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双手辟开生死路 第五节

摊开行军地图一看,前面的小丘陵正是孙得功前天给黄石看的第一处墨点处。费立国话音未落,最前面的探马就急急忙忙地赶回,不等马停斥候已经喊了起来:“禀黄大人,丘陵上似有可疑人物活动。”

在费立国的注视中,黄石一声大叫:“停!”

前哨马队立刻停了下来。

“再探。”黄石又是一声令下。

一炷香以后,两个斥候气喘吁吁地飞马赶回,手上还捧着些东西:“禀黄大人,可疑人物没有找到,但是发现了这些。”

那些东西是几种百姓的衣服,还有一块损坏的马蹄铁,黄石默契的和费立国地对视一眼,命令马队散开搜索,同时向后方报告发现后金哨探的活动迹象。

执掌广宁军前锋的孙得功当然立刻停止前进,先锋侦骑四出,搜索了半天才重新上路,得到安全报告的陈渠也跟着催促全军开拔。

行军不到一刻钟后,又在孙得功的第二处墨点处,一片森林的地方发现了后金的旗帜。虽然还是被证明是疑兵,但是这次又停军近两刻钟。唯一的好消息是,祖大寿带着一千关宁骑兵追上了广宁大部队。

随后的路途上,又连续多次遇到各种迹象,虽然全部是虚惊,但是大军走走停停快三个时辰,走的只有正常行军的三分之一。

前哨马队的士兵也都变得神经紧张,仿佛随时都会遭到伏击,后面的广宁大军更是怨声载道。

走得再慢,这段路程还是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不过作为前哨的黄石早就看到天边西平堡方向渐渐升起一道烟柱。很快他看见几十个后金哨探以小队为单位,出现在他们马队的正面和两翼,他们的后方是翻腾着火光的西平堡。

“停止前进,向两翼多派探马。”黄石大声地下令,然后他咨询了费立国一下:“费兄,停止好,还是继续前进好?”

费立国苦笑了一下:“黄老弟你这可是难为我了。我也没有打过仗啊。”

身边的亲兵更不用说,黄石知道整个前哨马队都没有一个有过当前哨的经验,辽东激战以来,明军精锐早已经损失殆尽,广宁镇绝大多数都是新招募的士兵或者是原本的屯垦兵,打过仗的老兵几乎不存在了。

“前哨,继续前进,”黄石咬咬牙下达了命令,同时拉过一个传令兵:“立刻回去报告,我部遭遇建奴,可能需要增援。”

面前的后金探马一直挺进到距离黄石四、五百米的位置才停下来,他们自在地望过来,随着这几百明军小心翼翼地推进,他们也以同样的缓慢速度向西退去。

黄石感到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汗,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士兵,他们也个个脸色苍白,很多人都把手放在武器上,个别人反复把刀抽出来一段,又插回去,发出刺耳地声音。

“全军听令,抽刀。”黄石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声音带来的紧张气氛了。一声令下,前哨纷纷急不可耐地亮出武器,跟着就是一片大出气的响动,士兵们纷纷发出低声的吆喝来给自己壮胆。

黄石眯起眼睛望过去,对面的后金哨探还保持双手扶缰的姿态,他们的小队散得更开,零零落落地铺满大地,而明军马队则越来越紧紧挤在一起,乍一看,几十个后金探马竟然好像包围了这四百明军骑兵。

随着越发地前进,黑压压地后金大队开始出现在黄石等明军的视野中。

“黄老弟,我们应该停止前进了。”费立国感到他已经很难驱使部下继续前进了。

“敌军离我们还有很长的距离。”黄石在邓在马镫上站起来,极目眺望,“我看不清有多少人马。如何向中军报告?”

“继续前进。”黄石不理愣在一边的费立国,断然下令,士兵虽说是第一次上战场,不过表现也太差了。

但马队还没有前进,一个士兵就大叫起来:“大人,看。”那个士兵指着一队缓缓向明军靠过来的后金骑兵,人数看起来也有三、四百。

“我们的背后有敌军。”后面一个士兵突然发出带着绝望腔调的喊叫声。顿时引起一片惊慌地嗡嗡声。

“住口,都住口。”黄石一边怒吼,一边迅速地拨马向后。明军前哨马队早因为高度戒备而拥挤成一团战斗队形,所以和前锋间拉开了一条口子,黄石果然看到有两、三个后金探马大摇大摆地插进了这个裂缝,跑过去观察起明军前锋部队来。

黄石回到前排的时候,仍然看不清后金队伍的阵型和人数,但是向他们逼来的后金几百骑兵已经不到两里了。

“大人,快下令吧。”几个亲兵纷纷开始催促黄石。

“大人。下令吧。”他周围的士兵也开始自发地喊起来了。

黄石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样的命令,也只好无奈地下令:

“撤退,与前锋汇合。”

散布开的后金探马在他们周围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和距离,一直把他们送回明军前锋阵列中。

“对方先头部队有多少?”一回到先锋军中,孙得功当着大批军官就劈头盖脸地问。

“回大人,三、四千。”黄石面不改色地回答。

“晤,那建奴大军共有多少?”

“四万。”黄石当然没有看见,但是毫不迟疑地立刻回话。

“你看清了?”

“千真万确。”

“胡说,”孙得功突然暴跳如雷,吓了黄石一大跳,只听他咆哮着说:“你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看清了,你靠近看了么?”

黄石连忙拱手道:“卑职不敢大言,建奴确实是四万兵力,卑职亲眼所见。”说完一指呆立在一边的费立国,“费千总也看见了。”

“不错,建奴确实是四万,卑职也是亲眼所见。”费立国立刻出声附和。

“军中无戏言。”孙得功仍然不依不饶。

“卑职绝对不敢。”费立国和黄石齐声回答。

孙得功默默念了几遍“四万”,猛地咳嗽了一声:“费立国,这可是军情大事,千万不要欺瞒于本将。”

费立国愕然和孙得功对视片刻,手足无措地回答:“卑职当然不敢。”

“晤,四万,你们真的看清了?全军停止前进,与中军会合。”孙得功发出了命令,黄石连忙开始招呼部下。

回想孙得功和费立国的对话,黄石胸中充满了迷惑,隐约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在他眼前晃动,却一下子却抓不住它。

(第五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