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温柔乡乃英雄冢 第一节

(笔者按:如果对本书满意,还希望能支持笔者一票。如果不满意,非常欢迎指出问题。笔者看票不多,意见也不多,有些不解)

攻破西门以后,后金军并没有立刻向官署进攻,而是沿城墙行进,先后拿下全部城门,紧跟着就转入防守,大部分攻击部队开始就地休息。黄石强装喜悦地祝贺了皇太极,冷兵器时代,城门一旦失守,仗也就意味着到了尾声,怎么应对都是死路一条,顶多是时间长短问题了。

就连时间后金也没有给广宁军留下多少,各个城门都落入掌握后,见到广宁军没有突围企图,后面预备的各队就开入城门,沿着大道向镇江官署进攻。广宁军点燃了大道上堆积的木柴和两侧的房屋,这给后金弓箭手造成了一些麻烦,但是也让守军腾挪的地方越发狭小,更不能利用房屋狙击入侵者。这说明防守方没有多少弓箭了,已经丧失了利用地利狙击敌军的能力,不然本应该是攻击方纵火才是。

镇江的百姓终于丧失了抵抗的勇气,简陋的武器抛得满地都是,人们都跪在地上哀求后金的怜悯。后金士兵也没有为难他们,汉军士兵让他们报告隐藏在民居中的广宁士兵位置,同时收缴了他们所有的菜刀等可能用来抵抗的器具。

到了午时时分,后金军已经完成了对官署的包围,满城的搜捕工作也到了尾声,顽抗的广宁士兵都基本被消灭,城中的火势也统统都被扑灭。只有镇江官署上面还飘荡着孤零零地明军战旗,骑在马上的黄石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眺望那里的动静,广宁军显然不打算放弃抵抗,后金士兵毫不犹疑地驱赶百姓去填平壕沟,并强迫这些人搬运木柴去堆在官署大门前。

一个个镇江百姓被无情地射倒,但是官署大门前的燃料还是越来越多,等到第一根火把扔过去的时候,黄石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看着遍地横流的汉人鲜血和誓死抵抗的明军,黄石的灵魂也在被拷问,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些什么。“不,我没有力量的,我只有先活下去再说……”

大约两个时辰左右,后金士兵绑来了一个广宁军官,见到皇太极的时候,这个人犹自昂首不屈,左手的士兵狠狠踢了他左腿腿弯一脚,因为腿紧紧绷住,所以他只是猛地向前踉跄了一步,仍然不肯跪下。后金士兵拉住他,倒转抢柄轮了一个大圈,随着一声刺耳的骨骼断裂声,广宁军官终于被按倒在地。

看着地上人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孔,黄石膝盖也微微颤抖,刚才那一棍子打下去时,他几乎要扭过脸去。黄石暗自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自己露出异常的声色。只听皇太极问道:“你叫什么?”

广宁军官听到皇太极熟练的汉语,愣了一下才抬头大喊:“爷爷叫陈忠。”

“毛文龙在哪里?”

“你爷爷叫陈忠!”

“毛文龙什么时候离开的?”

“你爷爷我叫陈忠!”

“回答问题可以让你死得痛快!”

“爷爷叫陈忠,X你奶奶!”

陈忠被拖走的时候仍然骂不绝口,后金士兵又拖上来其他几个广宁官兵,一个个都有着类似的反应。很久以后,终于有人抗不住严刑,招出毛文龙两天前就只身逃脱,城中留下苏其美、张元祉和陈忠三个老资格的千总负责防守。苏其美被城头被万箭穿身,张元祉和陈忠都被凌迟,其余的广宁军官兵随即也都被处死。

听完报告的皇太极随即对几个将领发布了一长串的命令。等身边只剩下黄石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小看毛文龙这厮了,还以为他也不过是匹夫之勇罢了。”

见黄石没有搭话,皇太极换上了和蔼的面容:“今晚屠城,黄石你也去参加么?”

黄石知道这是后金的习惯,但是脸上还是流露出不忍之色。这点细微的变化随即被皇太极察觉,他按耐住心头的不快,赞赏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个本色之人,你要不是这样的人,我也不会看重你。但是这不是针对你们汉人,而是为了震慑附近百姓而已。这样他们就不会配合明军作战,自然就可以安居乐业。所以屠镇江可以救更多汉人的命,黄石你可明白?”

“小人明白了。”

后金的屠城还是讲究技巧的:为了避免军纪败坏,皇太极禁止私自杀人。等到破城克服抵抗以后,再根据各个部队功劳大小分配区域,其间一些没有出力或者畏缩不前的部队负责警戒城池,防范敌人偷袭也阻止居民逃跑。

三天后,后金军完成了收尾工作,满城男性一个不留。与此同时,朝鲜明确拒绝了后金的要求,不肯将毛文龙和陈良策交出来,黄石知道这样对朝鲜的入侵就势在必行了。朝鲜历史清楚记载了此时朝鲜广宁军的状态,数千手无寸铁的壮丁而已,既无斗志也没有训练,还背着几万流民的大包袱。

镇江之战前,黄石对双方都是抱着利用的目的,他既不打算当汉奸,也不想出力挽救明朝这条破船。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心态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一想到朝鲜即将发生的惨剧就有些难受。因此他找了个借口,向皇太极请求返回广宁继续去。

“好,黄石你打算何时返回广宁?”皇太极竟然连理由都不问,毫不犹豫地表示了同意。

“小人打算明日便启程,因为小人想,如果久久不归,难免王化贞起疑。”黄石还是说了他想好的理由。

“黄石你的考虑总是有道理的,本贝勒完全同意,你为王化贞准备了什么说辞?可需要本贝勒协助?”

“没有要麻烦贝勒爷的。只是小人的计划还要请贝勒爷示下。”黄石掏出了一份计划,就要呈给皇太极过目。

“不必了,就按你想得做,黄石你的能力我还信不过么,更何况事关你切身安危,定然是天衣无缝。”皇太极一口回绝,轻松地跟他说:“如果你需要用钱,也尽管开口。”

“需要一些。”

“多少?”

“三百两。”

“好,我给你批条。”皇太极也不问用途,随手就把批条给了黄石。

“谢贝勒爷信任,小人铭感五内。”

皇太极语气淡淡地说:“我听说,欲求人以国士相报,必先以国士相遇。黄石你如何报我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能掌控的,但是我如何待你却是我的问题。”

黄石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发个毒誓,皇太极已经继续说下去了:“最近我常常想,如果几年前你就投到我大金帐下,抚顺驸马就未必轮得到李永芳了。”

李永芳可不比他黄石,李成梁的干儿子,手握重兵,在辽西武人中颇有声望。这话要是传出去,皇太极没有什么,黄石可是要有麻烦了。在他沉思着怎么回这句话的时候,皇太极主动给他解围:“这只是我自己想想罢了,和你没有关系,更不会和其他人说,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的。”

“谢贝勒爷。”

“好做,要知道我可不止一个妹妹。”

黄石整理了一下思路,大声回话:“是,蒙贝勒爷错爱,但是请贝勒爷放心,我一定建立功勋,让别人对这件事无话可说。”

这个回答让皇太极恨满意:“好,这个约定暂时还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但是我相信一定会很快成为现实。”

返回广宁的路上,黄石觉得阵阵轻松,多日来沉甸甸压在身上的郁闷被一扫而空:“终于摆脱了皇太极。广宁,我回来了,孙得功,我回来了。”

(第一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