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丈夫何须百万兵 第八节

事先黄石已经看过了镇江的几个城门,每个地方都有后金哨探,明目张胆地打开城门显然不可能。想逃出镇江只有用篮子缒下城墙,然后步行去龙川。考虑到需要夜色的掩护,毛文龙的可选择地点显然不多,黄石还拿着地图分析过可能的逃跑路线。

熄灭火把的那段城墙很快又亮了起来,黄石冷笑一声,人看来是坠下来了。夜色中后金哨探没有注意到这片刻的异常,他们还在机械的来回巡视。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黑影从夜幕中显现出来,摸索着向林子这里跑来。藏在一边的黄石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到只有一个人影让他松了一口气,幸运的是月亮也很明亮。总算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啊,黄石在林子里不停调节位置,确保堵在来人的路途上。

“来者何人?”漆黑的树林传出低低的一声问话,正窜向树林的黑影嘎然止步,黄石慢慢地从暗中走出。

黑影微微晃动了一下,似乎想看清对面的人,但随即放弃了努力,同时响起了沉稳自信的声音:“汉军佐领马波,你又是何人?”

“汉军张有弟。”黄石轻声回答,来人似乎是一身汉军装束,来人不慌不忙地笔直走过来,经过黄石旁边的时候他稍微侧身,不让黑影贴得太近。看不清面孔的黑影没有什么异动,大步走过还哼了一声:“老子要去小解,小兵你等在这里。”

黄石冷冷地问道:“大人没有骑马么?”

“没有。”来人不耐烦地怒吼一声,眼看就要走进林子里面去了。此人也算是临危不乱,对答如流了。

“此去龙川,大人一路务必小心。”黄石的话一出口,那个人就愣了一下,回头的时候看到黄石已经一鞠到地,跟着就说出了今夜的口令:

“大人,这口令请务必牢记,卑职告退了。”说完以后,黄石就挺直身体,向自己藏马的地方走去。

“这位小哥慢行。”

听到声音黄石就停下脚步,转身说道:“大人见谅,卑职的马不能让给大人,不然回营无法交待。”

“小哥误会了。”虽然夜色中来人的五官完全看不清,但是这声音却低沉有力、气定神闲:“小哥在这里就是专程等在下的么?小哥似乎认定了在下的身份?”

“心照不宣,何必说破呢。”

“小哥是何身份?如何断定在下会今夜来此?”

这个问题黄石不打算细说,也不可能说自己是从历史书上知道的,另外他也打算保持神秘感:“小人奉军令来此,另有重任,但是大人一身系广宁安危,小人夜夜都在此等候,现在见大人安然离去,也就可以安心睡觉了。”

“小哥不怕认错人了么?”

“小人自信没有认错,毛——军——门请放心。”说话的时候黄石紧紧盯住来人身影,如果对方反应不对那也只好杀人灭口,不过这个人鬼鬼祟祟地举动应该不是后金密探。后金密探很难下城,更不会下城后就直奔树林,所以黄石判断这个人就是毛文龙,不然也是明军侦查军官。

黑夜中只听来人轻笑了一声:“张小哥果然没有认错,在下正是毛文龙,不知小哥可有指教?”

既然捅破了,黄石就全神戒备地和他保持一段距离,他可不想反倒被毛文龙杀了灭口,对面的人也很识趣,并没有逼上来。

“建奴必欲得大人而甘心,所以大人即使身在朝鲜,亦不可轻忽。居无定所才是上策。”一个月后就会有龙川惨败,黄石估计毛文龙事后想起这句话,一定会对自己更加佩服。

“其次,朝鲜国小兵微,但是有生铁、粮食、布匹,毛大人欲练雄兵,还是要善加考虑。”历史上毛文龙穷凶极恶地勒索朝鲜国王,黄石觉得这话也可以让他升起知己之感。

“最后,建奴擅长骑射而短于水战,辽海岛屿众多,小人认为将流民移去海岛比较妥帖安全。”现在毛文龙还没有被后金打破胆,但是一个月后的朝鲜惨败让他彻底改变了态度,黄石决心充分利用历史知识,给他留下诸葛亮一样的印象。

两人在黑暗中对峙半晌,毛文龙突然冲着黄石一鞠:“文龙受教了。”

黄石也赶快回礼,同时听到毛文龙用犹豫的语气问他:“小哥不和毛某一起走吗?”

黄石在广宁还有自己的计划,更何况这个想法有一个重大隐患,毛文龙很可能会因此怀疑他是后金细作,他本人是为了把朝鲜广宁军一网打尽而放下的长线香饵。所以黄石闻言立刻回答道:“小人另有任务,不能陪大人去朝鲜,还请多多赎罪。”

毛文龙果然也没有强求的意思:“那毛某就此告辞,只是不知道何时能够再见。”

“等到辽东平定的时候吧。到时候如果卑职还有一条命在,定会登门拜访大人。”

“好,后会有期。”毛文龙再不多言,窜进了林中一晃就不见人影了。黄石默默走回藏马地,骑马返回后金大营,向巡逻的哨探通报一切平安。

“这样我也算是为自己留下了一条后路,毕竟在广宁的计划非常冒险。”黄石不辞辛苦,冒着天大的风险也要见毛文龙一面,正是为了日后能和东江军拉上关系。他在广宁行险夺权的计划已经有了一个大概,如果冒险成功,黄石非常需要毛文龙在背后牵制后金。

“不成功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不过我对付不了皇太极还对付不了孙得功么?”黄石对收拾孙得功这个武夫还是有信心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醒以后,自感全身精力充沛的黄石首先去拜见皇太极,看到他来了,正在吃饭的皇太极立刻要拉他一起坐下吃饭,黄石托辞了几下也就坐下,象征性地吃了两口就想交差了事。皇太极顿时不依不饶起来,逼着他放开胃口大吃了一顿。

等黄石表示他再也塞不下任何东西以后,皇太极让士兵送上了奶酒:“昨天攻城,黄石你有什么疑惑么?”

“似乎我军未用全力。”

“何以见得?”

“镇江兵少,为何不四面围攻?这样守军压力更大吧?”

这个幼稚的问题让皇太极笑了一下:“专攻一面伤亡更小,我军士兵很宝贵。不过你说得也没错,我军确实没有全力进攻,这是为了让毛文龙心存侥幸。”

黄石沉吟了一下才明白了里面的深意,皇太极看毛文龙不愿意突围,就想进一步麻痹他,等守军力量渐渐枯竭,然后全力猛攻、一举而下,让毛文龙想突围逃跑都来不及。可惜皇太极不知道毛文龙是个算命的流浪汉出身,他浸淫此道多年,看相骗过的人比天上的星星都不少。久经磨练的毛文龙察言观色的本事已是非同小可,攻城当天就被他看清大势已去。毛文龙当机立断连夜溜走,此时已经赶回龙川了,皇太极的这番布置算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镇江,为什么还在抵抗呢?黄石跟着皇太极去军前的时候,心里替揣摩着守将的心思,他们不会士气崩溃么?

(第八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