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六节

孙得功踱着步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手里翻看着厚厚的报告书。广宁副都司黄石在书桌前站得笔直,纸页被翻动的声音让他心情也一阵阵起伏,这可是他多日的心血啊。

报告里面有各只部队的详细装备情况,还列出了黄石统计的训练、士气情况,还有各个官员行贿的数字。报告最后面是黄石根据这些数据作出的分析,他把各个部队按综合情况排出战斗力高低。

“黄都司,”放下报告的孙得功竟然用官衔来称呼他,在两个人独处的情况下,这还是第一次:“这个报告是你写的?”

“是,是属下自己写的。”

……

五天前,黄石去向孙得功汇报工作时候,孙得功张口就冲着黄石笑骂道:“兔崽子这次捞了不少吧?”

黄石则神情严肃地扫了孙得功周围的亲兵们一眼,要求和孙得功单独谈话。等众人退出去带上房门以后,黄石就把东门那价值几万两银子的报告递了上去。满脸狐疑的孙得功接了没看脸眼就开始叹气:

“小黄,你初来乍到,不懂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事情是不能这么做的。”

“请大人赐教。”

孙得功苦口婆心地解释,要是把这种不打马虎眼的报告递上去,光是口水也能把黄石淹死了。不错,王化贞肯定震怒,但是法不责众,最终结果还是是不了了之,倒霉的只有黄石自己,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孙得功。

当时黄石是满脸的不在乎,孙得功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巡抚是一任又一任,而同僚则是一辈子、几辈子的近邻,军人得罪了同僚,那可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孙得功长篇大论被黄石一句话打得粉碎:“什么同僚,大明的同僚么?”

这句话当时就让孙得功张口结舌,片刻后才从石化中恢复。孙得功不是笨蛋,而且一点就透。他当即抓起黄石的报告又看了一遍,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开始发抖。

黄石向他保证数据是千真万确之后,孙得功就不只是声音抖动了。随着他猛地一拍桌子,桌面上的东西也全部抖动到了地上去:“大功一件!”

放下报告的孙得功声音也恢复了沉稳自信:“黄石,离年关还有不到十天,你可有信心?”

“请大人放心,属下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务。”

“好。”孙得功拍手叫来亲兵,吩咐了几句,不久孙得功的手下就纷纷应召而来。

“本将发现,今年年审纰漏甚多,不尽不实。因此驳回重审。”孙得功铿锵有力地大声说道,在众人一片迷惑表情中大吼一声:“黄石!”

“卑职在,大人。”黄石也大吼着应道。

“广宁千总黄石听令,本将任命你为副都司,全权负责重审事宜,五天之内,本将定要看到详尽的报告。”

“是,大人,卑职遵命。”

虽然估计到这个命令会迅速传遍整个广宁镇,但是黄石飞马回到住处召集亲兵、卫队的时候,还是吃惊地发现他们都听说了这个消息。

杨炉火等一干亲兵的脸上都是掩饰不住的吃惊,昨天晚上黄石说他要去向孙德功要求全城的审查权利时,他们都觉得黄石大言不惭,没想到黄石竟然真的要到了,还顺手带回来一个从四品的副都司。此时黄石觉得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全是崇拜和激动。他笑着问几个亲兵:“如何?”

“大人神武,小人等佩服。”

这句驴唇不对马嘴的恭维让黄石哈哈大笑了半天,然后神气地一挥手:“立刻开始复审。”

接下来的几天广宁城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了,黄石不顾一切地催逼孙德功临时交给他指挥的几个千总队拼命核查,而黄石自己则不停地搞突然袭击,对他们的工作进行抽查。第二天就有一个千总被查出私自和别人做了交易,对此黄石二话不说地向孙得功做了报告,而其他千总恐惧地看到,孙德功翻脸不认人地把那个千总职务一撸到底,换了一个心腹来代行千总职务。

“黄都司,这是卑职的核查报告。”北门守备诚惶诚恐地递上一堆数据。

接过报告后,黄石把手指按在纸面上,逐字逐句地移动,不时发出几个问题。亲兵们抱着算盘坐在旁边,很快就敲打起来,算珠清脆的声音让守备面部的肌肉不停地跳动。黄石则悠闲地坐在那里喝茶,看着守备的大汗滚滚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算珠声终于停下来了,黄石扫了一眼亲兵们的反应,吐出了四个字:“没问题了。”

“黄都司满意就好。”这个四十多岁的千总长出一口气,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杨炉火把他送出了大门。

回来的时候,杨炉火手里还抛弄着一块银子:“大人,属下这些天可是把别人一辈子的茶水钱都挣到了,进来一份,出去还有一份,真是闻所未闻啊。”

随着复审地进行,黄石的部下士气越来越高,这让他也很高兴。黄石没有揣摩过孙得功派给他的钉子是谁,但是他认为把这个钉子争取过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一天的工作让他感到非常疲惫:“其他人呢?”

“被查的那些当然给得更多啦,”杨炉火涎着脸过来给黄石捶背,“今天又有几个给大人送孝敬来了,一部分不开眼的都被属下哄回去了。大人,属下给您报个数。”

“不必了,我没有工夫管这个,你掌握吧。”杨炉火军人的手法显然不适合捏肩的工作,黄石挣扎了一下:“这么大力气干啥,滚。”

“大人赎罪,”杨炉火立刻跳开,“属下给大人找给心灵手巧的来,如何?”

看到杨炉火眼睛中射出的热切目光,黄石拒绝的话在嘴里打了一个转变成:“只是一个?”

“属下明白,属下立刻去办。”

黄石跟着唤来了金求德,命令他去跟踪一下杨炉火。那天的事件之后,金求德成为另一个值得信赖的亲兵。面色阴沉的金求德领命离开,他偷偷监视杨炉火的行踪并向黄石汇报——杨炉火直接去了窑子带人,中途没有去过别处——这当然也包括了黄石怀疑的孙得功所在地。

经过不懈的努力,黄石总算是把两份报告及时交到了孙得功手中,一份是给王化贞的,黄石把它买了个不错的价钱。还有一份是给孙得功的,这等于就是给了后金,也就是孙得功所谓的“大功一件”。至于原始数据,黄石则用英文和阿拉伯数字记下来,他确信这种记录方法谁也看不懂。

“很好,很好,”孙得功好像无意识一般地喃喃说道,目光再次投向黄石的这份报告,“黄都司写得非常好。”

黄石感觉孙得功最后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诡异,走出书房后,他就试图把这神色琢磨明白。

“姑爷。”

耳边响起了女孩子的声音。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