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十二节

“我说话经常不走脑子,人很糊涂不说,一些人情世故也都不懂。现在我是诚心请教,刚才我说让你扶那丫头上马,你们反应都很大,为什么?”黄石的语气很诚恳,虽然他基本认定小姐身份,但是他还要最后确认一下。

杨炉火止住笑容看了黄石半天,突然又扑嗤一声笑了出来,伏身拱手:“大人言重了,大人是做大事情的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自然不留心。”

“但说无妨。”

“是,属下遵命。”作为黄石第一任亲兵队长,杨炉火的身份自然大大不同,这段时间他一直相当于黄石的左右手:“大人还记得昨天孙家小姐派她丫头来的情景么?”

昨天自己的众亲兵都对乖宝宝毕恭毕敬,今天杨炉火冻得半死也要给她挡风,黄石故作轻松地问:“你们都很怕她?”

“是,大人是英雄豪杰不在乎小事,但是我们不能和大人相比,能得罪谁不能得罪谁,大伙儿心里都清楚得很。”杨炉火说话的时候笑得有些暧昧:“我们或许敢得罪夫人一点儿,但是我们肯定不敢得罪二夫人。”

“二夫人?”黄石惊讶地叫了起来,挠了挠头显得很困惑:“我是苦出身,不怕杨炉火你笑话,本来我连讨老婆都不敢想,这东西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明白,你给我好好说说。”

杨炉火听了有些奇怪,这种事情说到这个地步,按说大明人人都该明白了啊——自己跟随的大人平时精明的和猴子一样,怎么说这么透他还是听不懂。

明朝,这种陪嫁的贴身丫头一百个里面有九十九个要成为家主的妾,对黄石这种没有娶妾的人来说,那更板上钉钉的是第一个妾。技术落后造成明朝缺乏避孕手段,正妻很快可能就会有喜,日子长了夫妻也就不能行房了。家境富裕的主人自然不肯用五姑娘解决问题,这个时候就往往就会纳妾。而正妻是负责纳妾的,她当然要从自己信得过的人里面选。

陪嫁丫头一般都是从妻子小姐时代的贴身丫头,所以她们就光荣接下这个重任,在这个非常时期替妻子看住丈夫。妻子使用起这种丫头来比较放心:不用担心造反也比较听话,肯定算是妻子树立的羽翼了。

而且大明是女主内,虽然妻子在家内事情上说一不二,但正妻总不可能一天到晚抛头露面,控制家庭的工作也都是利用贴身丫头这种心腹亲信去完成。这个习俗实际上已经变成不成文的制度了,有钱人家给自己女儿挑的贴身丫环不但要聪明可靠,也要清秀漂亮,这样可以帮女儿结宠自固。

黄石虽然对这些有些模糊的认识,但是杨炉火毕竟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他一番解释让黄石彻底搞清了这些礼仪习惯。他回忆起乖宝宝和自己的几次见面,怪不得当时乖宝宝表现得那么古怪呢,感情她名义上是为小姐,实际上也是替她自己观察丈夫呢。

“夫人天高皇帝远,二夫人要是讨厌谁,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杨炉火重申了他怕乖宝宝胜过孙小姐的态度。

人人都预见到黄石会步步高升,家也会越来越大。如果留在家里,那本来就是二夫人的地盘。即使放出去作了下级军官,但是如果被二夫人到夫人那里告个黑状,两人一起吹枕边风也还是受不了。更卑鄙的招数杨炉火还提了一个,就是去黄石那里哭诉有人调戏她,一条就够那个倒霉蛋万劫不复了。

今天正常的套路是黄石过去把乖宝宝扶上马,如果黄石不肯在孙小姐面前这么做,那她只有跟在后面走。这很好解释,不成文的制度已经深入人心,孙小姐、乖宝宝、杨炉火都根据他们和黄石的距离,确定了自己的生活位置和人际关系。

黄石琢磨了一番杨炉火的话,很好,这个人基本可以排除的嫌疑了。他觉得赵慢熊说得不错,自己是做贼心虚了,看谁都像孙得功的沙子。

“大人今天可是把属下害了,加上昨天属下又让二夫人发脾气,要是二夫人心里有疙瘩,属下就要倒霉了。”杨炉火苦笑着做好铺垫,然后直奔主题:“大人,我能不能说大人是为了二夫人昨天在家里的事情才生气的。”

“为什么?”

