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八节

两翼的后金骑兵果然多是些零散的游骑,不少烟尘还是利用绑在马后的树枝搞出来的。最重要的是,后金显然没有料到会有一直这么大的建制骑兵集体冲击。在原本的预计中,他们的对手应该是落单的骑兵或者是精疲力竭的步兵。

一些才赶到的骑兵也和他们一起冲出了包围圈,后金士兵更没有敢于追击他们,而是恢复了防线,最后黄石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损失微乎其微,他高兴地数出了四百七十三名骑兵。几乎是一个游击将军的编制。

“多亏你支持我啊。”下令士兵暂时休息后,黄石兴奋地向费立国鞠了一躬。

“坦率地说,你的话当时我也是半信半疑,不过我知道那种生死关头绝对不是内讧的好时机,既然要同舟共济那么不管我信不信也得支持你,”费立国苦笑了一下,然后恶狠狠地说:“现在我们必须要好好谈一谈了!”

两个人走道僻静角落,对视了半晌以后还是黄石先开口。

“我认为孙得功打算投敌,”黄石躲躲闪闪地说道:“他和我提过这个话头。”

“是吗?嗯,好像他也隐隐约约和我提过。”费立国也支支吾吾地表示同意。

“但是我装听不懂,所以他让我去送死。”黄石看着费立国的眼睛说出了这段话。

“我也没有理他,所以他也想让我去送死。”费立国喃喃地说。

两个人呆看了对方一会儿。

“妈的,”黄石大骂了一句:“不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迟早是死人。妈的,你我心里都明白系红头巾是什么意思。”

费立国摸了摸下巴:“那你先说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们还是生死关头,还得同舟共济!”黄石咬牙切齿地说:“孙得功说系红头巾的人就是安全的,但是现在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真的冲过去,一定会被射成刺猬。”

费立国强笑着补充:“他告诉我要第一个冲过去,免得被后面的明军拖住了,我猜他也是和你这么说的。”

“出兵前还是好好的,不然他不会让我们负责拖慢行军速度。”黄石毫不犹豫地下了判断。

经过片刻的沉默,费立国艰难地说:“回去报告人数的时候,他是冲着你来的。”

接下来费立国告诉黄石,孙得功要费立国监视黄石,最后那几句话的意思是问黄石是不是有异常,如果费立国在众人面前大声说黄石谎报军情,就意味着黄石有异常举动,孙得功就可以把黄石军法处置。

“但是你确实没有异常啊,我看得很清楚,你尽心尽力地完成了孙得功交给的任务。”

才说完这话,费立国就猛然抬起头,黄石和他对视着同时叫道:

“问题出在今天上午!”

“孙得功有绝对的把握你有问题,这是定而无疑的事情了。”费立国凝视着黄石的双眸:“他觉得我在替你隐瞒。最后他还认为情况已经非常紧急,所以只有用这样的下策来除掉你我。”

现在不是斗心眼的时候,黄石马上把早上和熊廷弼的话挑三拣四地说了个大概。

“天,你还想出卖孙得功么?”

黄石自然不会说明自己的计划,所以他只是淡淡地说:“孙得功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我不敢确信他一定会成功,所以我要留一条退路。”

“熊经略身边一定有人,替孙得功争取到了熊廷弼的信任。今天还及时通知了孙得功你有重大威胁,下午孙得功玩了这么一手后,如果你去王化贞那里一说,他就死定了。”费立国老谋深算地分析了一遍,接着就暴跳起来:“你把我害苦了,就因为我早上没有发现你的异常,孙得功竟然认为我也有问题。”

“怎么可能?你还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吧?”冷静下来的黄石敏锐地察觉到漏洞,费立国不可能仅仅因为早上没有发现异常就被清洗:“费兄,我们现在是同舟共济啊。”

费立国也很是爽快,立刻承认他负责监视黄石很久了:“你不怪我吧?”

“各为其主。”黄石淡淡地说道:“不过我们现在最好能坦诚相见。”

“金求德。”费立国马上报出一个名字,“他用孙得功的计策去谋求你的信任,而且成功了。还当上你的代把总。他会定期向我汇报你的情况,刚开始还有些货,最近这半个月他明明盯你盯得很紧,却告诉我什么异常都没有。”

看到黄石似笑非笑的表情,费立国顿时恍然大悟:“他投向你了,是吧?”

“是。”

“这兔崽子,把老子害苦了。”话一出口费立国就后悔了,赶忙抱歉:“幸好如此,不然伤了黄兄弟,那该如何是好?”

说完这话费立国也觉得逻辑欠通,尴尬地笑笑,又报出了一个亲兵的名字。

“原来是他啊。”黄石冷笑了一声,打算一会儿就交给金求德去处理,这种脏活他觉得金求德正合适:“这是个笨蛋。”

“确实是笨蛋,什么也没有看出来。”费立国恨恨地说:“该死的笨蛋。”

“还有没?”

“没了。”

这样一切都合理了,费立国一个劲地报平安,结果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就算孙得功不怀疑他,也得恨死他了。何况黄石估计孙得功也怕自己起疑,派费立国跟着送死,就能更好地保证黄石听话地去倒戈。再者,就算黄石想发难,有个费立国跟着也会碍手碍脚,这样孙得功就有时间实施自己的计划。

想通了一切后黄石长出了口气,自己对杨炉火的怀疑是不公正的,这更让他高兴。杨炉火一直很勤快,现在嫌疑一去,黄石对他就全是歉疚之情了,他觉得应该想办法补偿一下:“孙得功冒的风险太大了,而且他谁都不信任,也包括费兄你。”

自己的威胁到底有多大,黄石心知肚明。他也能想象今天孙得功的震惊,所以他只有一举杀人灭口,三百骑兵孙得功都能毫不犹豫地牺牲,费立国当然更是宁枉勿纵。

“你怎么看出来的?”费立国脸上布满了不解:“我还以为孙得功是要从后掩杀呢?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出他是要我们送死?”

总不能说历史上有记载吧,黄石苦笑着回答:“别看我是他名义上的女婿,但是我从来不信任他,他什么话我都要想想。”

费立国叹息了一声,默默无语,孙得功的计策到处都是破绽,只要静下心来一想就全能看出来。但是当时时间那么紧,费立国又是习惯于服从命令,自然没有多想。

“幸好你猜对了,不然的话……”费立国打了一个寒颤。

黄石打断了他的话:“幸好我猜对了。”

不然两个人就被射成豪猪了,费立国又是一个寒颤:“那你还猜了什么,比如你有没有猜出谁是孙得功的合作者?”

面对费立国的疑问,黄石无力地摇摇头。

“祖大寿!”费立国突然喊了出来。

(第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