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十一节

“今天你是瞒着你爹出来的?”

“老爷是在取笑妾身么?”

但愿是她自作主张吧,黄石在心里安慰自己,如果是孙得功的计划,那她回去描述一番自己就危险了。

一个声音在心里不停地催促他——套些话、再做些她说不出口的事情。

孙小姐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太容易被黄石把话套出来,再聊了一会儿就开始把心里话讲出来了。这些秘密中让黄石不爽的是:他一开始的那些破烂故事这女孩子确实不喜欢听,只是淑女的传统让她绝不肯让未来的夫君不高兴。按她母亲的说法,无论丈夫讲什么,都要听得津津有味,哪怕是丈夫称赞小老婆长得漂亮,自己也得出声附和。

但是孙小姐显然没有完全听从她母亲的教诲,当黄石觉得时机成熟,打算对女孩下手的时候,她却说什么也不肯老老实实地就范。脸上让亲几口没问题,搂搂抱抱也可以,但是黄石一接触到她的腰带就拼命挣扎。

也许是火候未到,黄石停手之后又继续烘托气氛,女孩也恢复了百依百顺的状态。但是等黄石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却又一次遭到了激烈抵抗。

反抗让黄石变相的“灭口”不能完成,这让他隐隐不安。此外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无论如何,男性提出要求后,女人的拒绝都是对尊严的极大伤害。

孙小姐见黄石的脸拉长了一些,她眼泪也就涌了出来。这主仆都很擅长这种利器啊,黄石只好安慰起来:“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该轻薄你。”

女孩子抽抽搭搭地说:“不,是妾身的错,都是妾身不好。”

“你的错?你有什么错?”

孙小姐此时还在黄石怀抱中,但是整个身躯已经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用两个袖子蒙着脸:“是妾身举止不当,让老爷误会了妾身的意思,真是该打。而且妾身还不能让老爷满意,更实该打!”

这里面的逻辑听得黄石直翻白眼,从一开始这女孩子就没有主动过,全是自己步步紧逼。结果到头来错还全在她身上,怪不得这个时代女性被侮辱了总是自认倒霉,不愿意报警呢。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黄石也不好再怎么样了,他只好拍拍怀里勇于认错的年轻姑娘,表示自己原谅她了,而且也不会追究了。

说完以后女孩立刻破涕为笑,舒展开身体靠上来,甜甜地说:“老爷大度,妾身感激不尽。”

小窥了这丫头片子了,黄石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又被当马猴耍了一道。

似乎看破黄石心意的小姑娘在他耳边呢喃道:“妾身早晚是老爷的人,成亲之后一定竭力服侍老爷,给您好好赔罪。”

看得到吃不着的诱惑,加上对未来的美好许诺。黄石感觉虽然时代改变,道德风俗也大不相同,但是聪明女人收拾男性的手段还是相通的——老套但也非常有效。

孙小姐这一番倒是让黄石的隐忧散去了一些,既然不可能更进一步,他也就没有兴趣待下去了:“我们在这里呆得太久了,回去吧。”

“好,妾身的家人估计也等急了,妾身也要赶快回家了。”

“啊,对呀。”黄石这才想起孙家的人还不知道在那座庙前等着呢:“看看我都忘了,你也不早说。

女孩看着黄石的大眼睛里尽是笑意,浓浓的柔情蜜意几乎要化作水滴流出来:“老爷还没有尽兴,妾身怎么敢提走字。”

两个人站起来以后,孙小姐立刻蹲下来给黄石收拾衣服。黄石怎么也拉不起她来,只听见女孩轻声地说:“这都是妾身的本份。”

如果她是孙得功派来的,那么黄石说什么都没用,也不在乎多一句了,毕竟现在只能假定她出于自己的意思来私会夫婿:“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两人间的秘密啊,别跟你母亲说。”

明白这是黄石对她的嘱咐后,孙小姐似乎有些惊讶,但是还是害羞地答应了。

“保证?”

“诺。”

出了破庙就看见乖宝宝和杨炉火远远地等在一边,杨炉火把披风铺在地上给乖宝宝坐,自己站在上风口替她挡风,黄石走近以后看到他已经是冻得面色铁青。

对一个丫环干嘛这么好?孙小姐走过去的时候,黄石向着其他别过脸,不让别人看到他阴沉的脸色,他刚刚又想到一个可能,不会这个小姐和丫环都是假扮的吧。

不可能,哪有让自己女儿抛头露面的道理,何况这样做就说明对方一早就知道婚事肯定黄。自己的疑神疑鬼让他自失地笑了一下。

黄石把孙小姐抱上自己的马,杨炉火当即把他的马牵了过来。黄石让他把马给牵去给乖宝宝,杨炉火遵命把马拉过去以后,乖宝宝却爬不上去,杨炉火在前头拉着缰绳也不说扶她一下,跟一个没事人似的。

冷眼旁观的黄石突然出声:“杨炉火你帮她一下啊。”

