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十四节

既然孙得功是叛逆,那么黄石和孙家的婚约自然作罢,但是黄石要留下她做个侍妾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合理。恰恰相反,估计黄石还能捞个有情有义的评价。

孙小姐和乖宝宝一起被带进来,士兵们也没有对她们动粗。显然他们不清楚黄石会怎么处置这个他曾经的未婚妻,所以他们也不敢对她无礼。

和黄石想象的有所不同,孙小姐虽然满眼悲愤,但却始终昂首挺胸。乖宝宝则低垂着头,黄石始终看不见她的表情。

黄石僵硬地点点头,清了清嗓子:“孙小姐,你父亲罪在不赦,我与他是国仇而非私怨……”

孙小姐一言不发地怒目而视,她的目光让黄石声音越来越小。他可以面对皇太极、孙得功而面不改色,可以在王化贞面前慷慨激昂,但是这个无辜少女的目光却让黄石感觉难以招架。

他匆匆结束了自己得辩解之词,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想辩解:“以后小姐就由在下来照顾好了,慢熊带小姐下去吧。”

“恶贼。”女孩子猛地喊了一句,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有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赵慢熊带着几个士兵凑上去,但他们也不敢硬拉,大声呵斥未来的小夫人似乎也不妥,所以厅中众人都默默无语。

女孩子很快就制止住了自己的软弱,脸上的神情在黄石看来,似乎是坚毅,她咬牙切齿地说:“我祖母、爹爹、娘亲还有兄弟,都死在你这个恶贼手里,我的姐妹都被你的禽兽手下……”

面对这种仇恨黄石也无话可说,他打断孙小姐的话:“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会让你衣食无忧的。”

女孩子听了这话,脸上的仇恨变成了疯狂,音节从她从牙齿间挤出:“口是心非的恶贼,骗得我爹爹好苦,现在还想哄骗我吗?我爹爹、娘亲惨死你手,还想糟蹋我。黄石你这禽兽,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为了爹爹的大事,我怎么会委身你这个鄙夫……”

中间杨炉火和赵慢熊几次向黄石看过来,黄石都摇头示意不必打断女孩的发泄。孙小姐虽然极力想痛骂他,但是翻来覆去就是禽兽、恶贼几个没有什么杀伤力的词语,最后骂得累了也就自己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乖宝宝期间低着头拉了她的衣角一下,也被孙小姐用力甩开。

如同那个商人的面啐一样,黄石被无辜者痛骂的时候,不但没有愤怒,反倒有一种悲哀,一种被命运、时代和封建传统腐蚀的无奈感觉,屠杀无辜者原非黄石所愿。就在他避开那恶毒的眼神后,黄石看到了金求德正炯炯有神地望着他。一旦发现黄石注意到自己,金求德马上摇了摇头。

想到黄石可以一边和女孩亲热,一边算计她老子,金求德顿时感到由衷的钦佩,他自问还没有这个修养。黄石的目光射在他脸上的时候,金求德知道黄石终究还是有些心软,知道秘密的女人怎么也不能留啊。

黄石咽了口唾液,看到赵慢熊也冲他摇头示意。赵慢熊是觉这个女人太危险了,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杨炉火虽然也有这种感觉,但他躲避开黄石探询的眼睛,咬着嘴角没有任何反应。

当黄石举起手的时候,杨炉火终于情急道:

“大人,三思。”

手臂已经重重落下,指向了金求德,那句“交给你处置”已经涌到了嘴边,黄石张着嘴迟迟没有下令。

金求德等待片刻,看黄石的手始终指着自己却没有出声,就双手一抱拳,躬身行礼:“得令。”

他带走女孩子的时候,孙小姐不哭不闹也不说话,神态自若地表示要回自己的闺房。黄石僵硬地收回了手臂,脸上木然犹如石雕。乖宝宝打着哆嗦,扑上一步跪倒在地上,叫了一声“大人”后就一个劲地哭。黄石保持着高高在上的雕塑神态,仿佛没有听到这哭声。

金求德心中暗喜:“大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这里面可是有我金求德的辅佐之力啊。”

孙小姐被带走了,乖宝宝抱住了黄石的大腿苦苦哀求,称呼在大人、老爷、黄大人、黄督司间变换。

“大人,三思。”杨炉火再次忍不住出声:“她只是个女人。”

“你是觉得我过于小心了么?”黄石问道,声音冰冷的连他自己都认不住来。

“属下不敢。”

“她还很美,所以你就更觉得可惜了。”不带感情的声音冰雪寒冷,金属般强调遮盖了主人心中的软弱和起伏:“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不管她有多漂亮,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有比她更美,而且和我没有灭门之仇的女人。”

乖宝宝惨叫一声就昏了过去。

赵慢熊、杨炉火和几个士兵沉浸在这肃杀的气氛中,没有一个人敢透一口大气。金求德终于回来了,他兴冲冲地抱拳说道:“大人,办妥了。”

黄石默默点了点头,金求德随即厌恶地扫了地上的乖宝宝一眼,抬头冲着黄石说道:“大人,这个也交给属下去办吧。”

杨炉火听到这话又大声说道:“金兄弟连一个丫头也不放过么?”

