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丈夫何须百万兵 第九节

镇江广宁军的抵抗依然顽强,城门楼上飘荡着的火红军旗上,仍然醒目地绘着“广宁副总兵毛”几个大字,鼓舞着城头军民一次次打退登上城池的后金武士,扔下一堆堆大石、重木,这景观让黄石心中感慨丛生,如果满清得到了天下,三百年内又有谁会敢歌颂这些拼死作战的广宁官兵呢?

两千名后金士兵被分成几队,轮番猛烈攻打城门。各个城门堵着几百女真铁骑,黄石知道大营里还有两千士兵正在休息,下午这些以逸待劳的士兵会分批替换上场,换下一线疲惫的前军。

一个女真牛录跑来对皇太极说了几句,黄石一个字也没有听懂,等这个人下去后,皇太极也不回头,笑着对身后的黄石说道:“望台看见镇江军已经把妇女都拉上来搬运木石了,看来城中没有什么余力了。”

土山已经垒得很高了,离城墙越来越近,不过还在守军的打击范围之外,黄石瞄了一眼进度:“贝勒爷可是要全力攻城?”

“不,下午全力进攻可能破城,但是损失必然很大,夜晚巷战也没有什么好处,今天下午和夜里会骚扰性攻击,明天一早派上生力军,白天破城,下午就可以结束战斗。”

“那下午和夜晚是不是还要控制力度,让守军疲惫,但是心里放松,以为还可以坚守数日。”

“黄石你学得很快,正是如此!”皇太极哈哈一笑,也不再观看战局,掉转战马回营去了。

整夜黄石都能听到营外传来的呐喊和战鼓声,他被刺激得几乎睡不着觉,总担心城池已经被攻破,自己不能观察到后金的巷战技巧,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熬不住迷糊了过去。

他被叫醒的时候脑袋还很沉重的,跟着后金士兵走出帐篷的时候还感到脚底发虚,身上一阵阵地发哆嗦。太阳还是柔和的粉红色,盯着东方看了看早霞,黄石把冷水泼到自己脸上,冰寒一下子洗去了昏沉沉的眩晕感觉。

镇江城头现在没有任何声音了,夜晚作战的两千名士兵刚回营睡觉,大批刚走出帐篷的士兵聚拢在一起,一个个活力充沛,被后金军官整队带走。看到每一个人好像都睡得比自己好,黄石感到了一丝惭愧,一个人傻傻地站在军营中,看着一队队士兵从眼前经过,浩浩荡荡地离开营门。

“黄石你没有睡好么?”

见到皇太极精神抖擞地策马而来,黄石躬身一拜:“小人惭愧,清晨才勉强入睡。”

“正常的很。”说话间皇太极就跳了下来,拍了拍黄石的肩膀:“至少你还睡着了,父汗带本贝勒第一次出战的时候,我可是一夜没有睡好啊,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安排,现在很少会有汉军士兵来和黄石说话,女真士兵的话他也听不懂,所以只要皇太极不和他讲话,黄石就闷得发慌。一个月的军旅生活下来,他发现自己每天都极其期盼和皇太极相处的时候,在心理上已经产生了依赖。而且对方总是能友善地指出黄石的不足之处,言谈更多是勉励,让他不由自主地心生感激,一想到自己背叛皇太极的计划,要背叛这种推心置腹的信任让他也黯然神伤。

随着鼓声有节奏地响着,后金士兵每人都背负一个土包冲上土山,让它以看得见的速度向墙头飞速靠拢过去,被这声势惊动了的广宁军纷纷出现在墙垛后,向土山射出比两日来密集得多的羽箭。但是这些羽箭基本都被土垒边的大盾顶住,后金望塔也立刻完成了对守军的压制。

不到一个时辰,本来顶部就超过城头的土山变得更加宏伟,后金士兵又如同潮水一样从山上退了下来。黄石正纳闷的时候,看见皇太极的旗帜摇动了几下,土山两侧的后金士兵立刻动手拉动无数根粗大的缆绳,前面的具体情况黄石虽然看不见,但是目力所及的土山侧缘倒下了几根大木,它们支撑的木片也随即纷纷落下。

随着一片轰隆的响声,城边激起了一片灰尘,黄石知道是土山前上百根木头都被拉倒了。山头晃动了起来,随后就向几米外的镇江城头压了过去,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黄石能看见的就是一片灰蒙蒙的黄雾,震天动地的鼓声同时响起,几千名后金士兵齐声呐喊,在黄石眼前冲进那片烟雾,一个个消失不见。

尘土飘到了皇太极面前的时候,黄石看见他用手赶了赶。一直侧耳细听声响的皇太极终于摆正了身体,语气平淡地说:“镇江已破!”

接着又用满语和旁边的士兵说了些什么,等待已久后金正黄大旗也挥舞了起来,大批女真骑兵也立刻向着城门的方向开进,连人带马地钻进了尘土中。

尘埃落定的时候,两个后金士兵拖过来一个血人,四肢都明显已经被打断,一只手掌也只残留了半个,这人低着头,乱蓬蓬的长发扫着地面。走到皇太极马前,右边的后金士兵抓住他头发揪起他的头颅,黄石立刻认出了这就是他曾经的上司——广宁军千总张元祉。

满脸血污的张元祉眼睛紧闭,红色的液体从发稍流到眼皮上,再滑到嘴里,头发上的手一松,他的头就重新无力地垂向地面。后金攻入城门的时候,他手舞双刀拼死抵抗,在这场绝望的战斗中砍死了数人,还伤了一个后金牛录。他是在毛文龙的大旗下被俘的,所以捉住了他的后金士兵把他拖来报功。

验明正身以后,皇太极厌恶地看了血人两眼,立刻就有汉军过去问话。已经睁不开眼睛的张元祉发出令人牙酸的笑声:“鞑子,毛军门已经安全离开了。”

黄石看见汉军又小声说了些什么,让张千总爆发出一阵狂笑:“我并非为毛军门卖命,我身为大明武官,自然是为大明天子守此镇江……”

为大明天子守此镇江——后面的话黄石没有听见,因为这话让他想起:女真人的祖先攻打晋宁的时候,宋的守臣在殉国前也是义正词严的拒绝劝降——吾为建炎天子守土。黄石知道,皇太极自然也知道,面色铁青的皇太极一挥马鞭,士兵就把半死的广宁千总拖到一边的柱子上绑起来。被他砍伤的那个牛录已经包扎好伤口,立刻动手从他身上一块块割下肉来。这个举动把张元祉从半昏迷中惊醒,每挨一刀就惨叫一声:“杀奴!”

除了专心致志地割肉的后金牛录,黄石是唯一不停偷眼去看张元祉的人,其他的人对这种大剐活人的场面都视而不见。刀锋慢条斯理地切入肌肤,转动着让受害人感到更大的痛苦,然后带着一片血肉。

“杀——奴!”

“日寇攻打南京的时候,中国将士也发出过‘我们为中华民国守土’的呼喊吧?八路军将士就义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慷慨悲壮吧?天地间是有一种精神能叫做‘浩然正气’的,是有一种人能配得上‘大丈夫’的赞誉的。”

黄石尽力不让自己发热的眼眶涌出眼泪,他在心中对那明军军官,也是对自己立下保证:“张大人,有朝一日,我一定会让人记下我今日看到的一切。”

(第九节完)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