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五节

“但我岂能以几百两银子为满足?”

想好了晚上的说辞后,黄石低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茶水的清香沁入胸膛,然后小口地慢慢喝起来,这是他最喜爱的顺序。亲兵都聚集在大门前,急迫地等待着杨炉火的归来,他们都知道杨炉火会带回来一笔可观的茶水钱——这是向他们长官行贿的同时,对他亲卫的必要打点。

几天前,黄石的准岳丈孙得功交给他一个肥缺,准确地说,是孙得功把王化贞送上的肥缺分了一大块给他。王化贞让孙得功负责广宁镇的年审,这项工作必须在年关前完成,

十二月是一个繁忙的月份,辽东巡抚王化贞除了要应付东面的军事压力外,还要督促各级官员清算一年的细账。同时作为朝廷的封疆大吏,他还要主持祈雪、谢天等一系列准宗教活动。同时还有教谕地方的重要工作,大批高寿高人需要巡抚进行年前慰问,孤老要体恤,宗室要敬献、勋爵要送礼。黄石看到忙碌的辽东巡抚衙门时,第一次觉得明的地方官也不容易。

今年的十二月尤其繁忙,随着朝鲜战争尘埃落定,后金对广宁情报变得饥渴起来,大批潜伏的探子纷纷出动,竭力打探城防、驻军情报。广宁知府高邦佐入月不到十天就抓捕了四批细作。

王化贞出于拉拢的目的,把全镇的年审工作交给了孙得功,而孙得功则把对各门器械的核查工作交给了黄石。这种年审的负责军官一般会故意挑些漏洞,然后坐等别人的孝敬送上门来。所以接到这个任务以后,黄石的亲兵个个喜形于色。

不过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黄石逐个军营地仔细审查,一个不漏地核对数字。搞得及飞狗跳,就是他自己的亲兵也几次提醒他得过且过,但是被核查的人几次送上来的东西都被黄石退了回去。

杨炉火很快就向黄石汇报,他的背后已经是骂声一片了。大家都说都说黄石这个新官是一批饿极了的豺狼,存心要狠狠咬大伙儿一口肉下来。今天白天,陪同黄石视察的几个同僚军官的脸色已经非常不好看了。

黄石一边喝茶,一边翻看手中的账册,“……册面计有长矛三千六百支,实有两千三百二十五支,缺编三成;册面计有硬弓一千五百张,实有八百一十二张,缺编五成;甲实有六百五十三具,缺编七成……”

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他下午已经念给那些城门掌库官和千总官们听了,令他深感敬佩的是,

这些军官面听他念数字的时候都做到了面不改色。他们纷纷抱怨军器的质量问题,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武器都自己坏了,不得不淘汰。

他们更暗示黄石,要是他真有本事,就借这次年审让上面重新发下武器,补上差额。

下午黄石是微笑着听这些话的,此时黄石却是一个劲地冷笑,这几天他巡查了所有的士兵,所有的士兵!能叫得出火器名字的士兵不超过一成,会使用火器的士兵一百个里面才有三、四个。

这个问题他下午也当作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举出,可惜那些被质问的军官比他更理直气壮,

“没有东西训练。黄兄弟你初来乍到很多东西都不清楚,火药等器材平时不可以擅自动用。没有上峰的命令,我们更不可以开枪放炮。”

他记得一个广宁军官是如此反驳的,这个理由居然还引起了一片附和的赞同声。

黄石手中层出不穷的问题换来了各种千奇百怪的解释,大家和他一直吵闹到晚上。黄石最后向他们摊牌,这些理由他们可以去向辽东巡抚当面解释,才算是稍微压住了他们的气焰。

那些军官中最年长的一个出来打圆场,提议天色不早了,大家一起去喝点儿酒,工作的事情先放一放。黄石很不给面子地随便找了些借口,他事先已经和亲兵们讨论过这个问题。亲兵们一致认为,如果黄石赤膊上阵,那么对讨价还价是很不利的。

当他明确表示不去的时候,那些军官总算露出了一些佩服的神色,他们这才发觉黄守备并不是一个菜鸟。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那些军官的亲兵队长集体来邀请杨炉火喝酒了。杨炉火走的时候向黄石拍胸脯保证:“大人放心,属下一定据理力争。”

亲兵队长之间完全可以漫天要价,着地还钱。这些属下争吵得再凶也不会伤倒同僚间的和气,这也是大明的潜规则了。

书桌上摆着计算结果,阿拉伯数字很好用,四则运算也难不到黄石,但是计算出来的结果还是让他非常震惊,让他一次次演算。

门口突然响起一阵嘈杂声,还夹杂着兴奋的喊叫。黄石估计是杨炉火回来了,果不其然,很快门口就响起了他的声音。

“进来吧。”

“是——”满面红光的杨炉火拖着长音跑进来。

“让他们都进来吧,不用在门口偷听。”

一大群亲兵都涌了进来,他们也都是笑容满面,看来他们这次是发财了。

黄石笑眯眯地问:“你们捞了不少吧?”

杨炉火搓着手,嬉皮笑脸地回答:“全是托大人的福气,我们是捞到了些酒钱,不过这点小钱大人肯定是看不上眼的。”

“笑话,我怎么会要你们的酒钱?你们不再从我这里讨赏钱就好了。”

亲兵们立刻七嘴八舌地开始起哄,嚷嚷着定要再讨些走,不然大名鼎鼎的黄守备不是显得太小气了嘛?好半天杨炉火才能继续向黄石汇报成果,今天晚上达成的条件是二百两银子换一份合格的检查报告。

有一件事情黄石很清楚,就是自己如果拒不受贿,部下们会很不满意。史书上记载过这种二百五的下场,廉洁的上司被自己的属下出卖,甚至杀害。不受贿的官员即威胁别人的地位,也挡了自己手下的财路,更无法孝敬上司。一个人如果得罪了周围所有人,那他也就注定一事无成了。

“我打算据实上报。”

黄石话一出口,就看见亲兵们都变了脸色,笑容纷纷凝固在脸上。

“但是他们可以多花些钱去跟孙大人说,我不但捞不到钱更捞不到功劳。”

这话让亲兵们脸色又是一松,不过大人这么明白事理,那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必须要让孙得功大人支持我。”

不信和怀疑的表情开始出现了。

“大人明鉴,二百两已经很不少了,属下据理力争了一晚上才说定的。”开口的是杨炉火,他生怕黄石对他的工作能力有什么怀疑。

“小的可是先定了这价,然后才敢替自己讨酒钱的!”看来杨炉火也担心黄石对他的忠诚有些误解。

黄石左手从桌子上举起一张草稿,右手食指把纸条弹得哗哗响:

“缺编的这些东西,几万两,至少值几万两银子!仅仅是东门的几个千总队就有几万两的大洞!”

亲兵们沉默地面对着黄石,最后还是赵慢熊开口了:“大人,这不是一年、一任积下来的,而且不少……”

“不少是被士兵自己买了,我知道,何况他们的上峰也要孝敬。”黄石不耐烦地打断了要赵慢熊的话,他挥舞着纸条:

“但我岂能以几百两银子为满足?”

黄石的雄心壮志让亲兵们都傻眼了,他们愣了半天才试探着问:

“那大人的意思是?”

(第五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