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十一节

探子报告黄石和费立国,他望见北门被打开了,城中冲出了几十个兵将和四五匹骡马,似乎他们还拥着一个官员。那些人正沿着城向东跑,估计是想绕过广宁南下。

每个城门外都埋伏着十几个士兵,他们都是黄石的老部下,相对比较可靠。这个探子的弟兄们已经去抢北门的瓮城了。

探子还没有说完,黄石、费立国一伙儿就跳上了马,从他们埋伏的树林到北门也就只有十里路,马跑起来真是转眼就到,远远就看见不到三里外那队探子说的几十个人正在逃走。

北门没有关上,翁城外门还有个人蹦跳着,冲着他们拼命挥舞红旗。

心情大好黄石高叫一声:“那里必是王大人无疑,费兄,北门拜托你了,我去截住王大人。”

眼看黄石就要领队离开,费立国急忙喊道:“万一不是马上进城。”

黄石领着直属的一百多骑兵头也不回地跑开,大喊着回答:“此时还能有几十部下的,不是王大人还能是谁?”

身后费立国的喊声也远远飘来了:“那也未必!”

黄石回头看了一眼,费立国已经领着剩下的人冲向北门,他心中甚为得意:“短短两天,估计在这几百士兵心中,我算无遗策的形象已经建立起来了。”

等黄石冲到那队人几百米距离的时候,对方也知道跑是肯定跑不掉了,就干脆停下来备战,几十个人把一个老者围在当中。

这队人中有三十个左右的广宁士兵,还有差不多数量的仆人、家丁,几匹毛驴和两头骆驼。众人都是衣冠不整,当先的一个广宁将领更是浑身浴血,中间的老头依稀就是王化贞的身材。

历史上说王化贞是带着几十个人,抛弃了还在抵抗叛军的军队逃离广宁的,见此情景黄石更不犹豫,一拉缰把马停住就滚鞍下马:“王大人受惊了,卑职是来保护大人的。”

后面的骑兵都停在离黄石几十米的身后,他对面的人个个手持武器,一个个凝神戒备,更不说一句话。黄石解下佩刀,和头盔一起奋力扔到地上。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那些人看起来似乎也松了一口气,让开一条口子让黄石走到王化贞正面。

黄石拱手深深一躬:“王大人。”

“抬起头来吧。”

面前的王化贞脸上好几处青紫,身上的官服也被拉破了好几处,胡子似乎也被扯去了少半,头发更是胡乱地披了一头,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那双忧郁的眼睛。

王化贞慢慢地开口了:“黄石,你身受国恩,不思回报也就罢了,竟然私通建奴,不怕让祖宗蒙羞么?”

这话说得黄石一愣,随即他就明白王化贞误会了他说的“保护”两个字的意思。

这个时候王化贞似乎也看开了,语气平静地说下去:“本抚是朝廷大臣,义不受辱,这就在你面前自裁,老夫这颗头颅也足够你岳父的荣华富贵了。”

听到这话,王化贞身边的兵丁都嚷嚷了起来,看向黄石的目光也变得凶恶起来。

王化贞挥手让他们安静,才又对黄石说道:“若你还有些许天良,就放我手下去吧。”

说完王化贞就等着黄石的回答,黄石又是一躬:“大人,孙贼罪恶深重,人神共愤,卑职和他恩断义绝,更无丝毫关系。卑职从西平浴血突围,刚刚回到广宁,既然大人不相信卑职,那卑职这就杀进广宁城去拿孙贼的首级。”

黄石说这番话的时候,王化贞听得是脸色连连变换。不过看到黄石说完话还站在原地不动,王化贞的脸上顿时又是一片疑云:“那你还不快去?”

“大人,杀孙贼容易,但是守住广宁难,如果大人就此离开,凭卑职这点人马,是无论如何也不成的。”

黄石知道,如果王化贞趁机跑了,熊廷弼又不来,自己是没有丝毫机会控制住广宁上万士兵的。他决心拿出杀手锏了。

就在王化贞的面前,黄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青天在上,厚土在下,我黄石对大明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如有虚言,身受千刀而死,下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祖宗陵墓也不得安宁!”

这个时代什么话都比不上发毒誓有用,黄石立刻看到王化贞和周围的人神色都放松下来了。

见到对方已经信了自己几分,黄石语气诚恳地说到:“大人,卑职斗胆恳请大人暂时停留在此地,卑职这就进城杀贼,如果卑职不幸为贼所杀,大人再走也不迟。”

看到王化贞似乎有些意动,但也只是动动却不肯给出保证,黄石就大声质问道:“大人不能存广宁,如何向朝廷交待,今日建奴猖狂,大人若一走了之,这辽东三千里河山,百万生灵定然无法保存,朝廷难道能饶了大人不成?”

