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明》 灰熊猫 著
丈夫何须百万兵 第六节

但是谁会知道呢?黄石内心深处回荡着一个阴冷的声音,谁会知道是我独立击败了华夏的大敌呢?即使成功,朝廷也不过只知道黄石杀了努尔哈赤的一个儿子而已,毕竟女真现在不过是一个二十万人口的小民族,明朝从上到下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冷兵器大部落有一天会成长为自己的生死仇敌。

杀不掉皇太极肯定是死路一条,杀了他也未必能逃掉。黄石终于还是没有冒险。他劝慰自己说,这样的豪杰不应该死在他所被信任的人的刀下,堂堂正正地击败他才是大丈夫所为。既然有了说服自己的借口,黄石就放下了这个念头,静静等在一边。

“好了,黄石,我们回去吧。”随着话音响起,皇太极拨转马头,当前向大营跑去。

紧随其后的黄石也赶快抽了马儿一鞭:“是,贝勒爷。”

跑回大营,皇太极轻松地跃下马,随手把马鞭交给一个包衣,大步走回帐篷,其他后金士兵充满敌意地看着随着他脚步入内的黄石。

“黄石,你怎么看毛文龙啊?”

“豪杰!深入敌后三千里,以二百人袭击镇江,勇气、谋略都是明军少有的。”

“我本来也以为他是一个豪杰,所以才向汗王请求前来镇江对付他,不过他太让人失望了,竟然呆在这个死地,哈哈,难道他认为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么?”

这个评价黄石觉得有些刻薄,毛文龙收复镇江让明朝上下欣喜若狂,如果不战就撤退到龙川去,无疑是狠狠打了天子和满朝文武一个大闷棍,对广宁军的士气、军心更会有极其不良的后果。

想到这里黄石也就替毛文龙辩护起来:“贝勒爷,小人以为,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毛文龙留下死守镇江,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政治?什么叫政治?”抛开毛文龙的话题不谈,皇太极饶有兴致地和黄石研究了一下什么是政治,黄石左支右绌才没有被皇太极套走太多地东西。他最后肯定了黄石的说法和意见:“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吗?哈哈,很有意思的说法。不过很对。”

随后皇太极话锋一转,又继续起了刚才的话题:“不过如果我是毛文龙,必然还是要放弃镇江,只要军队保存下来,随时可以再来。军队全灭,岂不是对广宁军士气伤害更大,对明国民心打击更大么?”

黄石当然还没有那么狂妄,认为自己现在有和皇太极在军事上一争高下的能力。不过他很希望能借助反驳套些东西出来,因此黄石毫不犹疑地抗声道:“贝勒爷所言,小人不以为然。”

“哦,黄石你有话尽管说。”

站着说话不腰疼,黄石马上就是一番慷慨激昂:“不战而逃是懦夫行径!明廷会怎么看一个胆小如鼠的将领,手下士兵会怎么看主帅?所以宁可打败仗,也要显示出敢于作战的勇气才好。”

皇太极微笑着听完:“不与你争这些歪理,我也不认为你真信这套。毛文龙不过是心存侥幸而已,放不下这份功劳罢了,甚至幻想能行险保住镇江。为将者,不能审时度势,心里有许多杂念,已经是落了下乘了……将军领兵在外,不考虑怎么打胜仗,却净考虑什么政治因素,这都是歪门邪道,毛文龙也不过是一个鼠辈,此次定然为我所擒。”

这好长的一段说得黄石心中暗暗点头,赶快奉承起来:“毛文龙何人?岂能和贝勒爷相比?”

皇太极笑容不减地问:“我这一番话,黄石你可有什么心得收获?”

