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九节

女孩子泪眼汪汪地站在院子中央。

亲兵们都是一脸的尴尬,但是黄石没有发话,他们只能偷偷向后蹭。

进门后黄石一眼就认出了这丫头,她当时正手舞足蹈地向留守的几个亲兵喷洒着怒火。见到黄石以后,贴心红娘立刻摇身一变成黄石以前见过的那个乖宝宝。乖宝宝把双手敛在袖口中,挪着小碎步就凑过来向着黄石行礼问安。

乖宝宝带了一封信来,看黄石不在就要留守亲兵去把人找回来,她坚持要亲手把信交到黄石手中。三个亲兵奉命好好看家,这又不是重要的事情,自然不能去找黄石回来,至于军营当然更是不能带良家去,结果她就发彪了。

听完经过后黄石气得手臂都发抖了,自己辛辛苦苦地拉拢人心,难道就是给一个丫头骂着玩得吗?亲兵的处理一点儿没错,孙小姐的一个贴身丫环而已,等会儿又怎么了,她怎么敢这样训斥自己的亲兵队长,这女孩子未免也太不懂事了吧?

“你闹什么闹,难道就不能安心等我回来么?”

这句话说得声音很大,口气也不好,乖宝宝像是被惊了一下的小鹿,捂着胸口退了一步,脸上已经是一片惶恐,接着就戚戚然的说:“婢子知错了,请老爷责罚。”几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哽咽了,跟着就有大颗的泪水涌出了乖宝宝的眼眶。

女人眼泪的威力胜过毒龙的火焰,吓了一跳的黄石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安慰起她来。

“一切都是婢子的错,老爷折杀婢子了。”乖宝宝温柔地笑了一下,接着乖掏出一个信封:“小姐的信。”

黄石接过信后随口说了句:“谢谢。”

不想乖宝宝立刻屈膝:“婢子不敢当。”

该死的习惯性思维,这个时代是不兴说谢谢的,上司不能说,下属不用说。抖开信,里面的核心句子就是:妾身明日到城外踏雪。除此以外还交待了出门的时间,随行的也只有那个乖宝宝。

是约会么?黄石点点头:“我知道了,辛苦你了,早点回去吧。”

“这都是婢子该做的。”

乖宝宝展颜一笑,款款离去。走出门前她狠狠剜了杨炉火一眼,把这小子脸都看白了。黄石觉得好笑,忍不住取笑起来:“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十六的小丫头骂得抬不起头,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说完他就自顾自地哈哈大笑起来。出乎意料的是,黄石这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笑声,他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来收住笑声,看见周围的亲兵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我说错什么了么?”

杨炉火吭哧道:“大人,她不是孙小姐的贴身丫环么?”

“是啊。”黄石奇道:“怎么了?”

“……没什么。”

黄石正要再问,赵慢熊说话了:“大人,信上交待了什么?有要属下们效劳的么?”

“嗯,明天要麻烦炉火兄弟一趟了。”

第二天一早,黄石就带上杨炉火出城,这个时代天是蓝的,雪也是一片洁白。辽东的郊外更没有多少人家。很快就到了信上说的那个庙宇,远远黄石就看见有两人等在那里,虽然看不清面孔,但是后面一个依稀就是乖宝宝,两个人都向着自己望过来。

竟然让女人先到了,黄石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自己没有迟到——二十一世纪的男人没有机会养成约会迟到的习惯,他还记得前世的一次雪中约会,明明定的是六点半,那女孩最后让他在雪地里等了三个小时。还有更夸张的一次,他在女生宿舍楼下打的电话,竟然还要在传达室大娘眼前转悠了一个小时才见到人,一句理直气壮的换衣服就能让黄石哑口无言。

靠近以后,杨炉火就落在了后面,黄石翻身下马。那乖宝宝立刻小声介绍:“小姐,这位就是黄大人。”

“黄大人万福。”被称作小姐的女孩立刻福了一下。

“大人万福。”乖宝宝再次改变了称呼。

“孙小姐好。”黄石回礼之后,偷偷越过孙小姐的肩膀往后看。

在他左顾右盼的时候,孙小姐垂着头说道“黄大人,妾身的奴人们都不在附近。妾身让他们在我进香的庙旁等候。”

“如此就好,在下怕有损小姐的清誉。”黄石说着就打量起眼前的人来,女孩子垂着头,除了光洁的额头外,他只能看见长长的睫毛和一个坚挺的小鼻尖在,年轻的身体被罗裙轻裘包裹着,春风送来淡淡的水粉香气。

“大人言重了,妾身不过是出来上香,赏梅踏雪,与大人也是偶遇而已。”孙小姐的声音如水一样的轻柔平静。乖宝宝这时候已经远远退开,黄石看了杨炉火一眼,示意他去保护一下。杨炉火吃惊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黄石又是瞪了他一眼,杨炉火连忙点头哈腰地过去了。

接下来黄石就牵着马和孙小姐缓缓而行,女孩很小心地始终落后黄石一步。在这个微妙的气氛下,黄石一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以前遇到的女性再文静也比这个要活泼得多。黄石虽然有一肚子的酒席笑话,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的。

不过孙小姐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她头渐渐抬起来,黄石几次偷眼去看,上面的笑意一点点变得越来越浓。似乎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妇女,黄石在心里做出了初步判断,这样的传统女性,应该向着丈夫更多一些吧,如果自己能把她搞到手,不知道她会不会变得死心塌地。

那小姐自然不知道黄石此时满肚子的龌龊念头,又缓缓走了片刻她突然轻轻说道:“听说大人见多识广,妾身闺中很是无聊,大人能不能说些见闻给妾身听?”

作为来自女性翻身做主的二十一世纪的新男性,黄石当然没有违抗女性命令的风骨和胆量,他搜枯肚肠地把自己听说过的奇异见闻统统翻出来。然后进行艺术加工,添加上大明的时代气息。

不过这种现编现造的工作非常消耗脑力,加上黄石很担心这些故事的效果,患得患失让他更加紧张,故事和笑话也说的越来越干巴巴的,几个索然无味笑话让黄石自己都说得非常丧气。结结巴巴地讲着冷到不能再冷的段子,听得黄石自己都有一种滴水成冰的感觉。幸好孙小姐看起来听得很高兴,两个人间始终充满着女孩子清脆的笑声。

黄石不正视她的时候,孙小姐笑得花枝招展,还用手抚摸胸膛;而黄石一掉头,孙小姐就连忙用袖子去掩嘴,同时还仔细地用另一手去挽发角。孙小姐笑得双肩乱颤的时候仍然保持着优雅的步伐,这让黄石心里一片雪亮:这丫头并不怎么喜欢听,明着是老子逗她开心,实际是她在哄老子高兴。

“大人怎么不说了,妾身正听得高兴呢。”

看到黄石突然停下脚步,孙小姐也随即停步,笑盈盈地望着他。

黄石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了一个显然没人的破庙,手中马鞭一指:

“孙小姐,我们到那里休息片刻如何?”

“啊”孙小姐轻轻一声惊呼,随即掩口低头,白皙后颈迅速变成粉红色,发出和蚊子叫差不多的声音:

“大人,要妾身去哪里干什么啊?”

(第九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