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八节

火舌贪婪地舔着纸张,被侵犯的信纸受惊一样地变了颜色。黄石凝视着开始变黄的书信,它卷曲着企图避开油灯。

这厚厚的一沓是皇太极的来信,信中对黄石统计物资人员时使用的表格和方法表现出了兴趣,问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写信的语气很亲切,更指出了黄石在计算战斗力上的种种不足。

黄石把信又往火上凑了凑,信纸发出噼啪的哀鸣声,焦黄的页面上写着密密麻麻的汉字。整篇的工笔小楷上腾出火光,黄石挪动着手指,直到指尖传来刺痛。

他终于把手中的那团火抛了出去,火光照亮了他最后捏住的那点纸角,上面是皇太极刚劲有力的签名,签名和前面正篇的笔迹完全相同。

签名在黄石面前被火吞噬掉了,红光映照在出神的双眼上,这双眼睛仿佛看到一幅画面:皇太极在烛光下奋笔疾书,偶尔停笔察看一下手边的报告,然后沉思着写下意见,在信最后重重签下自己的名字。

“欲求人以国士相报,必先以国士相遇。”

黄石喃喃吐出皇太极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他可以投奔孙得功,可以投奔毛文龙,他甚至还可以投奔崇祯,但是他不敢投奔皇太极。

“我志在夺取天下,而你太强了,会把我连皮带骨地吞掉。”

火光黯淡了、熄灭了,一阵风吹过,飞灰盘旋在空中。

“对不起,你以国士待我,但我不能以国士相报。”

王化贞的嘉奖让黄石在他部下中的威望更上一层楼,都司离游击只有一步之遥了。用杨炉火的话说,他见过几个用了一辈子挣扎到游击的世袭百户,也听说过好象曾经有一个小兵用了四十年爬到了千总。但是像黄石这样,一年不到就眼看要当上将军的士兵,那可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又不是世袭军职,也没有什么。再说又不是第一个。”面对亲兵、部下的一片恭维,黄石表现得很冷淡。

“大人,那个士兵可是四十年,四十年才到千总啊,那些游击也是百户出身。大人才一年,别说将军,就是世袭千户都是指日可待啊。”杨炉火说完这话,周围的亲兵和卫队士兵一个个都把头点的像鸡啄米。

明朝低级军官毕生的理想就是得到世袭军职,这样子子孙孙都可以成为军户中的地主,即使从军也不必从小兵干起了。不过即使是一个幸运的家族,也需要几代人的奋斗来达成世袭百户或者千户这个目标。

“世袭千户?”黄石把眉毛杨了一下,他记得毛文龙,这个要饭出身的小卒,用了没有几年就捞到了世袭平辽将军:“你们认为我就只能到这一步了么?”

望着谢罪不已的一众部下,黄石笑着抛出了一个大蛋糕:“等过两年我当上了世袭千户,杨炉火,还有你们,都要当上世袭百户才不算给我丢脸。”

兴奋的亲兵们一个个满怀憧憬,黄石如同旭日一样冉冉升起,这几个月他的锋芒让广宁军同僚都不敢逼视。一般来说这样飞速的晋升会招来无数的暗算和排挤,可是他们的长官太快了,那些竞争对手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远远抛下。

辽东将门都注意到了这个新星,既然黄石的升迁看起来不可阻挡,那么自然就会有很多要求友谊的手伸过来。孙得功的家族就是辽东武人家族的成员,最近几代不是万户指挥使也是游击将军,黄石和他家结亲的消息会是一个有力的信号:辽东武人集团开始接受并承认他这个年轻军官了。

孙得功向建议黄石将手下的士兵分为两个千总队,提拔两个千总和六个把总来控制士兵们。黄石对此表示反对,因为他考虑到手下的亲兵没有足够的功绩当千总,即使是把总也很勉强。而如果孙得功委派千总的话,自己就有被架空的危险。

“大人,属下的队伍,属下自己会带好的。”

面对黄石第一次的不服从和挑战,孙得功最后还是选择退让了,王化贞亲自任命的广宁都司确实有在自己地盘上大声说话的权利。本来这种不服从可能导致上官在军饷问题上进行刁难,但是孙得功和黄石都明白,现在孙得功是没有立场这么做的。

“属下想让杨炉火、赵慢熊和金求德历练一番,最后从中挑选两个人作为正式千总。”

