在这里看什么呢?多叫些人来啊,赶快把火扑灭,我们还要抢修城墙啊。”

高邦佐听黄石似乎有责备他的意思,也顾不得体面就愤愤地嚷嚷起来:“黄督司你是在指责本府吗?书吏、里正十个跑了八个,百姓也大半逃出了城,黄督司,你让本官哪里去找人来啊?”

这高声叫喊立刻让黄石想起来知府可是文臣,比他这个小武官高了不是一星半点,他赶快后退行礼:“高大人,事在人为。卑职这就去找巡抚大人调兵,请高大人尽力搜集一些人力来。”

这个态度让高邦佐冷静下来,他也明白现在不是摆官威的时候,于是正色说:“那就有劳黄督司了。”

现在整个广宁城兵荒马乱,叛军和平叛军刚才交战的时候都纵火,现在一路上还到处都是火光,有些百姓奋力拯救自己的房屋。但是也有许多着火的房屋没有人管,大概它们的主人已经抛弃家产,逃出广宁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黄石还经常能遇到溃兵。虽然叛乱已经被平息,但是一片混战刚刚结束,士兵没有军官控制,就有一些开始劫掠百姓,开始还是寻找那些空屋子,偷窃无主的财物,但是过过就演变成杀人夺财。

知府衙门的衙役虽然奋力弹压乱兵,但是人手大多被抽调去保护仓库,组织民夫了。而且衙役损失不小,乱兵又众多,所以城内还是很乱。

在亲兵、部众的重重保护下,黄石当然是非常的安全,但是耳边也不时传来百姓的惨叫声、男子的怒喝争斗声还有妇孺的哭喊声,甚至还能看见有的士兵在纵火焚烧民居。

黄石觉得自己不能放任不管,所以就派出部下协助衙役捉拿乱兵。命令部下把他们统统领去知府衙门,或者收拢到军营中管束。

找来找去,黄石怎么也找不到王化贞,就是广宁参将江朝栋也影子都没有见到一个。再找了一会儿,黄石发现辽东巡抚的近卫也都不见了。

如果王化贞又跑了的话,这广宁就要再次人心大乱了,想到这节的黄石冷汗直流,挥了一下马鞭:“立刻赶去东门。”

(第十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