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七节

喊杀声已经被黄石一行丢到了遥远的身后,黄石的部下也有跟不上的了。满腔怒火渐渐冷下来后,黄石想到就算追上孙得功,凭自己这些人多半也是送死。祖大寿早就转弯南下直奔宁远方向去了,辽西将门这帮孙子转进功夫一流,总是毫无愧疚地临阵脱逃,让友军去顶缸,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但是广宁在西面,黄石必须去广宁,不然一切都成为泡影,他只好勒定马喘口气。

“停,停。”

费立国就大喊着追上来:“停,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么?”黄石冰冷冷地反问。

费立国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不敢相信,孙大人要……”

“他要我们死!”说完黄石就再也不看费立国,冲着惊惶的士兵们叫起来:“弟兄们,听我说。”

黄石冲着跟上来的士兵尽力大喊起来,“我们被孙得功,孙得功这个狗娘养的出卖了!”

说着黄石就狠狠冲地上吐了一口:“这婊子养的,让我和费千总打头阵,可是我回头一看,他自己的旗帜跑到最后去了。”

黄石声情并茂地控诉着孙得功:“他早就想逃跑了,但是怕巡抚大人追究他,所以让我送死,这样就可以说是力战不敌!”

说着说着黄石一把扯下自己头上的红巾,然后冲着士兵指点着费立国头上那条,谎话张口就来:“我和费千总真信了这个狗娘养的谎言,所以我们约定:要把火红的大明军旗顶在头上杀敌。要冲锋在第一个,结果……”

看到黄石好像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费立国立刻接上:“开战前黄千总才发现说要到第一线的孙得功竟然跑到最后面去了,等我和黄督司去请示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跑了。结果我军左翼就崩溃了,他可是我们左翼指挥啊。”

黄石无力地挥了一下手,“现在不用多说了,我们撤退要紧,先脱离险地再说。”

这时费立国策马来到黄石身边,耳语道:“我们必须私下好好谈谈,先不能回广宁。”

黄石冲着费立国点点头,表示看法一致:“这个我知道,但是必须逃离这里,一切等脱离险境以后再说。”

费立国马鞭一指西方:“前面五里就是沙岭,过了沙岭就是通向广宁的官道,我们到官道上的驿站去找些东西吃吧。”

“等等,你说前面是沙岭。”这个名字对黄石来说,无疑一声惊雷。

“不错,沙岭。”

黄石闭上了眼睛,历史纪录如同流水一样滑过他的脑海,西平后金故意只是击溃了广宁军,放任他们向沙岭奔逃,精疲力竭的明军在沙岭被早已迂回到位的后金军堵住,书上说一直到四十年以后,这里的白尸还没有收完,晚上磷火辉煌,行人走夜路都不用打火把。

“黄老弟。”费立国推了黄石一把。

“费兄,借一步路说话。”把费立国拉到一边,黄石小声对他说:“我们不能去沙岭,那里一定有埋伏。”

“你怎么知道。”费立国睁大了眼睛。

黄石不肯定,但是存在这种可能性,有孙得功这种大内鬼,阻击部队偷偷绕过去的可能性很大。不过不等他回答,士兵们已经大喊起来:“大人,来了,来了!”

在他们的东面,南北两翼都出现了滚滚尘土。

溃逃的明军将士他们太惊慌了,没有时间静下心去分析为什么后金铁骑只是缓缓跟着他们,黄石看着那两道烟尘轻声说:“他们要把我军逼向沙岭,等着我军在溃逃中耗尽体力。”

就算沙岭没有伏兵,就算这些才是迂回的大队骑兵,黄石觉得手下几百骑兵还是能轻易冲过去。毕竟他们的紧要目标是立刻前往沙岭,黄石不打算冒险去沙岭,被伏击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他和费立国说话期间,不断有零星的明军骑兵逃来,看到他们这三百骑,有的仍然不管不顾地向沙岭逃去,有的则犹豫着停下来,让他们吐白沫的马稍微休息一下。渐渐聚拢了四百多骑兵,他们都非常不安地反复回头注视远方那两道不断逼近的土龙。

黄石抖了一下马缰,纵马来到士兵前,遥指着那两条烟尘用力大喊:“弟兄们,这些建奴是显然是要把我们逼到沙岭去,所以那里肯定有伏兵。”

这话立刻引起了一片片议论声,有个不认识的明军还高声发问:“你是谁?”

“我是督司黄石,这是千总费立国。”黄石现在根本没有兴趣在前面加上孙得功的名字,不过士兵们看来也没有进一步的疑问。

“所以,我决定向那里,”黄石一指南方的尘土,“从建奴骑兵里冲过去。”

令黄石失望的是,士兵们立刻换上了恐惧的面孔,他们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缩,仿佛黄石就是建奴一样。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沙岭就是自寻死路。”黄石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他希望尽可能的多带走一些士兵,这些可都是宝贵的骑兵。

但是大部分士兵还是不为所动,包括黄石自己的部下都有很多用沉默表示反对。虽然时间紧迫,黄石还是沉吟着正打算再动员一次。

“我们只带有武器的士兵走。”一直沉默的费立国突然纵马上前,用冷酷的声音说:“没有武器的不要跟来,否则杀无赦。”

说完费立国就脱下斗篷扔给他的掌旗亲兵:“把这个先当我的军旗打起来,有武器的跟我走,剩下的,去沙岭听天由命吧。”

早已经把旗子丢了的掌旗亲兵如蒙大赦,赶快满地找木棍,一个显然已经扔掉武器的士兵则拼命喊起来:“费大人,我们对你忠心耿耿,大人你不能抛下我啊。”

“谁叫你没有武器,累赘。”费立国冷冷抛下一句话就掉头向南,黄石看见费立国调头的时候冲他又眨了一下眼。

“黄大人,我骑术精湛,不会是累赘的。”这次是一个黄石的部下嚷嚷起来了,这小子刚才逃跑的时候从马上掉下来,总算运气好没把手脚摔断,马也幸运地停住了。他追上来以后就听到了这句话,至于武器自然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我不会抛下你们的,跟紧我好了。”黄石一边说一边学着费立国的样,解下斗篷扔给亲兵,然后他冲着那个被费立国骂得面如死灰的累赘说:“跟在有武器的后面吧,只要不扰乱我们的队形我就不来管你。”

“谢大人。”

不管是不是两个人的部下,有武器的士兵纷纷骄傲地紧跟着两个人的掌旗亲兵——费立国的亲兵找到了两根棍子,分了一个给黄石的掌旗亲兵,他们正举着两个人的斗篷。跟在队伍后面的一大半都是没有武器的士兵,一个个畏畏缩缩地不敢抬头出声。

想想刚才旌旗飞舞的祖大寿,再看看手下这帮熊兵,黄石心里暗骂,别说和后金军队打了,就是关宁铁骑也比不上啊,自己先拿孙得功练手应该有好处。等赶上一马当先的费立国以后,他低声称赞道:“真有你的。”

费立国撇了撇嘴角:“你认为我们机会大么?”

“很大,我们人少,更不是主要目标,他们拦不住也不会追击,何况建奴重兵在东面,南北应该是虚张声势,我们都是骑兵,很容易冲过去的。”

“好,”费立国点点头,大喝一声:“儿郎们,让我们冲过去吧。”

马队奔腾起来,笔直地向南方刺去。

(第七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