“大胆。”王化贞身边的一个仆人打扮的人立刻大吼起来:“你是何人,胆敢……”

“住嘴!”王化贞厉喝一声,深深地看了黄石一眼:“你继续说。”

“大人明鉴,西平堡我军是败了,但是那与大人无关。广宁现在确实危如累卵,卑职斗胆请大人尽人事,听天命。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朝廷和史书都会记得大人的忠勇,如果大人抛弃广宁,大人就躲得过朝廷的惩罚,难道还能躲得过天下人的唾骂么?”

王化贞猛然爆发出一阵狂笑:“没想到老夫读圣贤书几十年,竟然比不过一个军户的见识。”

接着他就吩咐刚才那个仆人:“把箱子打开,我要换官服。”

“你说得很好,本抚这就返回广宁。”王化贞又是意味深长地看着黄石,轻喝一声:“督司黄石。”

“卑职在。”

“速去捉拿叛贼孙得功,扫平乱党。”

“卑职遵命。”

“好!”王化贞声音变得低沉有力;“就让本抚一睹你杀贼报国的英姿吧。”

“是,遵命,大人。卑职这就去杀贼,卑职想预先替兄弟们讨个赏,杀孙贼可以得赏银一千两,世袭百户。”

“可以,本抚答应你了。”

“谢大人。”黄石再不多说,起身离去,路上拾起自己的佩刀和头盔,领上自己的百四十名部下往回赶。虽然带这么多士兵会影响突击的力量,不过黄石必须要带足武力,不然王化贞这个猪头可能认为这是骗他回去的计谋。被不明不白地杀了岂不冤枉。

黄石相信只有表现出压倒性的实力后,他的话王化贞才肯认真听,诚意也才能被相信。跨上战马的黄石立刻大喊道:“弟兄们,巡抚大人有令,斩杀孙得功,赏银千两,世袭百户!”

黄石虽然讨了这个赏格,但是在他和费立国的原计划里,是不会有人拿到孙得功的首级的。虽然他们两个人很想宰了孙得功灭口,但昨天他们俩做具体计划的时候,发现如果不想让孙得功逃走的话,就必须分散兵力拿下全部的四个城门。

他们的兵力本来就比孙得功少,而且可能更不可靠,所以分散兵力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主意。如果四个城门都派士兵防守,那么手中的兵力就会变得单薄。一旦争夺城市的战斗失败,那倒成画虎不成凡类犬了。此外,广宁可是大城,四个城门都有瓮城,虽然叛军也没有几个兵力,但毕竟有万一。

黄石和费立国的部队打顺风仗可以,攻坚不下,他们就很怀疑士兵能不能维持士气了。再者,如果孙得功决心突围,他可以集中起几百人,每个城门黄石他们扔几十、上百个士兵也未必能堵住他,真逼得孙得功狗急跳墙,也未必是好事。

所以黄石提出虚张声势的策略,就是把部队凝成一个拳头,扫荡小股的敌军,先到几个衙门和各处友军会合,不断壮大自己,把孙得功吓跑了完事。黄石觉得只要孙得功跑了,收复广宁就成功了,所以他进北门瓮城的时候心情是很轻松的。

但他立刻被吓了一大跳。厮杀声从城中飘来,在瓮城里就可以看到浓烟和火光,甚至还有沉闷的炮声。瓮城上留守的士兵大多站在内侧城墙向城里张望,看他们的表现似乎不是很乐观。

“大人。”城墙上的杨炉火认出了他,城墙上的几十个士兵纷纷向他行礼。经过今天早上打扫战场,黄石的部下各个装备精良,每个士兵头上戴的多是红缨铁盔而不是斗笠,不少人披着鳞甲,最起码也有护心镜。

“免礼。”黄石着急地抬头问城楼上的杨炉火:“战况如何?”

城楼最高处的杨炉火大声报告:“费大人领着主力在武库附近,攻势似乎受阻了,具体情况看不清。城内各处都有战斗,非常混乱。”

“你们小心防守城门,不可离开。还有,立刻在城楼上升起巡抚大旗。”杨炉火领着六十人防守着退路,他那队另外一半则跟着费立国杀进城去了。

有了巡抚的旗帜,就可以吸引散兵,但是也可能会吸引来叛军的主意,黄石又命令四十名旧部留下,和杨炉火一起保护巡抚大旗。黄石让杨炉火每整顿好十名散兵,就从自己的旧部中任命一个果长,带去城中增援。既然已经发展成混战,那就拼人头吧,不在乎什么素质和纪律了。

安排已定,黄石马鞭向城内一指:

“儿郎们,进城。”

(第十一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