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九节

(笔者按,不知道怎么类别是“历史传记”了,致命失误啊。幸好有人提醒,总算改回来了,今天多更新一节吧。)

“没错,就是祖大寿,孙得功在左翼,他在右翼,同时逃跑,而且他是关宁军副总兵,辽西将门世家,还和熊廷弼走得很近。”费立国跳着脚地骂:“老子要是能活着回去,一定要告他一状。”

“不是祖大寿。”黄石斩钉截铁地说,他觉得那是关宁军的临阵逃跑癖发作了,这个历史上关宁军干了不是一次两次了,辽西将门集团只在乎自己的利益。

“为什么?”

总不可能告诉费立国自己看过祖大寿未来的历史纪录,黄石无奈地说:“也许是,就算不是他,也是今天早上来增援的关宁军中的一个人。不过没关系了,我们现在该想的是下一步要怎么办。”

“肯定是祖大寿,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确实没有必要再想了。”费立国不满地嘟哝着,他也知道眼前的事情最重要:“现在我们显然不能回广宁,不然孙得功一定要杀我们灭口。我们投后金也不行,孙得功一样要杀我们,天啊,竟然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所以我们要先动手杀了孙得功。”

“怎么杀?”

黄石决定震慑一下费立国,至少也要压制住他的杂念:“孙得功既然逃回广宁,而且今天又要杀我们灭口,那说明……”

“说明他还有后续的计划,不然不需要如此。”费立国一点儿也不苯。

“不错,不然直接向努尔哈赤投降就大功告成了,到时候真要杀我们还不是杀两条狗,何必玩这种花活。所以……”

费立国挠了挠头,仍能勉强跟上黄石的思路:“所以他在广宁还有计划。”

“很对。”黄石继续诱导下去:“既然他要杀我们,就说明我们会威胁到他的计划。他的计划是……。”

费立国挠头半天,实在追不上黄石的念头了:“想不出来,我们不可能知道他接下来的计划。”

“我们知道!”黄石有历史知识作背景,所有的迷雾对他来说已经不存在:“孙得功既然逃回广宁,那么就是要献广宁城。既然要献广宁城,就要抓王化贞。今日一败,广宁军肯定全军覆灭,王化贞威信扫地。所以孙得功下一步一定是在广宁城兵变。”

看着被自己流畅的逻辑惊得目瞪口呆的费立国,黄石微笑着继续补充:“孙得功这个计划唯一的破绽是熊廷弼去广宁,凭多年辽东经略的威望压服潜在的乱党,但是既然我们确认熊廷弼身边有人……”

“祖大寿!”费立国立刻插嘴。

黄石懒得理他,继续说下去:“所以熊经略不会去广宁了。孙得功对王化贞是有心算无心,但是没有想到我们还活着,而且我们已经看清了孙得功的全部计划,只要我们在他发动叛乱的那个时刻打击他,就是我们有心算他无心。”

黄石已经把他新的计划和他原本的计划对照了一遍,他发现自己的地理位置差了,但是只要能说服费立国,实力反倒大大增强了。

“去杀孙得功,你疯了么?我们是他一伙儿的,大明不会饶了我们的。”

“我们先不回去,孙得功肯定会说我们力战阵亡了,用来增加王化贞的信任。我们在孙得功作乱的时候杀了他就洗白了,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他,今天我们的遭遇也明显不是孙得功党羽。王化贞被我们救下,更没有道理怀疑我们。”

费立国想了一会儿,整理清了这一套逻辑。发现确实如黄石所说,他们完全可以洗白,只要把责任都推给孙得功就可以了。

而且孙得功以后的每一步确实都已经成为必然,费立国自然不知道黄石的秘密,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理解了黄石的全部推论后,还以为黄石是刚刚完成的判断,脸上还没有什么,费立国心里已是骇然。

“不过和李永芳联系的事情……”费立国突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他阴沉沉地抬起头:“你原本不是打算推给我吧?”

镇江战役之后,联络李永芳的工作就从黄石手里转到费立国那里了。黄石本来的盘算里面就是打算这么干,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费兄,你我之间,何必讲这么伤感情的话呢?我想,你不是亲自去辽阳的吧?”

“我是负责人,但确实不是亲自去的。”费立国点点头,他决定杀人灭口了:“只要……”

这个念头一起,费立国猛然想起眼前的人,多半也曾经对自己打过如此这般的主意,后半句话一下子就没有说下去。黄石看着他脸色变换,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连忙解释:“我肯定会说我根本不知道孙得功和李永芳之间的联络人,大明爱猜谁就去猜好了,我既然不是细作,当然什么都不知道。”

“嗯,把一切推给孙得功,好主意,好办法!”费立国决定一会儿就杀了那个具体的联络亲兵,借口随便找一个,反正其他人也不知道。费立国心知肚明黄石在说谎话,不过现在两个人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谁也离不开谁,自己懂装不懂把这事揭过去就算了,他现在觉得黄石深不可测,早打消了任何和他作对的企图。

“加上你今天早上跟熊经略说的话,你一定是大大的功臣。黄石你想得还真远啊。”费立国看黄石的眼神好像是在看怪物。

“费兄,狡兔尚且三窟,何况我们这些聪明人呢。”

黄石心中并没有这么良好的感觉,这次自己差点就死在孙得功手里了。说到底还是沾了历史的便宜,自己可以看清孙得功的每一步,可以轻易看穿孙得功布下的种种密雾,然后选择最恰当的时机给他致命的打击。

但是孙得功看不清黄石是怎么想的,孙得功更看不穿黄石的目的,当然更不可能知道黄石的具体计划。黄石揣摩着孙得功早上乍闻自己出卖他的感觉,那一定异乎寻常的震惊吧。

费立国又一直告诉他黄石很安全,还在孙得功的暗示下拼命保黄石。孙得功肯定感觉危机四伏,所以只能临时采用借刀杀人的办法来挣扎,来铤而走险。别说,孙得功这个紧急制定的计划成功的机会还很大,如果不是黄石知道历史,现在大概是一具死尸了。这让黄石又有一种自己小窥了古人的感觉。

只听费立国轻声地说:“我不知道你和孙得功之间的事情,不过孙得功真是愚蠢啊,和你做对是一个人能犯下的最大错误了。”

这是在标榜无害么?黄石微笑着回答:“过奖,现在我们还是来讨论如何偷袭孙得功吧。”

(第九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