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十三节

黄石微笑着听了一会儿,平叛军的士兵一下子从过度紧张中放松下来,哄笑声一阵阵地传过去,估计那边听到这笑骂声肯定是又羞又恼。而那些故事里的主角此时面对孙得功的脸色一定很有趣,黄石很可惜自己没有机会看见了。

弓箭还不停地射过来,大炮也还不时响几声,但是平叛军不但不再恐慌,受伤的士兵也纷纷破口大骂:“对面的王八蛋们,一会儿收拾了你们,就去收拾你们家的骚娘们儿。”

士气既然上来了,黄石也就放心了,他没有让自己的一百人投入作战,反倒喊过金求德,“带上你的人跟我走。”

既然费立国能把孙得功的嫡系拖在这里,黄石就不打算留在这里了。他集中了二百士兵,开始围着广宁城进行扫荡。城内各处的叛军现在都只有不多的一小队,也都是以孙得功旧部为骨干,挟裹的明军为大部的模式,黄石决心先剪除这些外围羽翼。

过了一会儿,黄石身后突然跑来不少人,是知府衙门的衙役带着的民夫队。他们挑着水,还扛着木板,让平叛士兵解渴,还把伤兵抬走。原来王化贞已经开始收容散兵,知府高邦佐逐渐把他的捕快抽调出来了。

高邦佐手里有了人,就立刻开始救火,按抚百姓,组织民夫抢送伤兵,这顿时让黄石感到压力大减。

过了一会儿,高邦佐竟然还搜罗些头骆驼派来,后面拖着三门小炮,黄石遇到叛军据点就指挥士兵用小炮一顿乱轰,进展大大加快。没多久黄石就扫荡了下了火药库和粮库。每打下一个仓库,很快就能看见高知府急急忙忙地赶来接受。

一路上黄石不停地把叛军和小股明军编入部队。两个多时辰他就任命了六个把总,其中倒有两个是反正的叛军。等这一切完成,午时也过了两刻。

未时前,知府衙门竟然送来了热饭,这让黄石大感惊讶。问过衙役才知道,高邦佐正在派送大米和布匹,鼓励市民帮助做饭,照顾伤兵。那些安定下来的民妇都在制作绷带,或者洗菜淘米、杀猪造饭。平叛军控制区家家开火,竟然已经是炊烟淼淼了。

高邦佐在动乱中被孙得功打成猪头,半个时辰不到就丢了所有的仓库,要不是平叛军到来,连知府衙门也坚守不了多久。所以黄石原本很是瞧不起这个儒生,但是现在嘴里喝着肉汤,手下吃着热饭,身边的小车上一桶桶全是解渴的井水,他又觉得高知府这人不错了。

吃饱喝足以后,黄石又回到了主战场,孙得功的兵苦斗了大半天还饿着肚子,加上平叛军不断有后援赶来,此时已经被包围在孙府了。

现在指挥战斗的是那个保护王化贞逃跑的广宁军官,他也已经脱去了染血的战袍,换了一件新斗篷,坐在阵后指挥骂阵。不过内容已经变成“活捉孙得功,赏银千两,世袭百户”了。

冒牌关宁参将的大旗已经没有了,现在那武将身后的旗帜上书着一行大字:“广宁参将江”

“卑职见过将军。”黄石恭敬地一个军礼:“广宁粮库、布库、火药库和西、南两城门的叛军已经被扫平。”

“你是黄督司,对吧。本将江朝栋。”

“江将军。”黄石又是一礼,感觉这话很绕口。

江朝栋对黄石微笑道:“本将刚才问过费千总了,你们的忠义我都知道了,巡抚大人也知道了叫走了。现在孙贼已经被团团包围了,黄督司你可愿意抢这份功劳。”

“谢江大人,卑职一定生擒孙得功。”

赶到孙得功府外后黄石看见了赵慢熊,资深的费千总离开后,赵代千总就成了一线指挥。王化贞刚才去过武库,还亲自向叛军喊话,平叛军和叛军的士气已经完全调个了。

加上随着战斗的持续,城内监视上万广宁士兵的叛军或者被孙得功拉走参战,或者投降、逃跑,众多明军也纷纷趁机反正、聚拢到巡抚、知府的旗帜下。

现在广宁城只有东门还掌握在叛将陆国志手中,不久前孙得功带领几百死党试图向东门突围,但是被平叛军逼回家里,并将他重重围困起来。

黄石和费立国商量过对王化贞的说辞,大意就是孙得功暗示过他们俩,但是两个人都不服从,西平战前两个人觉得孙得功可疑,于是一起去抓他,不料还是被他奸计得逞。两个人商议以后,觉得不能独自逃生,所以聚拢部下回广宁。

孙得功现在名声扫地,说什么别人也不会信,而且黄石他们估计孙得功也认为他们俩是叛徒。这样一切就不会穿帮了,但是黄石仍然想亲自问问费立国,听听他是怎么说的。找了半天他也没有找到费立国,不禁有些奇怪,于是就问赵慢熊。

“王大人回来以后就让江参将指挥战斗,很快武库就拿下,把孙得功逼回孙府去了。费立国想出个风头,领头抢攻,小腿上中了一箭,退下去养伤了。”

“孙府里还有多少人?”

“百余人,也许没有。”

“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不从武库直接突围?”黄石有些不解。

赵慢熊摇摇头,自己的长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别人可不是啊;“孙得功的老母,妻儿,一家几百口都在广宁啊。他想掩护家人突围,不然以他的武勇,本来是拦不住他的。”

但是现在四面合围就不一样了,刚才孙得功背着母亲突围,又受了几处重伤,听说手臂也被砍断了。现在叛军已经是强弩之末。突围失败被困后,孙的功手下也所剩无几。

“想不到孙得功还是个孝子。”黄石突然有些伤感,但是这也就是一瞬而已,这个人为了荣华富贵,害死了数万明军,留下多少孤儿寡母,白发老人啊:“全军听令,攻破孙府,男不留,女眷尔等可自取之。”

“进攻!”

黄石的部下们眼看功劳唾手可得,士气极为高涨,很快就冲进孙府,活捉孙得功同伙千总郎绍贞、守备黄进等,孙得功也在最后时刻自杀。

孙得功的家丁、男性奴仆,精壮的多已经战死,剩下的也立刻被斩杀个精光,每个人头可以值五两银子啊。孙府上下的女眷随即被黄石的士兵瓜分一空,响彻孙府的哭喊声给黄石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回忆起辽阳的那个明廷细作——第一个因为黄石而灭门的男人。

坐在孙府正厅的黄石恍恍然沉浸于回忆,全然没有想到,如果孙府不哭,那么这广宁几十万百姓就要哭了,岂能和上次被害的商人相比?就在有些黯然的时候,杨炉火的声音惊醒了他:“属下把孙小姐和她的贴身丫环带来了。”

(笔者按:根据本书的一贯逻辑,还有主角及其心腹的性格心计,这两个女孩中的一个,命运已是昭然若揭。灰熊猫也曾想提笔修改,让这个女孩也能过上幸福的生活,被爱她的人呵护一生,毕竟笔者对自己创造的人物也有感情啊。

但本书并非美丽的童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也是本书的风格使然。所以最终还是搁笔做罢,请读者见谅。)

(第十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