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十三节

“本将已经被王大人委以先锋重任,明日我广宁大军要兵法镇武,诸君这就回去准备吧。黄石你先留下。”孙得功在军营发号施令完毕,就叫黄石一起回他的住处商议机密。孙得功回家先要去更衣,黄石就站在书房外等候。

乖宝宝溜过来想要说话,黄石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就躲到一边等着去了。

黄石知道她要说什么,通风报信后杨炉火也作了汇报。据他说还不等他开口,孙家小姐就把他召去问话,听他讲述原委后还赏了他几两银子,乖宝宝也是千恩万谢。这两天杨炉火已经开始宣扬黄石如何为那三个亲兵出气了。

进了书房关上门后,孙得功先是冲黄石一笑:“是不是我女儿又想跟我和她娘亲说什么要出去踏雪了?这次可别想我夫人同意了。踏雪踏到消失了快三个时辰,黄石你胆子不小啊。”

黄石张口就想解释几句,孙得功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摊开辽东地图,“说正经事情吧。”

“大人有什么吩咐?”

孙得功看起来显得很悠闲,不急不躁地在广宁、海州等地上看了半天:“小黄,你来看看,这里是镇武,这里是海州。我们的位置很安全啊。”

黄石看了地图一会儿,指着地图上通向广宁的大道:“难道没有人建议去西平堡么?以属下的意见,广宁大军要真想主动迎击,明日出兵的位置应该是西平堡才对啊!”

……

黄石原本的历史中:

天启正月二十一日,后金军利用三岔河封冻,涉渡辽河,广宁军河防军抵抗不到半日就全线崩溃。通向辽阳的康庄大道上,西平堡宛如磐石一般堵住了后金大军。

……

孙得功飞快地了黄石一眼:“小黄你的眼光很准啊,罗一贯说了西平堡,但是我反对,所以王化贞就让他去了,广宁镇本部要去镇武。”

黄石:“……”

“你是奇怪我怎么争得过罗总兵么?”看着黄石的表情,孙得功一笑:“西平堡固然是最直接,也是最可能的进军路线,但是我对王化贞说,不能不防备大金出奇兵,所以还是把大军部署在镇武更安全,可以呼应四方。”

这话说得黄石也是连连点头,确实是稳妥地部署,但是他知道既然有孙得功这个大内奸在,那么后金必然走大道,直取西平堡,他犹豫着说:“罗总兵可是广宁军猛将,有此人在,西平堡恐怕很难攻下。”

“不错,不错。罗一贯总兵官确实是猛将,不过嘛,西平堡并不是他的直属部队,”孙得功满不在乎地解释道:“王化贞下令装备精良的广宁镇本部都要留在他身边,所以罗一贯只有自己去了,西平堡只有河防军而已,罗一贯指挥一批从来没有见过的将领,能指挥灵便才是怪事。”

……

黄石心中的个人看法:如果西平堡的三千守军服从罗总兵的指挥,而不是多次擅自出战,把有限的兵力大半消耗在几次的反击中,那么或许能够坚持到援军到来。

……

“但是镇武堡到西平堡不过短短一个时辰的道路,”黄石提出最后一个疑问:“西平探马一旦确认汗王大军的路线,就会立刻飞马报告王化贞,汗王能及时拿下西平堡么?如果不能,汗王就要被六万广宁大军夹击了。”

“这就是我今天叫你来的原因。”孙得功高深莫测地笑着,手指随即指向了地图上的几个墨点——都处在西平堡和镇武堡之间。黄石紧张地把头伸过去看,知道说到今天的重点了。

……

“老爷——”出了书房就黄石就被乖宝宝领到了庭院无人处。

乖宝宝行礼以后没有站起来,半句话没有说完语调里就带上了哭腔:“婢子知道错了,随老爷打骂。”

“不要叫我老爷,你现在的老爷还是孙大人吧。”

“是,姑爷。”乖宝宝痛骂自己不该仗势欺人,纤细苗条的身影一直在哆嗦,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骂完自己后她可怜巴巴地抬头瞟了黄石一眼,发现黄石也在注视她的时候又像受惊的小鸟一样立刻把头垂下去了,那天对亲兵张牙舞爪的模样一点儿影都没有了。

这姑娘没机会去拍电影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演戏为了帮杨炉火圆谎言,那到这个地步也就足够了,但是黄石想从乖宝宝身上打探些消息,所以还要继续下去:“说的都是真心话。”

“是,婢子再也不敢了。”

不敢这种话黄石是不会信的,只要权利还是呈金字塔结构分布,上位者身边的人就永远有着天然的优势,这就是所谓的宰相门前七品官,开工程的不如给领导开汽车的,在海湾打仗的不如陪总统打高尔夫球的。

“你一定很委屈吧。”黄石在寻找着对付她的方法,因为黄石打定主意要从她这里了解孙小姐的真实反应。

乖宝宝斩钉截铁地说:“婢子不委屈。”

真不是个诚实的姑娘!黄石只好打消了正面问话的主意:“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为这个生气?”

乖宝宝立刻叙述了一个忏悔者的心路历程,回家后如何反思自己的言行、如何灵光闪现、如何向孙小姐坦白,最后就是在孙小姐的帮助鼓励下灵魂得到升华,决心紧密团结在孙小姐也就是未来的黄夫人周围,苦干实干为建设好黄家而略尽绵薄之力。

“哦,原来如此。”黄石竭力忍耐不让自己笑起来,这个小丫头真好玩啊。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因为他惊讶地发现女孩应对得当,这长长的一大篇里竟然没有什么破绽。

“是杨炉火告诉你的吧?”

“不是,”乖宝宝立刻回答,然后才怯生生地问:“老爷怎么这么说?”

她的反应也很快,黄石开始变得急躁了:“我说的对吧?”

“不对。啊——婢子冒犯了,不过真的不是谁说的。”

“这件事情我只和杨炉火说过,你不用隐瞒了。”

“婢子不知道什么杨炉火,婢子也不是听别人说的。”

没看出来她还是一个很有义气的mm,挫折感不断地涌上黄石心头,这股感觉让他大声地说:“不老实回话就不要进我家门,快说是不是杨炉火告诉你的,不然你就可以去和小姐告别了。”

乖宝宝低着头,肩膀抖动了一下,但还是坚持:“不是。”

束手无策让黄石胸中的怒火冲出喉咙,他大声叫好:“好极了,我不问了。自己回去告诉小姐,你不用陪嫁过来了。”

(第十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