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七节

洁白的玉环在日光中发出柔和的光彩,黄石轻轻地捏着它,手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玉器的光滑的外层给人一种透明的错觉,凝结在内部丝絮随着手指的转动而变换姿态,就像是一团烟雾被禁锢在其中,还在微微蒸腾。

丝絮——思绪,很好的寓意啊。黄石有些恋恋不舍地收起这枚玉环,带它来的那个丫头文静地束手站在他身旁。她脸上一直保持着浅笑,看着黄石把玉环收到绸包内才细声细气地发问:“姑爷你喜欢么?”

“非常漂亮,替我谢谢小姐。”黄石回了她一个微笑,刚才丫头递上酬包时,他本要按照明朝的习惯带走,但是丫头表示小姐希望他能当面打开。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照着做了,手中的玉环看起来价格不菲。

两个人周围的仆人都远远避开了,这个小姐的贴身丫环看来在孙府中蛮有权势的。不过她在黄石面前倒是很乖,比上次更乖了。黄石估计这丫头已经知道自己要作为陪嫁一起过门了,现在面对未来的家主,自然要好好表现。

既然自己的地位摆在这里,自感气壮的黄石也抖擞精神,拿出家主的威严来,很有气度地挺了挺胸,威严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回姑爷话。”丫头柔顺地一福,软绵绵地声音再次响起:“婢子斗胆,小姐说姑爷一定明白这玉环的含义。

虾米含义啊,难道是杨玉环?不可能啊。黄石顿时愣住了,心里转过了不少念头:作诗、作词还是对联?孙小姐不会也是那种言情小说看多了的女孩吧,就好像黄石初中那批看琼瑶上瘾的女同学,一天到晚就好拿书中的所谓浪漫情节难为暗恋她们的男孩。

这个时代有什么言情读物讲道了玉环呢?黄石飞速地在脑海中搜索了自己看过的一些古代经典名著:玉蒲团、金瓶梅、灯草和尚什么的,但一直没有想起玉环的出处。

到底有什么含义?

黄石苦思良久,暗自叹了一口气,就要向丫鬟说自己不知道。他转过头的时候,看到身旁的丫环正热切地望着他。两只大眼睛一瞬也不瞬,嘴唇轻轻撅着,看起来也有些紧张。这俏皮的神态让黄石猛然想起一个人,一个和眼前人有着类似身份的女孩子——红娘。

“玉取其坚润不渝——”

黄石拖长了声音念道,同时留意着红娘二代的脸色。丫头略显紧张的表情一下就散去了,翘起来的下颌收了回去,长长的睫毛闪动几下也就此垂下,一下子把水汪汪的双眼藏在了后面。嘴唇抿了起来,带出丝丝笑意。看来是个西厢记迷没错了,心中大定的黄石笑着说下去:

“环取其终始不绝。”

不渝、不绝,世上真有这样的爱情吗?黄石冲着那满是喜色的面孔笑道:“你就这样回去转告小姐吧。”

“是。”那红娘用力点了一下头,女孩子特有的清音中充盈着难以言喻的喜悦。

黄石无奈地笑笑,头也不回地走了。一路上不停独自笑出声,让跟他来的金求德几次投过来诧异的眼神。孙家的女孩子明知答不答得出来都是自己的人,但还是非要来难为一下自己;更好笑的是那个丫头,高兴也该是你的小姐为她的夫婿高兴——不是个不解风情的丘八,你一个丫头高兴个什么劲?没看出来这丫头还真是和小姐贴心啊。

再次站在孙德功的书房中时,已经是新年初三了。年过得波澜不惊,年前孙得功升了参将,过年的时候黄石以子侄礼再次拜见了他的夫人。饭菜很丰盛,黄石不好喝酒所以孙得功也没有勉强他多喝,随便饮了两杯就放他走了。

书房中的孙德功一只手捏着一张军令,正大声念着它,这是王化贞对黄石的嘉奖令:

“查广宁军黄石,实心办事,功绩卓著,本抚闻之,甚慰。我大明之治军,有功必赏,有过必纠,此所以王师能无敌于天下也。特赏黄石白银十两,布五匹,宝刀一把。经广宁参将孙得功保举,着黄石为广宁参将孙得功麾下练兵都司。望其人无忘国家深恩,恪尽职守,此令。大明辽东巡抚。”

正四品的督司又到手了,练兵都司这种职务,理论上是负责操练孙得功麾下的士兵,但黄石知道,这个位置更实际的意义却是参将的参谋军官。也是从千总、把总这种低级军官,向游击、参将这种高级军官奋斗道路上的一个中途站和必经之路。

“这份嘉奖令会立刻通报全军。”

孙得功念完后,就一松手,让军令轻飘飘地飞落到书案上,他们黄石彼此注射着,没有人瞧一眼正在飘落的军令。黄石没有问军令中的赏赐,孙得功似乎也忘了那些东西。两个人默默对视,都想从另一个人眼中发觉些东西出来。

这些赏赐也是黄石的报告换来的,他给王化贞的报告虽然不尽不实,但也有队战斗力的分析。更采用后世的统计表格,把各个数字都区分开。王化贞对军事一窍不通,这种写法既新颖又简明,让他看得很是开心。问过孙得功详情后,王化贞大骂孙得功小气,他老人家一高兴就直接给了黄石一个正四品的都司。

还是孙得功首先打破沉默:“练兵都司干得好,下一步就是游击将军了。至于你干得好不好,那完全是本参将一言而决。你这兔崽子,居然也快要当上将军了。”

孙得功的称呼恢复了,又是那种亲密的语调了。黄石把变化记在心里,咀嚼着其中隐藏的信息:

“全是大人提拔,不过……朱家的将军有什么好当的。”

“是吗?”闻言孙得功又小心地拿出一张纸:“那这个如何?这是汗王给你的嘉奖。”

黄石立刻跳起身,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纸条,在孙得功面前,黄石永远不悭吝于表现出对后金的敬意和对明朝的蔑视。机会只有一次,孙得功越麻痹,胜算就越大。

这是努尔哈赤对孙得功、黄石二人的嘉奖,上面对黄石收集情报的高效率大加称赞,对情报的准确及时更是连连夸奖。一次勤奋工作,竟然同时拿到大明和后金两家的嘉奖,来自两方的表扬让黄石还是蛮自豪的。

孙得功最后递给黄石一个密封的信函:“这是四贝勒写给你的,指定只有你能打开。”

“是。”

黄石低着头把信函接过,眼睛中闪烁着疑虑,孙得功的语气里面似乎有些奇怪的味道,是嫉妒还是什么?黄石思考着自己的心事,把书函收到了怀里。

(第七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