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三节

孙得功下了令后,突然发现黄石的脸色变得很僵硬,他奇怪地问道:“黄石你怎么了?”

“没有,没有,”黄石讪笑两声,赶紧对亲兵招呼:“还不快谢过大人。”

“谢孙大人。”

“好,”孙得功笑眯眯地对黄石说:“黄守备,我们也进去吧。”

“是。”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孙得功笑着打趣:“黄石你好歹也是个守备了,来我家吃饭竟然好意思空手来。也不怕让手下笑话,将来你的手下有样学样,也去空手去你家,哈哈。”

笑声过后孙得功猛地发觉身后人没有出声,他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黄石早就停住了脚步,离他已经有十步之遥,虽然看不清脸色,但他看见黄石浑身都在哆嗦。孙得功止住了笑声,他沉着脸走回黄石面前,低声喝道:“黄石你怎么了?本将说错话了么?”

“大人说的话,自然不会错。”黄石迅即回话,但是勉强抑制住的怒气还是让孙得功听得一愣。

孙得功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扫视了周围一圈,旁人都离得远远的:“黄石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属下不敢,属下没有什么话要说。”黄石跪倒在地,低头说出的言辞虽然谦卑,但是语气里的怒气还是没有消散的迹象。

孙得功重重地哼了一声,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黄守备你是本将一手提拔起来,对你恩遇有加,本将也不知道你哪来的怨气。不过本将自认为没有对不起黄守备的地方,今天……”

孙得功本来也只是随便开两句玩笑,黄石就冲自己发火,真是让他莫名其妙,正要指责黄石的古怪脾气,却看见黄石猛地抬起头,双眼都是怒火,让他后面的话一下子说不出口来。

“属下自认为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大人。”黄石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他尽力回忆自己来到明朝后的艰难险阻,总算感到自己的眼眶有些温热了:“大人交给属下的任务,无论多么危险,多么,多么……”

说到这里黄石也住口了,只是愤愤地看着孙得功,胸口剧烈地起伏。接着明亮的火光,孙得功也察觉到黄石眼睛中的晶莹亮光,他惊讶至极,口气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小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到书房里面去慢慢说,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你还信不过我么?”

刚才和赵慢熊商议的时候,黄石和他一致认为,所谓的酒后吐真言太老套了,人在愤怒中的口不择言反倒更显得可信。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要是到时候能挤出两滴眼泪效果一定很好。

所以黄石立刻愤愤然地大声说:“属下自然信得过大人,倒是大人信不过属下。”

这大嗓门吓了孙得功一跳,他连忙又扫视了周围一眼,这异常似乎引起了附近家奴的注意,已经有人在围拢观望,孙得功赶快挥手赶散他们:“我怎么信不过你了?”

“大人让我去辽阳,属下没有二话。大人要我叛……要属下做什么,属下从来没有二话。大人却总是反复打探,生怕属下有二心,属下也从来没有怨言……属下本来就是大人的一条狗,大人要是信不过属下,就把这条命拿走好了。”黄石气恨恨地说了好长一段,嗓门越来越大。

孙得功越听越惊,黄石这一番长篇大论称得上是怨气冲天了。核心思想就是黄石感觉受到了莫须有的怀疑,而黄石认为凭借他的功劳是不应该遭到这样的怀疑的。

彻底平静下来的孙得功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命令:“我们去书房。”

走到了书房以后,黄石的怒火似乎也已经平复,除了不停地咒骂自己该死以外,就是连连谢罪。现在孙得功哪里还肯听这些场面话,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事情基本问明白了。

把事情搞明白以后孙得功发现黄石显然是压力过大了,现在他看任何人都觉得不是王化贞就是孙得功派来刺探的,所以没黑没白地演戏,今天晚上的亲兵事件就是个导火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自己刚才那几句话落在黄石耳朵里也成了敲山震虎。

弄清前因后果让孙得功暗暗出了口气,在他眼里黄石还是个菜鸟,孙得功认为黄石是被“对富贵的渴望”和“对惩罚的恐惧”夹击得要精神崩溃了。虽然黄石对自己的戒备心理让他多少有些不痛快,不过他自认为既然找到了祸根,解决起来也就并非什么困难的事。

“黄石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来么?”

