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十五节

进攻孙府的上千士兵已经非常疲惫,而且他们立下功劳,正在掠夺钱财女子,所以也不肯继续作战了。其他各队士兵开始向东城开拔,去攻打叛军最后的两个据点:东城军营和东门。

“为什么你不肯服一下软呢,就说不计较仇恨了?我本以为女人是很软弱的生物,这个时代的女人会更软弱。只要你开口告诉我……”黄石在厅里喝闷茶的时候,赵慢熊急匆匆地回来了,样子吓了黄石一跳,连忙问怎么了。

刚才黄石让金求德处理孙得功书房的同时,吩咐赵慢熊领人去武库,趁乱搞些装备回来,结果被武库的知府衙役拦住了。赵慢熊也被知府高邦佐狠狠骂了一顿,要不是看他是黄石的部下,还有被打一顿板子的危险。

黄石正听他抱怨的时候,杨炉火跑了进来。他把乖宝宝送回黄石老宅,在他的小屋安置下后,立刻又赶回来领队,他急促地说:“高知府来了,还气势汹汹的。”

黄石扔下茶碗,带着他们两个跑出去。高邦佐一脸不痛快,劈头盖脸就一通:“黄督司,本府知道你立下大功,但是武库是国家所有,装备也是国家所有,你怎么能擅自去拿?士兵需要武器,本府自然会统筹安排,都自行去取,那岂不是要大乱么?”

黄石赔罪了半天,高邦佐才怒气稍稍,他指着后面衙役抬着的几个箱子:“本府拉了银子来,攻下孙府的赏银在这里,还有早上到现在的杀贼赏银也在这里,每个首级五两。黄督司帮着分配一下吧。”

“谢高大人。”

“士兵应得的本府自然会想到,有需要你也可以报上来。本府现在很忙,黄督司自便。”高邦佐看起来还是很生气,挥挥手就把手下带走了,留下了几大箱子银两。

这次叛军的总数目比黄石和费立国估计的为大,因为还有几个广宁将领参加了孙得功的叛乱,所有的叛军加起来共有近两千人。现在城东负隅顽抗的还有几百,谁都知道现在时间就是一切。

如果不赶快消灭叛军,整顿好城防,后金大军从镇武杀过来还是一个死字,从镇武到广宁也就是一天多的路程。而叛军似乎还想坚守瓮城,等待后金的援军。

王化贞亲自去城东了。还下令高邦佐打开广宁府库,把库存银子都搬出来打赏,看来他也是急红眼了。赵慢熊认为黄石应该亲自去发赏,混个脸熟,再说这种收买人心的机会,不拿白不拿。

“去召集士兵领赏!”

杨炉火应了一声就跑开了。

“大人什么时候去主持婚事?”赵慢熊突然问道。

“我去主持婚事?”

“是啊。”赵慢熊一番解释,黄石才知道如果杨炉火要和乖宝宝成亲,是要给他磕头的。充军的杨炉火身边没有长辈,而在封建社会,黄石就是他的天,而且这件事情是他决定的,新婚夫妇就要给他磕头,感谢他的赐予。

“大人英明,深思远虑。”赵慢熊又是一通恭维。

黄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赵慢熊还在说下去:“大人也算是给杨兄弟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

赵慢熊今天也看出来杨炉火对乖宝宝有点儿意思了,所以黄石的良心被他以另一种方式解读了。至于乖宝宝嘛,以前一直偷偷欺负亲兵,对他们呼来喝去,还拿过他们孝敬的胭脂。杨炉火作为亲兵队长,自然首当其冲,被整惨了。

“这次杨兄弟一定会狠狠报仇。”赵慢熊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这次墙根有的听!这丫头拿的水粉里面,还有属下的份子钱,一定要多给杨兄弟喝彩,把她往死里整。”

听墙根?听墙根也就算了,还要喝彩?黄石大脑有点乱,他不知道这个时代新婚之夜,听墙根是很正常的行为。不要说军户,就是儒生、秀才结婚,也是一堆人去听门缝和窗檐。给新郎鼓劲那是亲朋好友表示亲热,甚至还有在外面公然进行讨论的。

不懂时代礼节的黄石还以为是辽东习俗,他不懂装懂地说:“小心杨兄弟和你急。”

“去听他墙根是给他面子!”

“明白了,”黄石尴尬地笑笑,他想起欧洲的传统习惯是床边观摩,皇家贵族也是如此,看来华夏还是比蛮夷要文明些,随口说了一句:“我成亲的时候,你们别给我面子就好。”

赵慢熊偷偷一笑,不置可否。黄石此时眼看前方,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不然一定会心生警惕。

到黄石面前领赏的士兵一个个都千恩万谢,现在一个首级有五两银子的天价,黄石看着身边堆积如山的首级,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是无辜平民。不过黄石现在不打算也不敢认真计较首级,一旦影响了士气军心那可是万事皆休了。

处理了孙府的问题以后,黄石琢磨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虽然和原本的计划有出入,但是无论如何,广宁城还是保住了,虽然这场大乱让兵民逃走了很多,但是黄石估计应该还是可以凑出近万士兵。凭借广宁坚城高墙,未必不能和后金一战。

一大串头颅被扔到了计件的士兵面前,一个全身浴血的士兵歪着头,神态有些傲慢地说:“九个首级,四十五两银子,数吧。”

“都是你杀的?”一个计件士兵惊叫了一声,一个人拿到一个首级就不容易了,这家伙一下子拿来了九个。

“不错。”

黄石也被吸引过来了,这堆首级看起来还真像是士兵而不是百姓,随口问了一句:“都是叛军?”

“笑话,”那个士兵冷笑起来:“你们还要什么首级,女人的要不要?尽管说,我去给你们取来。”

“放肆,一个小兵怎么敢这样无礼。”赵慢熊变色喝骂。

那个士兵这才仔细看了一下黄石的铠甲,有些不服地拱了一下手:“标下贺宝刀,见过这位大人。”

马上就有士兵叫起来:“你这厮看仔细了,我们大人是黄石黄督司。”

贺宝刀冷笑了一声:“久闻黄督司大名,这次是平叛功臣,以前是孙得功的女婿嘛。”

赵慢熊一挥手,几个士兵就把贺宝刀按住了。黄石皱眉问他:“我和你素不相识,为何要口出恶言?”

(第十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