话出口之后,杨炉火顿时张大了嘴看过来,乖宝宝也停下来不再往马背上爬了,而是愣愣地发呆。黄石听见身后马上的人好像扯了他衣角一下,回过头的时候看见孙小姐面带歉意地俯身说:“妾身管教不严,请大人责罚,这丫头跟随妾身十年了,还请大人看在妾身面子上原谅她。”

在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黄石估计自己刚才的话有把这个丫头轰走的意思,他咳嗽了一声,凑近了孙小姐小声说:“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知道我出身贫寒,不懂什么礼仪。”

孙小姐的表情还是有些惊疑不定,看起来很犹豫地问了一句:“老爷是不是不喜欢她?如果老爷讨厌她,妾身自然不敢要她陪嫁。”

“她不是跟了你十年了么?当然随你的便,我只是看她上马辛苦而已。”

孙小姐仔细观察了黄石脸色一会儿,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她琢磨黄石还是想敲打敲打那丫头,只是理由不愿意说,不过看起来没有太严重的问题,自己以后让她小心一点儿就是。她向乖宝宝示意了一下,乖宝宝连忙跑过来,一个劲地向黄石谢罪。

黄石随便搪塞了两句表示自己原谅乖宝宝了。接着他想给未婚妻牵马,却引得孙小姐惊叫起来:“这怎么使得?”

再次闹得大家都变成了大红脸,最后是杨炉火牵马,乖宝宝耷拉着脑袋跟在马后面。黄石自己去骑另一匹马,观察到丫头跟着马走了一路后,乖宝宝和孙小姐的表情还是很自然平常。

直到分手时孙小姐脸色才古怪起来,黄石看见她向乖宝宝示意了几次,而乖宝宝现在看他的眼神好像是老鼠看猫。

今天出了不少丑,也不怕再多一次了,黄石叹了口气直接走到孙小姐身边,小声抱歉说他真的是什么也不懂,如果有什么东西最好直说。女孩子听了还是有些狐疑不信,黄石当即抬出了大义——夫妻一体的大义压过去,总算搞明白女孩想干什么。

原来女孩想要点纪念品,不知道是这个时代的习惯还是她看过的言情小说的习惯,这种情况下男主角应该在分别的时候送点信物或者叫定情物的东西。黄石知道这种东西在后世演变成了照片,不过问题是他现在手里没有照相机。

佩刀黄石身上倒是有一把,不过送这个东西恐怕有点不像话,未来正常人类约会的时候他也没听说送手枪、手雷的。除此以外他怀里还有些碎银子和铜钱,不过在封建王朝这个显然更不能拿出来送。此时人性的光辉还被腐朽落后的儒家思想压制着,所以良家少女也不时兴什么援助交际。

当黄石把挑了半天的一枝梅花送上时,他从女孩眼中又看到了一丝失望,她的掩饰技巧还称不上炉火纯青。既然发现了问题当然就是追查到底,女孩虽然反复保证这个礼物她喜欢极了,但是黄石现在是说什么也不信了。

最后总算搞明白这个年代也不是很时兴送花,而且这种情况下一般都要送些能天长日久保存的东西。这种只能维持几天或者十几天的东西让女孩觉得有些不吉利,她不得不说实话的时候也显得有些哀怨:“梅花很快就会谢了。”

黄石只有张口结舌。

“大人好福气,孙家小姐真是品貌端庄啊。”分别以后杨炉火立刻恭贺黄石,他跟随黄石已经很久了,所以更有些肆无忌惮地眨着眼说:“大人和孙家小姐聊了那么久,一定是谈得很尽兴了。”

当人听不出来他心里想什么是么?黄石觉得杨炉火往日看起来很谦卑的笑容现在显得很淫荡:“确实只是聊天。”

“哦——”杨炉火拖长了声音,然后飞快地反问:“那属下说错了什么吗?”

“嗯——嗯,没有。”谈笑间黄石记起了晚清一个轶事,每天都在铁良女儿闺房里混三个小时,不是也被解释成表演托枪了嘛:“要是我说是一直在表演剑术呢,你信不信?”

杨炉火古怪地看了他很久,“大人既然这么说,属下自然就信了。”

“大人果然是体魄出众,所以耍上几个时辰的大刀也毫无问题!整整两个时辰啊,大人果然是一条好汉!”

杨炉火语气夸张地说完以后还竖起了大拇指,把黄石逗得哈哈大笑,心头的丝丝不安也被笑声冲走。

这个亲兵看来是自己人,既然如此他绝对不敢和别人乱说。如果真要造谣也绝对不敢提自己的正妻,只会说自己体壮如牛,逛窑子一逛就是四个小时,出来还面不改色的骑马驰骋。这种事情说起来还是让男人面上有光的。

不过还有一个疑虑必须要打消。

或许也可以利用一下。

(第十一节完)

(笔者按:草搞固然是有,但是贴出来前要检查。最近很忙,所以一天只有一节,大家不想看满篇逗号、错字的草稿吧?另外,本周没有精华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