“属下不知道。”黄石老老实实地回答。

“是为了让我夫人见见你,一会儿晚宴上我夫人也会出来,她想听听你的谈吐见识。”

“这,这”黄石抬起头,带着不可思议地表情看着孙得功。

“是的,”孙得功鼓励的冲着黄石笑笑:“黄石你是本将的心腹,这个自不必言,你的人品我也很满意。我女儿年方二八,我想把她许配给你。是嫡女哦,所以我夫人要先见见你。”

“大人,”黄石激动地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属下,属下……”

“不必多说,你明白了就好。”孙得功和蔼可亲地笑着:“本来这事情要我夫人见过你以后才说,不过你心里既然有疙瘩,我就先告诉你了。”

刻意让自己表情变幻一番以后,黄石起身跪在孙得功面前,故意长吸了一口气:“大人,属下本来只是一个小兵,没有大人,属下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属下听说过一句话:世先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对属下来说,大人就是在身父母。现在大人又把小姐许配给属下,属下无以为报。”

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黄石喘了一口气:“青天在上,厚土在下,神灵祖宗为证,黄石如果有一天忘了孙得功大人的恩情,天打五雷轰,尸骨无存;祖宗陵寝不安;子孙后代,男为盗贼,女为娼妓!”

看起来黄石让孙得功的夫人感觉不错,没过两天孙得功就表示黄石可以来下聘了。孙得功的嫡女啊,真是下了老本了。自从孙得功和黄石订亲后。孙得功的亲兵们看向黄石的目光已经不仅仅是嫉妒了,更包含了殷勤在里面。

今天去孙得功府第时候,黄石再次享用了这种待遇,他等候在书房外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子一直在长廊上对他行注目礼。黄石自然不敢多看孙得功的内宅眷属,只是偶尔用余光扫视一下,不想那个女孩子倒是落落大方,还无顾忌地打量了他很久。

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孩子竟然款款走了过来,在黄石愕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她已经冲着黄石深深一福:“敢问这位大人,可是黄石黄大人?”

黄石忙不迭回了一个军礼:“不敢,正是区区在下。请问小姐有何见教。”

女孩子又是一福,毕恭毕敬地轻声说:“婢子可不是什么小姐,黄大人折杀婢子了。婢子斗胆,问黄大人几个问题,行么?”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关于黄石在饮食的爱好,一直等到孙得功出来,那女孩子冲孙得功喊了一声老爷后才离开。

即使黄石蠢笨如牛,他也能猜出这个丫环是什么身份了。果然不出他所料,进了书房,孙得功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这个是小女的贴身丫鬟,我和夫人已经决定把她作为陪嫁。她很是聪明伶俐,以后你内宅的事情多可交给她打理。”

不等黄石表示感谢,孙得功就一拍手:“好了,现在说正经事情。”

……

“朱由校任用这样的无能之辈,那是自己把辽东拱手送给大金,也是天意。大人有什么可担心的?”和孙得功密议的时候,黄石见他似乎有些担心,不以为然地说。

每次听到黄石直呼大明天子的名字时,孙得功总是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身体。这次也不例外,黄石注意到无论是叛逆的汉将还是后金的女真人,哪怕是皇太极都不像他这样肆无忌惮。这个时代每个人心中都有根深蒂固的等级意识,直呼皇帝的姓名是古人难以做到的。

黄石这种刺耳的称呼给孙得功带来的不安过了一会儿才完全消除。不过他的气势也一如既往地受到了持续的影响,在接下来的讨论中,他几乎全盘接受了黄石的看法和意见。黄石告辞离开的时候,留意到了孙得功眼神中的一些复杂神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有信心的黄石气势也日益高涨,两个人间的关系也由彻底的从属关系转化为一种半从属半合作的关系。黄石相信孙得功也感觉到了。

回到住处,杨炉火扑过来帮黄石解下斗篷、铠甲。其他亲兵送上了饭菜和茶水,黄石从来不喝酒,亲兵也很快熟悉他们长官的这一特点。

一边坐下吃晚饭,黄石一边问王勇:“明天下午,我要去柳河卫,我的衣服还有我要送的礼物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大人。”杨炉火知道黄石对此事很重视,所以早早就买好了各种礼品。

在黄石的赞助下,张家的老二终于要结婚了,腊月没有好日子,所以张家在十一月末拣了一个还可以日子——也就是明天,黄石为此重重地准备了一份礼。

(第三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