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四节

老张一直希望黄石把张家兄弟拉到他的队伍里,但是黄石细想之下,自己要做的事情毕竟还是风险很大,万一张家兄弟有个闪失,他觉得没有办法和老张交待,最关键张家兄弟那两个大嘴巴也不是什么靠得住的货色。所以黄石狠心一再拒绝了老张的多次要求,这次他特地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能略微抚平张家的怨气。明明是对他们好,还不能说出来,这让黄石很不爽。

“好,明天你们和我一起去,穿上你们最体面的衣服。”

“是,大人。”

第二天黄石带了全部八个亲兵到了柳河卫,个个衣甲鲜明,明晃晃的铠甲、猩红的斗篷让那些卫所军户全都肃然起敬。为图个吉利,中国的百姓普遍选择上午迎亲,但是这里和所有的卫所一样,迎亲、婚宴都是下午开始的。

黄石被请到了上座,他的几个亲兵也都得到了最好的酒菜,不过他只是简单地敬了一杯酒,在其他人疯狂地闹洞房的时候一直含笑不语。等新人入了洞房,黄石身边的老张迟疑了一下还是向黄石开了口。

“石头啊。”老张现在用这个称呼的时候音量很小。

“张叔请说。”黄石很高兴老张还能用这个称呼,以前的街坊都已经坚持用黄守备来称呼他了,不太熟的人还企图叫他黄大人。

“有弟、又弟他们能不能到广宁那里去见见世面啊?”老张再一次旧话重提。

这个问话的时机让黄石很头疼,按说今天不能说扫兴的话,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更不应该是问这种话的时机啊,看来老张是志在必得了。黄石久久没能想出好的答词,看着老张的眼睛逐渐被失望充满,他终于把心一横:

“张叔,您知道我的亲兵都是上面委派的。是有一个赵慢熊,但是他本来不是军户,我不能随意调派卫所士兵。”

“是,是,石头你有难处,我知道,知道。”老张很勉强地表示理解,每次黄石拒绝他的时候老张都是这话。

老张失望的表情让黄石也是一阵心酸,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可是却要让他这么难过,还是在他儿子的大喜日子上。黄石呆了很久,老张倒是又招呼自己吃菜喝酒。他看着这个好心的人,帮自己造屋子还帮自己张罗媳妇。黄石终于向这个时代的传统妥协了,儿女的幸福他不在乎了。

“诸位大叔、大婶,我有几句话要说。”黄石站起身,洪亮的声音一下引来了全体的注视:“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所以我希望能趁机再确定一件喜事。”

“诸位都知道,我的命是张叔在大风雪从荒野里救回来的,这个恩我黄石怎么报也报不了,所以也不用说了。如果后来张叔不帮我找个军职,我黄石还是只有沿街乞讨,这个恩张叔也不要我报,只是和我约了一件事。”顿了一顿,黄石冲着全神贯注的一屋子人继续说:“这件事今天请诸位街坊邻居做个见证,那就是我黄石的大女儿,许给张家的媳妇。”

听到黄石这话,老张有点手足无措地站起来,黄石身份地位的巨大变化让他担心,他有些犹豫地说:“到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门当户对。”

救命之恩都抵消不了等级差别么?黄石听了这话就有些气往上冲,他大声道:“别说我不过是一个小小守备,那怕我有一天当上参将、副将、总兵,我也不敢忘了张叔的恩情。青天在上,厚土在下,今天诸位都是见证,只要张叔同意,这门亲事就算定下来了。”

回广宁的路上,杨炉火琢磨了一会儿,对黄石说:“大人,属下知道大人的心情,但是有件事情还是要说。以大人将来的身份,把女儿嫁给军户是不合适的,报答的方式有很多种,但这个是绝对、绝对不合适的。就是庶出的女儿也不行,大人会被人笑话一辈子的。”

“我已经说了。”

“大家不会当真,而且张家根本不敢提这门亲事。”

看黄石不吭声,杨炉火又说:“大人,虽然张家兄弟没有功绩,身体也不怎么样,但是只要上面不问,调一个到我们队中作个把总应该没有大问题。”

“不行,”黄石斩钉截铁地说:“孙大人交待过,他要一只生龙活虎的军队。不能服众的人不能做把总。”

“大人总要想办法提拔他们吧。”杨炉火着急地说:“要是他们能当上千总、把总之类的军官,面子上或许也说得过去。”

黄石笑着发起了感慨:“大人对我也有恩,所以我要在公事上报答大人。张家的恩我在私事上报答,我虽然公私分明,但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杨炉火看了黄石的脸色一眼,心里对长官的态度的很不以为然:“大人公私分明,属下佩服。”

回到住所,黄石拿出一锭银子让亲兵们拿去分:“今天辛苦你们了,陪我跑了这么远一趟。”

“属下们这可不敢。”亲兵们先是一愣,然后纷纷笑起来:“小的们不也捞了一顿酒饭么?”

“你们又不敢放开了喝,这样喝酒反倒是受罪。”黄石把银两塞给杨炉火:“拿去分了或者买酒,今天你们很替我挣了面子,我很满意,这就是功!”

因为黄石早就跟孙得功说过他要去和喜酒,所以孙得功第二天视察部队之后就随口问起昨天喝得怎么样,怎么一点儿没有宿醉的模样。黄石坦言他喝酒很少,[奇`书`网`整.理.'提.供]和孙得功闲聊着就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把张家兄弟调来,确实不是什么大问题。”孙得功沉思了片刻也这么说。

“杀头的买卖,怎么敢疏忽。等大事成了,还怕没有机会么?”

孙得功也记得黄石以前说过的话,万一张家兄弟不肯入伙,黄石就只好杀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孙得功自然不肯节外生枝:“话说回来,黄石你打算什么迎娶我的女儿”

黄石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大人,这还不是大人说了算。”

“开玩笑,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我说了算,太不吉利了。你又不是入赘,当然是你说了算。”孙得功惊讶地看了黄石一阵,展颜取笑道:“难道你想入赘么,如果你想入赘,我肯定不会反对。”

“大人错爱,属下不敢当。”黄石也笑了起来:“不过属下对这个实在不懂啊,能不能请大人指点一下日子什么的。”

“不行。”孙得功断然回绝:“你自己去找人定日子,然后给我,如果我反对的话到时候会说,但是事先我是不会给意见的,太不吉利了。”

“此外,如果张家最后不肯为大金效力,你绝不可以把女儿许给他们家。”孙得功重点补充道:“如果张家的孩子不能出人头地,我绝对不会同意!”

黄石对娶孙得功的女儿其实并非很着急,因为黄石已经下定了暗算孙得功的决心,不过走这一步之前,他必须要确认这个女孩子把父亲和丈夫哪一个看得更重。

(第四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