发觉心事又被看破,黄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只好低头作揖:“小人谢贝勒爷教诲。”

“虽然黄石你自称不在乎能不能名扬天下,但是我不信有才能的人会甘于默默无闻。你要是有什么疑惑,尽管问好了,我也会倾囊相授。”

皇太极的恩情是容易消受的么?他可不是慈善家,而是彻头彻尾的高利贷贩子,迟早得连本代利地吐出来。黄石闻言大吃一惊,当即跪倒在地,他知道要是受了皇太极的滴水之恩,不涌泉相报那才叫异想天开:“小人何德何能,怎敢当贝勒爷这句话?”

皇太极也不扶他,自顾自地走到一边喝水,然后走回座位上看书。地上跪着的黄石也不敢抬头,冷汗一个劲地涌出额头,顺着下巴滴落到地上。营帐内的融洽气氛竟然瞬间变得冰雪肃杀,黄石惊恐万状地等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一直在胡思乱想的黄石已经是高度紧张,感觉神经就像是要绷断的琴弦。总算听到问话声:“如果我是汉人,黄石你是不是就愿意为我出力了?”

声音撕开令人窒息的寂静,黄石憋在胸口的大团闷气一下子猛地涌出:“是。”

“在我心中,并没有什么满汉之分。”

这话听着好像很耳熟。来到这个时代太久了,黄石已经记不清他以前看过的那些辫子戏了。在电视剧里,杀汉人如割草、大行文字狱的康熙、乾隆大帝嘴上都讲过如此这般的台词。但是黄石现在记忆里,只有他这几年反复温习的明末辽东历史:

努尔哈赤定下种种制度,汉军不过是被女真监视的各个小队,汉人不可以携带武器,不能做官……几年内金还进行了一次次地屠杀,五年后屠杀达到高峰的时候,李永芳这样立下大功的汉人也被下狱,差点不能幸免。辽东数百万汉人到努尔哈赤死的时候不到五十万。

他也记得皇太极掌政以后的种种措施,到了崇祯十五年,后金军队中的汉人比满人还多,地方上的官吏也大量委派汉人,辽东汉人也有权获得土地……

“黄石,你抬起头来。”

富有磁性的嗓音把黄石的目光引了过去,随即就被皇太极清亮的眼神吸住。

“若我一日能执掌大权,定然会对满汉一视同仁。”

亲耳听到这掷地有声的诺言,黄石一时间也痴了。这时他全然没有意识到,一个人嘴上标榜的信条,往往正是这个人所缺乏的东西。如果皇太极心中确实没有满汉之分,又怎么会喋喋不休,见人就要鼓吹表白自己会一视同仁呢?

“黄石你的感觉很不错,但是缺少磨练,比如出兵镇江的计划,你说敢以项上人头作保,明国不会派来增援。这真是儿戏之言!如果真的来了,我要了你的脑袋又有何用?你的其他种种方略,大多都是这种不顾情报,只凭感觉的判断。虽然你的感觉很对、很好,但是任何地方都没有你施展的余地,只有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施展拳脚、名扬天下。人生在世,不就是图这个么?”

看到黄石还是一声不吭,皇太极也不着急,他站起身大发感慨:“担心身后名声,我以为那是腐儒的怯懦,大丈夫不会明哲保身。见天下有不平,挺身仗剑、快意恩仇,哈哈,那才是大丈夫的行径啊!”

说话间皇太极已经走到黄石面前,他凝视着黄石的眼睛,轻声问道:

“如果你对我大金的一些做法看不惯,你难道就不想改变么?你完全可以自己来帮助你的同胞啊。难道你不想帮助汉人么?难道你不希望在我大金朝廷中为汉人说话么?你不想还是不愿意亲手帮助他们?大丈夫只要无愧于心就可以了;大丈夫只要对得起青天厚土就可以了,黄石你说是也不是?”

某个宗教中流传着一个说法,当魔鬼伸出诱惑之手时,它纯洁的形象会令天使自惭形秽。只是,凡夫俗子又怎么能看穿魔鬼的魅力,把它和天使分辨清楚呢?

此时,跪在地上的黄石正扪心自问:皇太极说得对,还是不对呢?

(第六节完)


阅读www.yuedu.info