“属下是有私心的,属下打算偷偷告诉二夫人这件事情,二夫人一定会感激属下。”

黄石不禁莞尔,自己才这么低的一个地位,家里就要有这么多阴谋诡计:“可以。”

“谢大人,那属下今天晚上就去。这样对大人也好,这样亲兵们也会觉得大人不贪恋女色,哦——”杨炉火急忙补充说:“大人当然不贪恋女色,只是让亲兵们都知道他们对他们的关心。”

杨炉火不知道他刚解除的嫌疑又被加上了,黄石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想通风报信。

当然也可能是真心话,那他是怕将来乖宝宝知道真相,会醒悟被他骗了感激。

黄石思量一番,觉得无论是那种可能,最好都不要拒绝:“当然,你说得不错,你去替我宣传一下这事,让大家知道我对二夫人斥责我亲兵很不满意,也很解气地替他们报仇了。”

“是。”杨炉火高高兴兴地答应了。

黄石笑着接受了他的谢意,这家伙并不知道黄石的另一层深意。

任何人都会问到细节,这样自己私会孙小姐的事情就会传开,也可能会传到孙得功耳朵里。不管会不会,听说这件事情的人都会认为自己和孙得功的关系已经密不可分。

黄石希望孙得功会相信他并无贰心,而忘了孙小姐的名誉问题,或者,他总来没有考虑过。但是无论生活在什么时代,会有丈夫不考虑妻子的名声吗?如果这些落在有心人眼里又会如何呢?

天启二年正月十二日,辽东细作紧急军报:后金大举出动,进攻广宁。

原来的历史上,黄石记得也是这个时候左右后金发动了对广宁的大举进攻,并决定性地摧毁了广宁军。

此时,如同黄石来自的时空一样,辽东巡抚王化贞已经上表请战,奏章以邸报形式发送给大明各军镇,广宁镇作为辽东巡抚直辖的边镇,更以塘报将这发送给各级军官。

“愿以六万兵进战,一举荡平!臣不敢贪天功,但愿从征将士厚加赏赉,辽民赐复十年,海内除去加饷,而臣归老山林,于愿足矣!即有不称,亦必杀伤相当,敌不复振,保不为河西忧也。稍需时日,经臣以三路蹙之,歼敌必矣。臣又愿与经臣约,怒蛙可式,无摧战士之气;劳薪可念,无灰任事之心。但过河之后,将士有不能破敌逃归者,尽杀之,其军前机宜,许臣便宜从事。若一切指挥必待报而后行,则无幸矣。如以臣言为不可,乞罢臣而专责经臣,庶得一意恢复,不至为臣所挠乱也。”

黄石轻声念完这激昂的文字,叹了一口气。后金此时满族人口尚不到二十万,丁口不过六万,努尔哈赤涸泽而渔,满族战兵也超不过三、四万之数。王化贞做的打算居然是“杀伤相当”!

不过真能做到这点的话,广宁镇六万本部军马,加上河防军和地方驻军共计十三万大军,王化贞怎么也能耗尽后金的人力资源了。可惜广宁军本部六万大军,在黄石原本的历史上,几乎没有造成后金损失。

王化贞苦心积虑想反攻,想收复辽东,想平息叛乱,但是这场惨败不但会夺去他的生命,更会把他和他的主战见解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天启二年正月十六日,努尔哈赤的大军从辽阳出发,向海州进发。广宁哨探立刻飞马报告辽东巡抚行在。

“建奴计有战兵两万,汉军战兵一万,后勤和劳役人员四万,共计七万左右。”

黄石简要向三个代把总宣读了塘报军情,严肃地下达命令:“立刻分头准备,动员全体士兵。”

“是,大人。”

黄石从皇太极那里搜刮的银钱早就都扔给了武库保管人员,年审的贿银也是随到随花,统统换成了装备。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啊,”黄石养兵并不是为了这场大战准备的,这二百人唯一的目的就是火并孙得功。

“我改变不了这场大败,我说了王化贞也绝对不会信的,只是白白丢一条命而已。”这个理由被黄石用来抚平自己的负罪感——对即将到来的惨败不作为的负罪感。

黄石苦心思索良久,觉得孙得功在广宁发动叛乱的时候才是最脆弱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公然扔下了伪装,旗帜鲜明地投靠到后金一方去,这样黄石就不用担心被反咬一口。

此外,孙得功如的一千人需要制服广宁知府高邦佐的部队;辽东巡抚的近卫士兵;还需要控制广宁的一万五千守军和各个城门,这样兵力无疑会很分散。

作为孙得功的心腹,黄石有把握突袭孙得功得手。他再一次地翻看自己的年审记录,上面用英文赫然写着大炮的数目和火药的存量。

黄石抚摸着记录,就像是抚摸着那些大炮本身一样:“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了。”

“我对付不了皇太极,难道还收拾不了孙得功么?”自打吃了皇太极的迎面一棒,黄石本已经收起了古人很容易对付的想法。

但是他现在看到计划一切顺利,自己深得信任又掌握了一队精兵,黄石又有些飘飘然起来:“收拾了孙得功,也就是向皇太极报回一城,哈哈哈哈。”

第二天,后金大军出海州,直逼辽河。

同日,广宁镇宣布戒严。

(第十二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