无论是孙得功的自己的谋划使然,还是皇太极对黄石表现出的欣赏,都决定了孙得功对黄石只能拉拢不能压制。此时孙得功有些后悔没有早日让女儿和黄石成亲了,而黄石则命令杨炉火、赵慢熊、金求德为代把总,他们将在这个位置上积累功勋直到取得正式的把总或者千总资格。

这三个亲兵署理把总职责,每人负责五十个士兵,黄石自将五十人。代把总没有亲兵一说,也没有正式任命,黄石认为这样他们不容易建立自己的独立势力。黄石的亲兵们则对此非常高兴,因为这明确了黄石的态度,他手下的军官不容其他人染指,每个亲兵仿佛都看到了自己当上军官的那一天。

当然,都司手下只有三个代把总是非常离奇和可笑的景象,缺少各级军官会降低对军队的控制力,也容易导致官兵隔绝,更不容易培养起相互的信任和依赖。但这就是黄石的政策,这就是黄石为了巩固自己地盘,取得绝对行动自由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大年初四,

“大人长命百岁!”

军营中,士兵的祝语此起彼伏,二百余名汉子正享用着大量的猪肉和米酒,醉意酣然的人们向给他们带来这一切的长官——都司黄石欢呼着,尽力表达着他们真诚的喜悦。

他们爱戴的对象也宽厚地笑着,频频挥手相应部下的致敬,心中却在懊悔这次拉拢军心的不足之处。

在这个时代,大明士兵都很自卑,心理上都自认为是低人一等的贱民,他们普遍穷困到卖妻送子的地步了,所以到了春节等缅怀先人的时节,他们也因为穷困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祭品,这更让他们感觉自己是丢尽了祖宗的脸。

黄石的手下稍微好一些,他们把刚得到的安家费和军饷凑起来,买了猪肉和面粉,北方人包了饺子,南方的士兵也买了白米和酒。金求德昨天偷偷向黄石汇报,这些穷苦的士兵在祭祖的时候纷纷落泪,一是因为他们从久没有献上过这样丰盛的祭品了;二是他们也必须很快把这些东西分掉——这也是他们的年夜饭。

“早知道我就出钱让这些士兵隆重地祭祖了。”黄石暗暗叹息自己的失策,他本来以为这些拿到军饷的士兵可以过一个舒心的年。他提醒自己以后要牢牢记住,这个时代施恩给士兵远不如施恩给他们的祖宗。

离开军营后,黄石把金求德和赵慢熊招到身边,第一句话就是:“金求德,你可服气了?”

金求德本来建议黄石元旦来劳军,这也是大明的习惯,无论多么悭吝的长官,元旦总是要买些酒肉赏赐给部下的。不光金求德,杨炉火也是这么建议的。

现在听到黄石的问话,金求德有些佩服得向赵慢熊看了过去,后者得意地报以一笑。赵慢熊坚决反对初一去看望士兵,他存心要士兵对黄石产生误会,存心要士兵这两天一直认为他们跟了个一毛不拔的长官。

“这两天,他们骂得很厉害吧?”黄石又笑着问了金求德一句。

金求德负责暗中打探士兵的情绪,以及其他军营的情况。广宁军中最慷慨的一个军官给手下布施了每人一壶酒、一两猪肉,还发了两钱银。黄石的手下什么也没有捞到,眼红之余自然怨恨不已。这怨气也在初二、三得到了充分的发酵,据金求德说还普遍问候了黄石的祖先。

“哈哈。”听到这些让黄石开怀大笑:“他们现在应该惭愧得紧了。”

今天黄石给每人带来了一斤猪肉和一只鸡,酒管够喝。还给了一两银。赵慢熊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大肆宣扬说是过年酒不好买到,今天刚刚凑齐,他还代表黄石向士兵们表示了歉意。

“正是,”赵慢熊满脸得色地开口说:“他们被友军嘲笑了好几天,明天肯定要十倍嘲笑回来,而且他们也确实有嘲笑别人的资本。”

士兵今天得到的赏赐大概是平均水平的十倍,为了准备这些东西,几乎把黄石手里的钱花光了。黄石需要的不是钱,他需要士兵为他效死:“果然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

“大人英明。”金求德恭维完黄石,接着冲赵慢熊抱拳:“赵兄睿智。”

黄石今天没有带杨炉火来,而是让他带两个人看家。一行人才回到黄石的住宅门前,就听见女人愤怒的尖叫声传了出来:

“杨炉火,你给姑奶奶去吃屎。”

(第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