“孙家对她恩重,大人留她在身边,属下不放心。”金求德理直气壮。

“胡说,一个丫头有什么紧要。”

赵慢熊突然插嘴道:“如果孙小姐在,大人收下一个有婚约的女子旁人也不能说什么,她自然也没有问题。但是孙小姐不在了,大人收留一个叛将的丫环作妾,属下认为不妥。”

如果是正常状态,这个本来没有问题,但是黄石和孙得功的关系非常微妙,眼下正是撇都撇不清的时候。一个有婚约的也就算了,但是乖宝宝这种大丫头留下做妾,总可能会有些不好的流言。再者战乱未定,黄石就迫不及待地纳妾而不是犒劳部下,怎么也是不好。

金求德大声赞同:“正是,除恶务尽。”

“她也算恶?”杨炉火脸红脖子粗地反驳。

“正是,”金求德义正词严地说:“她是孙家心腹。”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赵慢熊也在旁边帮腔:“你保得了她么?大人的安全你担得起么?”

杨炉火争辩不过他们,只是冲着黄石拱手:“大人,她和大人没有杀父之仇。”

赵慢熊又冷冷地继续:“大人有明令,‘孙府女眷可自取之’,大人既然不能留下她,那么杨兄弟是要把她推给外面的士兵们么?那样她才是生不如死。还是杨兄弟要大人失信于军士?”

“不杀她,也不要把她交给士兵”一直没有开口的黄石终于发话了。

“大人!”金求德和赵慢熊同声疾呼,

黄石挥手示意他们不要说话:“我是说过孙府的女眷都赏赐给部下。”

女孩的唇,她的体温,她的微笑和眼泪,她的悲哀和欢乐。听了赵慢熊的话,黄石就明白自己不能留下她。

“杨炉火也是我的部下,对吧?”黄石问赵慢熊,不等他回答就转头看杨炉火:“我把她给你了。”

赵慢熊倒是无可无不可,金求德仍然企图争辩。

黄石无力地说:“你们都退下,杨炉火你留下。”

赵慢熊和金求德退出去以后,黄石指着乖宝宝讲了那天的事情,最后对杨炉火说:“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出卖你,是个很不错的女孩。我没有动过她,现在还是完璧,你好好待她吧。”

听过故事的杨炉火愣了很久,才一言不发地解下斗蓬披在乖宝宝身上,把女孩从头到脚裹起来。被惊醒的乖宝宝在一片漆黑中挣扎起来,杨炉火温柔地轻拍着斗篷说了几句话,把恐惧的女孩儿安慰好,然后横抱着她站起来,向黄石恭恭敬敬地说道:“遵命,大人。”

孙得功的书房自然要立刻处置,黄石可不想有什么密信落到别人手中。黄石让金求德处理这档子事请,然后又问了一句:“孙小姐呢?”

“在她的闺房,”金求德随即谢罪:“属下糊涂,忘了把她的屋子搜查一遍。”

“我自己去。”

黄石把亲卫留在外面,独自推开孙小姐的房门走进去。吊在屋梁上的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舌头不雅观地吐了出来,脸变成紫黑色。

黄石轻轻地关上房门,把孙小姐抱到了床上,合上她的眼睛和嘴,一番布置以后女孩就像是熟睡过去一样。此时黄石胸中如同有巨石大锤在反复敲打一般。

他看到梳妆台上有一个绸缎的包裹,很精致,显然是女孩子很看重的东西。

黄石轻手轻脚地把它打开,里面是一根树枝,上面都是绽放的梅花,

“老爷,妾身想讨个物事,也好存个念想。”女孩欲语先羞的神态又浮现在黄石眼前。

黄石抚摸着这根树枝上面的梅花。

……

“可惜梅花过几天就谢了。”古代情郎送给女孩的信物都是玉石——图个天长地久的口彩,女孩对黄石这个礼物微微有些不满。

……

金银箔小心地缝在每一朵梅花上面,所以黄石手中的梅花仍在傲然怒放,拼出来梅花永远不会凋谢。

……

“老爷放心,妾身有办法。”那天分别的时候,女孩摸着梅花沉思了一会儿,皎洁的脸上浮现出开心的笑容。

……

“我本来不是这样的人啊!”黄石竟然感觉有些良知逃出他的眼睛,这些许良知随即从他脸颊上滑落。黄石想起前世最喜欢的古龙,武侠小说的魔头一般不杀人,除非是高士、名臣、大侠或者美女。

“连魔头都做不了,还想做帝王么?”

黄石快速在女孩额头吻了一下,调头离开房间,又一份帝王不能拥有的良知被抛下,留在凋谢了的花朵身畔。

(第十四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